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八章 鱼死网破
    “什么人!?”

    张丹灵显然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目露惊色。

    “呼啦!”

    她带来的那些杀手也是吃了一惊,不由的收缩了一下阵型,在搞清楚对方身份之前并不敢轻举妄动。

    而与此同时。

    “东方羽?”

    左旸却是瞬间便认出了那名忽然出现的男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他强行带到古墓派来接受“破誓”考验的东方世家大少爷东方羽。

    而站在东方羽旁边的那名女子,身着一套颇具古墓派特色的薄纱长裙,也是如同龙妤幽一般生的清丽脱俗,身上的清冷气质更是有几分想象,想来应该便是与东方羽互生情愫的龙紫嫣吧……

    “紫嫣?”

    龙妤幽也是轻轻唤了一声,证实了左旸的猜测。

    之前自打张丹灵出现之后,情势瞬息万变,张丹灵又迫的很紧,几乎没有给左旸与龙妤幽喘息的机会,因此两人始终不敢放松警惕,自然也顾不上东方羽与龙紫嫣两人,只是觉得似乎遗忘了什么事,却完全分不出神来思考到底是什么事。

    直到现在,这两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们才恍然大悟……

    “姐姐,这些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你不利?”

    龙紫嫣手中长剑一抖,剑上沾染的血迹便被悉数甩在地上,一脸警惕而又不解的隔着张丹灵与那群杀手向龙妤幽问道。

    “还记得几天前被我赶走的那个信使么?”

    龙妤幽扶着石棺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说道,“他们便是一伙的,此次前来乃是为了逼迫我答应率领古墓派成为他们的附庸。”

    “原来如此。”

    龙紫嫣点了点头,又连忙极为关切的问道,“姐姐,你受伤了?”

    “不碍的,先前中毒时强行运功,因此受了些内伤,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龙妤幽冲其笑了笑,歉意说道,“只是方才情势危急,姐姐已擅做主张将那断龙石放下,怕是要连累你与姐姐一同共赴黄泉了。”

    “姐姐,此事我已经知道了。”

    龙紫嫣却是坦然一笑,说道,“刚才我与东方公子听到响动便已经猜想恐怕是出了大事,连忙回来在主殿中寻不到姐姐,又去墓门处一看,果然见墓门已经封死,便更加确定是出了大事,既是出了大事,以紫嫣对姐姐的了解,姐姐最后的去处必定是这灵室,于是便立刻赶来了,只是……”

    说到这里,龙紫嫣又侧目看了身旁的东方羽一眼,颇为遗憾的叹道,“东方公子,你才刚刚为我破了誓,我却再不能陪你一同出山,还要你陪我一同死在这活死人墓中,事到如今,你可曾后悔遇到了我?”

    “紫嫣,我既能心甘情愿为你赴死,那么死在外面与死在墓中又有什么分别?”

    东方羽却是怜爱的看着龙紫嫣,柔声说道,“重要的是,管他是生是死,你我从此刻起便再不分离,生当同衾死亦同穴,又何来后悔之说?”

    “公子……”

    龙紫嫣听罢已是羞红了脸。

    “紫嫣……”

    东方羽则满目都是爱意,仿佛整个世界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空气都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粉红色。

    “咳咳……”

    左旸也是猛然发现东方羽居然比自己还要不知羞耻,干了这一大碗狗粮的同时,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提醒这对狗男女注意一下影响,这里可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呢。

    “呃,恩公。”

    听到左旸的咳嗽声,两人之间的粉色气泡立刻便被刺破,龙紫嫣瞬间很难为情的低下了头,东方羽则是有些尴尬的看向左旸,连忙顾左右而言他道:“我之所以能够直视自己的感情,最终与紫嫣姑娘修成正果,还要多亏了你给予的压力,你不但是东方世家的恩公,也是我与紫嫣的恩公,只可惜今日我们都要长眠于活死人墓……你的恩情,恐怕只有来世才能还清了。”

    “好说好说。”

    左旸笑了笑,大方说道,“若这次我们都死了也就罢了,若是有幸不死,你只需答应我一件事,我们便算两清了。”

    “若是有幸不死,莫说一件事,从此恩公便是我东方羽的大哥,大哥要做任何事,我定当全力相助,便是皱一下眉头也枉为人了。”

    东方羽拍着自己的胸膛,仿佛赌咒一般说道。

    “紫嫣拜见姐夫。”

    龙紫嫣也是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虽然依然还是有些害羞,但却也是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对左旸施了个礼。

    “姐夫?”

    左旸一愣。

    “紫嫣,休要胡闹!”

    龙妤幽也是一呆,虽然她已对左旸表露了心思,但是脸皮子终究还是薄了一些,随即立刻板起了脸,教训道。

    “姐姐,方才我见这位公子对你呵护有加,又不顾生死为你破去了誓言,你又何须如此抗拒?”

    龙紫嫣却是笑意盈盈的道,“此番我们已经注定要困死在活死人墓中,虽然没有机会出去好好看看这诺大的江湖,但临死之前能遇到这样一名男子,黄泉路上有个伴儿,这人生也了无遗憾了,难道不是么?”

    “……”

    听了这话,龙妤幽终于不再斥责,只是扭头破有深意的多看了左旸一眼,却也没有说些什么。

    只因就连她们二人的师父也曾说过,若是她们谁遇到了这样的男子,那么便是跟他出山也丝毫不枉……而事实上,在张丹灵问出那句“你是心甘情愿替她去死喽”,而左旸又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又如何”时,就算在此之前龙妤幽从未期待过这种事的发生,她的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掀起了一层波澜,毕竟,那可是她曾经发过的誓言啊,对她的意义便完全不同!

    “呃……”

    左旸则是早就意识到自己似乎摊上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便是当我已经不存在了么!?”

    见他们这两拨人你一言我一句,眉目传情说着这些没羞没臊的话,张丹灵终于也听不下去了,咬着牙大声打断道。

    “姐姐,这妖女逼得我们古墓派无路可走,好不可恶,我们便算是要死,也绝不能死在她的手上。”

    龙紫嫣这才终于将张丹灵看在眼中,但是却并不与她说话,只是继续对龙妤幽说道,“师祖只给我们留下两口石棺,一口归我与东方公子,另外一口是你与姐夫的,我们谁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死后尸首也算有了归处。”

    “说得对。”

    龙妤幽也不再去纠正“姐夫”这个叫法,点头应了一声,这才对张丹灵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只需知道,断龙石落下已成事实,我们谁都不可能活着从活死人墓中离开亦是无法改变的结局,因此什么仇怨我也不想再追究了,只希望你带着你的人退出灵室,咱们从此互不打扰,各死各的吧。”

    “不,你骗我!”

    张丹灵又如何肯就这样退出去等死,当即颇为激动的大声驳斥道,“古墓派立派已有数百年,掌门更是不知道换了多少回,便是有此等自绝退路的机关也早已有人进行修缮,天底下怎会有人甘心活葬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你休要骗我!”

    “哦——我明白了!”

    尽管龙妤幽此前的表现完全不像是骗人,但张丹灵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这样的现实,随即又道,“活死人墓另外的出口或许就藏于这间灵室之中,你是想将我骗出去之后,再偷偷通过密道逃离,只将我困死在墓中,你骗不了我!”

    “待我先杀了你们,再拆了这间灵室,定能找到出口!”

    张丹灵本就是多疑而又谨慎之人,对于自己的手下尚且不能完全信任,就更不要说龙妤幽了,但是偏偏就是她这份多疑,反倒让她歪打正着的猜中了一些这里只有左旸才知道的事。

    所以说。

    张丹灵能够找到石棺下面的密室,本就有着许多必然的因素,因此也是一件必然发生的事,就算左旸留在了活死人墓中,如果不去做些什么的话,依然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若你非要如此,我们也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

    此刻东方羽与龙紫嫣的忽然出现,却也给了龙妤幽一些底气,见张丹灵一意孤行,龙妤幽的语气也是变得比之前更加坚毅。

    说着话的同时。

    “叮铃铃!”

    龙妤幽又不知从哪摸出了左旸之前见过的那个银色的小铃铛,轻轻摇了一下。

    “嗡嗡嗡……”

    灵室之外很快就响起了蜂群飞动的声音,眨眼之间便有大批的玉蜂出现在了灵室上空,全都聚集在张丹灵与那些杀手头顶不停的盘旋,只待龙妤幽一声令下,便要对他们发起冲锋。

    “龙掌门,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仅凭这些小东西,便能够奈何得了我吧?”

    张丹灵毫不在意的冷笑道。

    “对于你这样的高手而言,这些玉蜂确实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但若是它们不顾生死以命相搏的话,你带来的那些人,却未必便能够不受任何影响。”

    龙妤幽则是直视着张丹灵,不卑不亢的道,“我本不想叫这些小生灵与古墓派一同赴死,但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你若自动退去,我们各死各的至少还可留个全尸,你若执意要杀了我们,我虽已是个废人,但尚且有紫嫣与两位公子助阵,再加上这些玉蜂,也定然不会教你讨了便宜!”

    “既然龙掌门有如此决心,我再多说些什么也是枉然……”

    张丹灵也是终于失去了耐心,当即挥手大声下令道,“……给我杀!!!”

    “杀!”

    那群杀手听到她的命令,立刻便像是打了鸡血似地,一个个抽出武器兵分两路,一路杀向前面的左旸与龙妤幽,一路杀向后面的东方羽与龙紫嫣。

    “嗡嗡嗡……”

    蜂群也是瞬间收到了龙妤幽的指令,兵分多路向那群杀手猛冲而去。

    “唰!唰!唰!……”

    刀光剑影之下,不少玉蜂还未靠近敌人,便被斩做两段摔落在了地上,但它们的数量着实惊人,仍有不少漏网之鱼给那些杀手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使得他们的冲势为止一滞,有的人不慎被玉蜂蛰了,更是忍不住发出几声痛叫。

    唯有张丹灵与这群杀手的处境不太一样。

    “轰!”

    只见她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一股强劲气息便猛然浮现在了身体表面,以至于衣衫都跟着抖动了一下,脚下的尘土更是激起了一个小型的冲击波。

    那些玉蜂只是冲到距离她的身体大概二十公分的地方,便仿佛撞在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之上,或是直接化作粉末,或是直接被弹飞。

    这便是张丹灵这种层次的高手的可怕之处,恰如她所说,那些玉蜂根本奈何不了她分毫。

    但与此同时。

    “唰!”

    一道残影却是已经朝她冲杀过来。

    “好快!”

    张丹灵这等高手,眼力自然也非常人可比,她只一眼就认出了这道残影的身份,除了左旸没有别人。

    左旸深知那些玉蜂虽然数量众多,但也只能对那些杀手起到拖延的作用,否则龙妤幽也可不能留到现在才舍得使用……之前之所以能够令东方羽无力抵挡,也不过是因为东方羽武功底子较差,仅仅依靠手中的神兵利器与人对阵或许能够占一些优势,但是对付起这种小东西来便显得捉襟见肘了。

    也正是因此,他觉得自己必须得抓住玉蜂为他创造出来的尚且没有被那些杀手围攻的短暂时机,若是能够一击杀死张丹灵,令那群杀手群龙无首,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于是。

    在张丹灵挥手下令的时候,他就已经暗中开启了,随后使用手法,左手一记掷出试图破了张丹灵的身法或者骗出她的架招,右手则是一招作为真正的杀招,力求一击拿下张丹灵性命!

    “还有暗器!?”

    张丹灵则是先发现了左旸,然后才发现了先发先至的,神色随之一变。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