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1章 黑夜杀机
    刀无垢问的直接,袁老板回答的更直接。

    袁老板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只不过笑的似乎有些勉强,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朋友若不嫌弃,在这里休息一晚,赶明儿袁某就带朋友去见那两位爷,如何?”

    刀无垢也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以袁老板的身份都称呼海大路和厉强为“爷”,看样子海大路两人在这里过的不错,刀无垢心情好了,也不计较,说道:“全凭袁老板做主。”

    “袁某带你去客房。”袁老板说着,站了起来,刚出大门,好像突然记起了什么事情,脚步一顿,开口说道:“袁某倒是糊涂了,还未请教朋友尊姓大名?”

    “在下”刀无垢说着,顿了顿,打算给海大路和厉强一个惊喜,于是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改口说道:“等见了他们两位后,在下自然会说出身份。”

    袁老板也不气恼,反而笑道:“朋友这次前来,指名道姓的要见海大爷和厉四爷,想必是奉了万岁爷的旨意吧?”

    刀无垢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袁老板自讨没趣,领着刀无垢径直来到客房,客房不大,但是一应俱全,也极为干净,袁老板说道:“朋友,你稍作歇息,袁某去叫一桌酒席,给你接风洗尘。”

    “有劳了。”刀无垢说道。

    “应该的,只要朋友不嫌弃就好。”袁老板说完,出了房间。

    不到半个时辰,偏厅的方桌上摆满了一桌酒席,酒席是狗尾巴胡同中张记酒楼的厨子做的,酒也是三十年的女儿红,好酒好菜,整个偏厅中香气四溢,令人食欲大开。

    “让袁老板破费了。”刀无垢说道。

    袁老板故作不悦的说道:“朋友这样说,那就见外了。”

    刀无垢打了个哈哈,如今袁老板和自己都是为朱允炆做事,自己确实不用客套,笑道:“在下错了,先自罚三杯,袁老板大人大量,莫要计较。”

    袁老板笑着说道:“你是找借口喝酒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哈哈”刀无垢大笑道。

    两人推杯换盏,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直喝到明月高挂树枝头,这才散去。

    是夜!

    夜色已经吞噬了大地,大地归于宁静,与黑暗同来的是浓浓的白雾,白雾笼罩之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缥缈,外面起雾了。

    月光下!

    五道黑色的人影在夜色中穿梭,悄无声息,好像是白雾中的精灵,又好像是地狱的恶鬼,大晚上的,他们不睡觉,这是要去哪里?

    这些人脚步轻盈,身形矫健,显然都是高手。

    最后,几人进了狗尾巴胡同,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袁瞎子杂货铺,看情形,几人对此地非常熟悉,就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中一样。

    刀无垢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声从房间里响起,好像已经熟睡了。

    五个黑衣蒙面人轻飘飘的落在前院,恍如五片落叶落下,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四人簇拥着一个中等身材的黑衣人,显然,这个中等身材的黑衣蒙面人是为首之人。

    谁知道院中早已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在等候,五个黑衣人竟然一点也不感觉到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个黑衣人在此地等自己一般。

    “人在哪里?”为首的黑衣人看着早已在等候的黑衣人说道。

    “如今正在后院左边的客房中睡觉。”

    “是不是刀无垢?”

    “不是。”

    “你可看清楚了?”

    “小的见过刀二爷的画像,绝不会看错,何况此人一脸胡子,刀二爷不会有一脸胡子吧?还有此人比刀二爷要大上十多岁。”

    为首的黑衣人“嗯”了一声,打了个行动的手势,身边的四人中走出一个矮个子,矮个子蹑手蹑脚的摸到刀无垢所在的客房,食指沾了点口水,随即在窗纸上轻轻一捅,窗纸上破出一个手指般大小的洞。

    这是江湖下九门中鸡鸣狗盗之辈常用的招数,如此做的目的不外乎两个,其一用来偷看房内的情景,其二用来释放迷香迷烟。

    此时,屋内漆黑一片,想偷看房内的情景也看不见,矮个子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显然是第二种,点破窗纸后,矮个子从袖口中拿出一根鹤嘴一样的长管,长管插进捅破的窗纸,随后矮个子对着长管的另一头轻轻一吹。

    一股乳白色的烟雾从长管中喷出,袅袅缥缈,消散于无形。

    迷烟!

    这是可以将人神不知鬼不觉迷倒的鸡鸣狗盗迷魂烟,一旦被迷倒,到时候,后果可想而知。

    房内呼吸声依旧,矮个子侧耳倾听了一会后,眉头一扬,似乎极为得意,走到前院为首之人的跟前,轻声说道:“大爷,事情已经办妥,只等大爷吩咐,是要死的还是活的?”

    “活的用来干嘛?”为首的人嗤笑道。

    “小的明白了。”矮个子恭敬的说道,好像对为首的人很是忌惮。

    矮个子再次来到刀无垢的房门外,手中多了一根铁丝,将门闩一点一点的挪开,“哐”的一声,门闩掉了下来,矮个子推门而进,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来到刀无垢的床前。

    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中显得格外清晰,矮个子双眼中爆射出两道杀机,扬起手中的匕首,对着刀无垢狠狠的扎了下去。

    眼看刀无垢就要死在对方的暗算之下,谁知道矮个子好像被施展了定身魔法一样,握着匕首的右手陡然停在了半空,整个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难道矮个子真的被施展了定身魔法?

    原来一柄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抵在了矮个子的肚子上,只要矮个子稍有异动,这把刀就会在矮个子的肚皮上捅一个透明窟窿,是以矮个子不敢动,吓的一颗心差点从胸口蹦了出来。

    “你没有中迷烟?”矮个子嘎声说道,言语中透着不可置信的意味。

    这无疑是一句废话,中了迷烟的人又怎么能用刀抵在他肚皮上?

    矮个子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又说道:“你想怎么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