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 19 章
    洞窟外,随着碎石被搬开,逐渐的散发出了更加激烈的凉意,连衣服上有法阵抵挡的蓝钰都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蓝曦臣本意是想将他留在外面,毕竟洞里凶险未知,难免会有自己照顾不到的地方,可温氏来的也太不是时候,将蓝钰一人放在外面他更担心会被温氏的人刁难。

    洞窟里十分昏暗,众人燃起火把才能看到其中不远处的内容,坑坑洼洼的地面已经被因寒意凝结成的冰填满了,头顶上也悬挂着半落不落的冰柱。众人的脚边弥漫着丝丝雾气,带着些许的寒冷,怕前方有什么突然的危险,蓝曦臣先是带着弟子们控剑往前探了一阵,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后才继续往里走。

    这洞窟并不深,也只有单单一条道路,他们直到走到底都未曾发现什么作乱的邪祟,反而在尽头处找到一处幽深的水潭。这水潭不像其他地方一样结冰,反而水面平静,丝毫没受寒气影响的样子。

    聂明玦举着火把上前探查了一番,他贴近水面,往里扔了一颗小石子,在惊起水面波纹之后等了半响也没发生任何事情,只是在伸出手指触碰水潭之后才发现,这水竟是异常的寒冷,短短一瞬便让他的手指有些发麻。

    “看来源头就在这里了。”聂明玦直起身,打量着这谭水。

    蓝曦臣赞同的点头,嘱咐了声蓝钰让他站在原地不要动之后便也上前查看了起来。

    蓝曦臣说:“这水里有东西,却不像是邪祟,不然此刻我们定然与之战斗起来了,却不知是否真如阿钰所说,里面有什么即将出世的宝物。”

    聂明玦沉思,余光瞟到正逐步接近的温氏众人,发出不耐的冷哼声。

    果不其然,下一刻温氏的领头人便接话了。

    “这里面定是有什么凶猛的邪祟,我看众人还是后退几步,由我温氏接手除去它吧。”开口的是温氏的长子温旭,常年在外替温若寒办事,此次前来怕也是受了他父亲的指示,除祟是借口,想要拿走点什么东西才是真。

    聂明玦死毫不退让:“我清河聂氏地界,就不劳烦岐山温氏出手了。”

    温旭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清河聂氏?这山可没有写上你们聂氏的名字吧。”

    聂氏弟子齐刷刷往前站了半步,将手中的刀拔出半分,其中意义不言而喻。温氏的弟子也摆起架势,似要与聂氏来场大战一般。

    气氛颇有些僵硬,其他门派的弟子们都闭口不言,却也紧盯着马上就要爆发的聂温两家。

    “聂宗主息怒,温公子也收起剑吧,”蓝曦臣如水般的声音打破了似是凝固的场面,他不着痕迹的往聂明玦前面站了站,随后朝温旭行了个礼,“都是为了百姓前来除祟的,既然大家目的一致,又何必在这弹丸之地大动干戈呢?惊扰了邪祟是小,伤了各位弟子才是大啊。”

    “再说了,这件事聂宗主也有不对的,你的辈分本就比温公子高,怎能说动手就动手?这件事我先替聂氏向温氏道歉了。”蓝曦臣嘴角是招牌的笑容,蓝钰却能从中听出他情绪里的不悦。

    有人开口言和便好,看着蓝曦臣行礼,聂明玦就算再不喜温家人,也只能给面子的草草抱拳。

    “哼。”温旭冷笑,“泽芜君倒是会说话。”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让开一条道,向温旭比了个“请”的手势,温旭这才摇摇摆摆的上前走到水潭边去查看。

    看着温氏的人目中无人的样子,聂明玦捏着手中的刀快要压抑不住怒气,无奈的蓝曦臣只能将他拉到一边轻声劝导:“聂宗主,此刻不是讲恩怨的时候,山下的百姓还未脱离危险。”

    聂明玦勉强听进,只得点头,深呼吸压下心头的怒气。

    奈何温旭查看了一番,也没拿出什么能查看潭底的好方法,只是在余光扫了一圈众仙门弟子之后神情莫测的轻声说:“那干脆找个人下水看看便好了。”

    蓝曦臣一愣,刚冷下脸想反驳,却听聂明玦语气不快的回应:“你温氏找个通水性的下去倒也不是难事。”

    “怎么,说到除祟,聂宗主主动就退缩了?”

    “我聂氏退缩,也比你温氏让人去送死强。”

    “这潭水单是手指放入片刻便会失去知觉,派弟子下水未免也过危险,温公子这个方法不妥。”

    “不知泽芜君可有什么好方法?”

    温旭笑了,眼神更加肆意的往仙门弟子处巡视,似乎看蓝曦臣也不会有什么好方法,便有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