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维拉岛:无法送出的爱意 16.第15章
    “你是故意的吧。”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三人身上的时候,顾英将李优拉到角落里,冷冷看着他。

    “什么故意的?”李优笑了一声,他摊开手,一脸的不在乎。

    “难道还有别的事情吗?”顾英冷哼一声,“你明知道沈师姐已经与那个男人确定心意,却还故意将他们带来这里,优师兄,你到底想做什么?”

    却见李优只是笑,过了许久,才回答了少女的问题:“想做什么?师妹,你不觉得……让他们几个碰面,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

    “我不觉得。”顾英一脸冷漠,“这样玩弄别人的心思,师兄,你觉得很好看吗?”

    “当然。”李优笑着,他张开双臂,刹那间,在他的背后,仿佛不是阴暗的角落,而是一片金光灿烂,奢靡华贵的殿堂,有那么一瞬间,顾英甚至觉得,对方的面上,有那么一丝属于皇族的傲气。

    可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兄弟俩,从一开始,就是被皇族遗失的弃子。

    一个,去了天策府,成为了一名将军;另一个,则来到了长歌门,终日里,与诗为友,与茶论道。

    “你是长歌门的人。”顾英沉声道,“你想要做什么,代表的都是长歌门的脸面,请你好自为之!”

    “可是……”

    李优轻笑一声,那笑容,有些悲凉,又有些讽刺:“从一开始,我并不属于长歌门啊。”

    “放心吧,师妹。”最终,青年抚上了少女的肩膀,收起了所有玩世不恭的笑意,他微微敛起眉头,神色少有的肃然,“我永远不会违背门规。”

    “过去如何,曾经的我是谁,都和现在的李优无关,如今的我,不过是长歌门下,隶属真幻一列的,普普通通的李优师兄罢了。”

    说到最后,青年的话音一沉,像是带着某种决心。

    “我只不过是,想看一场好戏。”

    顾英看了他一眼,在对方的眼里,她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与以前不同,如今青年的眼里,清晰的映出了少女的身形,仿佛在刚才的一瞬间,扫去了一层朦胧的迷雾,如今的李优,神情坚定,似乎再没有什么事,能够让那一双眼再次蒙上浓雾。

    顾英渐渐地放下了一颗心,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依旧是那个依恋师兄,被所有人娇宠着长大的小师妹:“我再……相信你一次。”

    李优轻笑一声,揉了一把少女的脑袋。

    “那现在,师妹有心情,来观戏了吗?”

    -

    看到他们相携而来,气氛融洽的场面,叶长知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实际上,他一开始就清楚得很。

    在船上的时候,沈青月从不会主动找他们说话,只不过那时候,叶长知不断地安慰自己,不断地欺骗自己,他们不过是两位负责人,在那边交谈。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无论他再怎么给自己下认知,叶长知终究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眼睛。

    他所担忧的事,终于发生了。

    “……我知道了。”

    青年轻笑一声,那笑容,怎么看都是惨烈的。

    “我早该想到的……”不过一开始,他不愿相信这一点,仍在不断地自我欺骗,“我早应该知道的……”

    青年蹲下来,抱住了脑袋。从来不轻易哭泣的叶长知,最终还是流露了些许哭腔。

    阿澄怔住良久,她看向了身后的俩人。

    沈青月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却依旧被红发的男人紧紧握住,他们对视一眼,像是在商量着什么,最后,竟是香克斯妥协了,他缓缓地松开了手。

    沈青月陡然恢复自由,一步一步,明明是沉稳的步伐,在这一刻,却像是死神一样,每一步,都是带来最后的讯息。

    “青月……”叶长知抬起头,朝思暮想的脸就在面前,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却被对方侧头躲了过去。

    “对不起。”沈青月垂下眼帘,她凝视着青年,唇瓣颤抖着,过了许久,才颤巍巍的说出了几个字,“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当你是哥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如果她能早一点发现,他们就不会走到如今的地步吧。

    “对不起,叶长知……对不起,对不起……”

    他是她结拜的兄长,沈青月至今记得,当年在扬州城,一身明黄的青年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扛着重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拦去了她的去路。

    那时候的沈青月,急着完成师长发下的任务,下意识的将他当做了采花大盗的同伙,举起双剑就追了他大半个扬州城,直到师姐前来,为他们解释了一番,这才放下了芥蒂。

    再后来,他们常一起出任务,他调笑之下,问她:‘我们结为兄妹吧。’她思索了一下,答应了他,从那以后,她以为他们的关系就此定格,却不曾想,有些火苗,在一开始燃烧的时候,就不曾想过熄灭。

    若是她能早点发现他的心思,如今的他们,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对不起……”

    心痛的是叶长知,而哭泣着的,却是沈青月。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发现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香克斯闭了闭眼,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也觉得心底空落落的。

    从一开始,他们就错过了啊。

    “这一切,都怪你。”奶声奶气的音色传来,红发的男人低下头,只见小女孩红着眼眶,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香克斯苦笑一声,拍了拍她的脑袋。

    “如果不是你,对师姐来说,最好的归宿,其实就是长知师兄。”阿澄并没有阻止他的抚摸,说到底,她就不讨厌男人。小女孩抬手抹去泪水,继续用小奶音说道:“这一切,都怪你,如果你不出现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结局。”

    “好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