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 市府大秘_第854章 别离
    刘雨菲走了。她打开车窗,不停地向怅然站在路边的钱三运挥手,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钱三运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他不知道,这次与刘雨菲分手后,以后会不会再有机会见她、拥有她。

    钱三运其实很清楚,刘建成不太可能接纳他的,即使不从政治联姻的角度出发,刘建成也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平民子弟。他不知道,在亲情和爱情的天平上,刘雨菲会偏向哪一边。

    陈灵儿送的那盒十只装的避孕套,只剩两只,这两三天也够疯狂的了。钱三运将剩下的两只扔进了垃圾桶。

    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云川产业新城ppp项目实施方案》。会议强调,要进一步完善前期工作,细化合作方式、双向约束等内容,确保该方案无缺项、无瑕疵,力争早日付诸实施。

    接下来,就是在进一步细化实施方案的基础上,与九州幸福集团开展谈判。

    各项工作有条不紊进行中。刘雨菲去江州的第二天,给钱三运打了个电话,说和父亲的长谈效果并不理想,父亲的口气稍微有些松动,但还是希望她在婚姻大事上更多地倾听家人的意见。

    钱三运安慰道,好事多磨嘛,这世间哪有一蹴而就的事?我等你的好消息。

    然而,在通话的当天下午,刘雨菲就接到电话,说远在江南省的爷爷突发脑中风,神志不清,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事发突然,她立即动身前往江南省。刘建成由于要出席一个重要会议,晚点才能回江南看望父亲。

    刘雨菲又给钱三运打了个电话,说她正在赶往江南省的汽车上。

    刘雨菲和爷爷感情非常深,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比对父亲的感情还深。爷爷突发疾病,生死未卜,刘雨菲忧心如焚。

    钱三运一遍遍安慰刘雨菲,说现在医疗水平这么高,爷爷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康复的。钱三运还婉转表达要去江南省看望爷爷的想法,刘雨菲犹豫再三,说以后再说吧,爸爸很快也要回江南省,他的思想工作还没做到位,如果见了面,会很尴尬的。

    市政府和九州幸福集团的谈判很顺利,随后,何胜利市长和陈灵儿总经理代表双方签订了正式合同。云川产业新城项目举行了开工奠基仪式。

    陈灵儿又一次约请钱三运喝咖啡。对于这个性感妩媚的女人,钱三运不忍拒绝,也不想拒绝。

    还是在上次喝咖啡的地方。

    两人面对面坐着。陈灵儿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草,气质非凡。当然,她的气质更多的是天生丽质及日积月累的沉淀和涵养,名贵的衣服只起到了添砖加瓦的作用。

    “谢谢你,三运。”陈灵儿莞尔一笑道,“叫你三运,可以吗?”

    “当然可以。”钱三运淡淡一笑。

    陈灵儿以前称呼他,要么是称呼职务,要么是叫他“小男人”,“三运”这个称呼介于这两者之间,很亲切,又少了些暧昧。

    “这次约你出来,一是要感谢你,二是向你做个告别。”

    “告别?”钱三运的心一凛。

    “是的,我虽然在华中区任职时间不长,但也做了不少事,签了几个大的项目,比如,云川产业新城项目。集团公司近日决定,调我去华南区任职,职级未变,但也算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吧。这好比在官场上,将一个官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调到经济发达地区任职,虽然是平级调动,但也算是一种提升吧。办完工作交接后,我就要去南方了。”

    “说实话,还真舍不得你走。云川产业新城是何胜利市长非常重视的一个大项目,是作为政绩工程来做的,我们前期的合作很愉快,你走了,后期处理沟通协调也许就不会那么顺畅了。”

    “其实,我也不想走,但没办法,集团公司的决定,我也不能违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陈灵儿从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递给了钱三运,“这是给你的报酬,不多,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钱三运用手掂了掂,信封够厚实,估计有五六万元。

    “感谢我向你透露了市政府的底牌?”钱三运笑着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的。”陈灵儿嫣然一笑。

    “陈总,向你透露底牌已经违反纪律了,再收受你的贿赂那就涉嫌违法乱纪了,你是想将我送进大牢?”钱三运说得很平静。

    “三运,你想多了,我没有坑害你的意思。你帮了我的忙,我表示感谢,是理所当然的啊。”

    “陈总,你我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之所以帮你,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陈灵儿喃喃道。

    “难道不是?”钱三运反问道。

    “男女朋友?”陈灵儿妩媚一笑。

    “你认为呢?”

    “我很想是,但可惜不是。”陈灵儿顿了顿,说,“和雨菲关系进展如何?”

    “很好。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对我一片痴情。”

    陈灵儿窃笑道:“上次送你的那盒避孕套开封了吗?”

    “那是必须的。如果不使用,对不起你的一片良苦用心。”

    “我那叫成人之美!”陈灵儿话锋一转,“其实啊,那盒避孕套真是为你我准备的,只可惜我们有缘无分。”

    “陈总,谢谢你,你是一个好女人,但我不能做伤害你,也伤害雨菲的事。那天晚上,我们即使有了鱼水之欢,也不太可能走上神圣的婚姻殿堂。我不值得你如此付出。”

    “臭美!谁说要嫁给你了?爱一个人非要结婚吗?结婚证就是一张纸而已,如果有了结婚证就能白头偕老,那这世界上就不会有同床异梦,也就不会有居高不下的离婚率了。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可是,我收获了真正的爱情吗?没有!幸好我的前夫是一个对我好的男人,要不然,我恨死他了!三运,将来我即使遇到看对眼的人,也不太可能会和他结婚的。如果两情相悦,没有那张纸又如何?”

    钱三运讪讪笑道:“陈总,我承认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雨菲不是这么想的,她很看重婚姻,她希望有一天和我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我答应她了,因为她付出了所能付出的,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即使她不知情,那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三运,我理解你。雨菲是一个很好的女孩,长得漂亮,青春焕发,唉,可惜我老了,要是再年轻十岁,我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你的,一定要和她开展公平竞争。”

    “陈总,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好。”

    “算了,不自寻烦恼了。”陈灵儿将信封又放在包里,“三运,你是一个不贪财的人,这在官场很难得,有些官员,贪得无厌,不仅什么钱财都敢收,还主动索贿。你还年轻,前途不可限量,不能因为经济问题影响自己的大好前程。我们是朋友,以后手头紧了,直接找我好了。”

    “谢谢你,陈总,如果手头缺钱了,我一定找你借。”

    “三运,等下陪我逛逛商场,好吗?”

    陈灵儿用期盼的目光看着钱三运,让他不忍拒绝。

    钱三运本来就没想过拒绝,陈灵儿就要离开江中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她提出逛商场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又怎么忍心拒绝?

    “好。”钱三运答道。

    “附近有家大型商场,我们去逛逛。”陈灵儿很高兴,站起身来。

    这家商场是云川市档次最高的,一般的普通市民进来只有逛逛的份,因为大都是奢侈品,价格不菲。在这里,是很难买到几千元一块的手表,几百元一双的皮鞋,几百元一瓶的香水的。

    让钱三运惊讶的是,陈灵儿径直去了男装柜组。

    “三运,你看,这套西服很时尚,质地也不错,你穿上一定很合身的。”陈灵儿站在一款西服前。

    “太贵了吧,都上万元了。”

    “不贵,我来买单。”

    “你买单?变相行贿?”钱三运笑道。

    “你呀,都神经过敏了,我是你的朋友,从年龄上说又是你的姐姐,为你买件衣服怎么就是行贿了?”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女营业员很热情地帮钱三运试穿。

    “先生,这套西服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真的很合身,人靠衣装马靠鞍,先生穿上这套西服,气质又上了一个档次。”女营业员巧舌如簧。

    陈灵儿微笑着看着钱三运,那神情就像妻子看着丈夫。

    “三运,我觉得很不错,买下吧。”

    女营业员手脚麻利,陈灵儿话音刚落,她就拿起纸笔开始开单。

    “那好,以后一穿上这身西服,就会不自觉地想到你。”钱三运笑道。

    女营业员将西服折叠好,放在纸袋里,递给了钱三运。

    陈灵儿挽起钱三运的一只胳膊,大大方方的,就像挽住男友的手。

    钱三运有些尴尬,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亲昵有些不妥,对不起刘雨菲对他的一片痴情,可是,一想到陈灵儿即将离开江中,他的心里又生出无限的惆怅,不忍心拒绝她的亲昵。

    “陈总——”

    陈灵儿打断他的话:“三运,还叫我陈总?不觉得这个称呼干巴巴的,没有一点人情味?叫我陈姐吧。”

    “好,陈姐,我听你的,我们去女装柜组看看。”

    “三运,我秋冬季衣服挺多的,南方气温高,很多衣服用不上,再说,也不方便带过去,还是不要买了吧。是不是不想欠我人情?”

    “不是,就像我穿上这套西服,就会下意识地想起你,我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你想起我。”钱三运笑道。

    “说的也是,三运,我们去内衣柜组看看吧。”

    “陈,陈姐,不会让我为你买内衣吧?”

    陈灵儿诡秘一笑,说:“有什么不对吗?外套并不是每天都得穿,但内衣就不一样了,每天都得穿,每次穿内衣时就会想到你,不是挺好的吗?”

    “好吧。”

    陈灵儿在内衣柜组买了两套塑身连体内衣,几条蕾丝边的内裤,和两只胸罩。

    胸罩是大尺寸的,再联系到她胸前的波涛汹涌,就可以知道,没有这么大的尺寸,是配不上型号的。

    最让钱三运惊讶的是,塑身连体内衣竟然是开裆设计。他不禁想入非非,陈灵儿穿上这套开裆连体塑身内衣会是怎样的风情万种?

    看到钱三运火辣辣的眼神,陈灵儿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如果想看,我晚上穿给你看。”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钱三运做贼心虚,支支吾吾地说。

    “怕了?”陈灵儿一脸的坏笑,挑衅似的说。

    “不是怕,是我不想做伤害雨菲的事。我亲口承诺过了,她若一日不嫁,我就一日不娶。”

    “那她先嫁人呢?”

    “不会有这种可能吧。”

    “那也说不准,人是会变的。”陈灵儿忽然轻声说,“我知道你们男人既想沾花惹草,又怕承担责任,你是了解我的,即使上床了,也不会死皮赖脸纠缠你的,好聚好散嘛。要不,今晚我陪你?”

    “还是不要吧,陈总,也许一夜的爱恋会带给你长久的痛苦。”

    “逗你玩的,你还当真?我和雨菲说了,不会做横刀夺爱的女人。”陈灵儿咯咯笑道。

    “是不是挑选好了?我去买单。”钱三运顾左右而言他。

    “好了,让你破费了。本来是不想让你破费的,但是,为了时常想起你,不得不让你出点血。”

    陈灵儿心情很好,走出商场后,又在街头吃了几串烧烤。那模样,就像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一点不像在商界崭露头角的女老总。

    陈灵儿驾车将钱三运送到公寓楼下。钱三运很想说:陈姐,上楼坐会?但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开口。他知道,如果他发出这样的邀请,陈灵儿一定会上楼的。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一个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是野性妩媚的女人,他迷恋她的美色,她对他一往情深,两个人擦枪走火是大概率的事。

    “陈姐,我上楼了,你开车慢点,注意安全。”钱三运下了车,和陈灵儿挥手告别。

    陈灵儿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惆怅,说:“那我走了啊,有机会去南方,我会亲自接你的。”

    陈灵儿的车子徐徐开动了,最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本章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