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章
    我们的房子的格局是这样的,r ]是朝东开的,可正可具在正对着门]的西面墙上挂了一面大镜子,住进去以后,也一-直平安无事。一切是在我们玩了笔仙以后发生的。

    由于平时下班回去以后大家都没什么事情做,比较无聊,就有人说,我们来玩笔仙吧!(好象是我提出的),于是我们就两个人两个人组人玩了,有一个女孩子,说”我才不信这个呢你们玩吧,我睡了。”第二天,就是那个没玩笔仙的女孩子,发烧了,不感冒,不咳嗽,完全没有其他疾病征兆,只是单单发烧,持续

    了一天,她恢复了,就再没听她说过”我不相信”之类的话了,我有些怕,就去庙里拜拜,请了一个护身符,一个平安印,护身符挂在脖子上,平安印压在枕头下面。接着,我隔壁房间的一个女孩子,有一天夜里,她自己醒了,看到在她的床尾站了一一个人,像是一个女人,我同事想看清是谁,就用手撑着身体坐起来,坐起来后,那个女人就不见了,吓得她半夜抱着被子跑到我房间敲门,和我一块睡的。

    说到这个同事,她还有一次经历,-块说了吧

    她是西安人,我就叫她桢。桢在西安念书的时候,有一次和同学去网吧,上网,中途,她去工生间,网吧的卫生间是隔间式的,小隔间的门是一扇木门,下面有很大的缝隙,如果蹲在里面的话,可以看到站在外面人的小腿中部以下的。她说,她看到一双脚,正对着她的。而且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脚很白,鞋子是什么颜色的我已经忘记了,然后那双脚就望卫生间的里面走了。桢从卫生间刚出来,她同学就叫住她,让她陪着去卫生间,她同学说她害怕。桢就说”有什么好怕的,里面有人的。”她同学不相信,非要拉桢一块进去。进去之后桢就傻眼了,隔间的门全部打开,里面一目了然,-

    都没有。她说,当时我觉得直冒冷汗。她的事说完了,我继续。

    在桢看到之后,我也听到了。

    一天我突然很早就困了,就窝在床上睡觉,其他的同事都在客厅看电视。睡的迷迷糊糊的时

    我好象听到一一个人在我的耳边说话主立声音很小很轻,我就醒过来,睁着眼睛侧躺着,面想墙壁的,真的是说话的声音,而且是一个很细的女人声音,当时我不敢把身体转过来。我就狂叫同事的名字,可是没有有人答应我但是客厅里电视的声音依旧在,我甚至还听到她们说我今天怎么那么早就睡了,这样的话。最后我把眼睛一闭,猛的一转身,坐起来,就冲到]口,张开眼,把门打开,跑了出去。等我平静下来的时候,问同事们,为什么我叫你们的时候没有-个人答应我。她们很惊讶的看着我”我们没有-个人听到你叫的在那件事发生的同时,我求来的护身符,莫名其妙的坏掉了。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大约是97年5月份。当时我在一一个县城读高三,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所以也没什么课上。当时我们那很流行在高考前在外边租房子的,业余时间玩-一下,调节一下心情,反正该学的都差不多了。

    -个下午,我请假后就顺着学校外边的大街走,一边走一边询问打牌的或者开小店的人有没有房子租。看了几家,不是太吵就是房子不理想。这时候来了一个妇女,大约30多岁吧,她问我是不是找房子,我就把我对房子的要求说

    了一-她说去看看她家的房子吧,聊着就到之了她那里。她家的房子是2层,二层就在地面上,一层相当于一个地下室,只有¥半边没有墙对着菜地,但那边没有窗户。我一下去就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我问她怎么这房子这样

    局,应该把卧室修在外边那样有光,她笑着说你这壮的小伙子怕什么,白天上课晚上回来睡了觉不就完了(我在读书时一直坚持锻炼的,体格是大骨架,健壮类型的,在初中和高中铅任天球和标枪都得过地区比赛的名次)。

    进了房子,感觉很阴沉,是个套间,这边一个房间,隔壁也是一一个房间,-个走廊把两个房间的广]连在-起,走廊上有个厕所,厕所的旁边是个楼梯,从内部通到楼上。但是被一一个黑色的大柜子在1楼转2楼的楼梯拦住了。她说上边她自己住,我也就没多问。

    进去看了一个房间,挺大的,就是没光,窗户都对着外边的土墙,她极力的说她的房子好,

    过的工道,

    什么前几届考取了浙大,上海交通大学,房子周围环境很安静,而且房租很便宜,一一个月是35块钱,我想正好也可以节约一下钱,因为是工薪家庭嘛。,上去交房租的时候看她的房子有些古怪,桌子上放着本《圣经》,而且桌子上的镜子对着墙放的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没往别的方面想,住就住了吧。

    说实话,开始晚上回去的时候,心里有些怕的惨白的月光洒在通向一层的楼梯,而且大门在月光的衬托下,有点像《山村老尸》里的那↑是有点吓人,关键整个房子就我一个人住(她丈夫在省城做小生意,她经常过去),不过住了几天就习惯了。没几天我发现我的单放机丢了,那是我学英语用的,早上背了会单词,晚上10点下了晚自习回来就不见了,当时很纳闷,这房子根本没人来,怎么就丢了呢。我认为肯定是上一一个房客多留了钥匙,干的好事,当时非常气愤,第2天我没去上课,就在房子看书,等着那个房客来好抓个现行。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的时候天都黑了,当时觉得好饿,就想拿点钱出去抄个菜吃。结果发现放在外边屋里的生活费都不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