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在横滨当黑户 25.并盛
    一开始从卫生间出来碰到这个带着口罩的女人后,赤司征十郎就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不说保镖都不见了踪影,就连自己能预知对方未来五秒动作的天帝之眼都在对方身上不起作用。

    随后女人突然向他问了一句她好不好看。

    以为自己碰到神经病的赤司并不想回答,只想装作没看见默默走掉。没想到身体突然不听使唤的牵起面前这个女人的手,然后随她离去。

    一路穿过商场的赤司征十郎只是以为这又是一个为了一己私欲而绑架身为赤司集团继承人的自己的绑架勒索案,只不过这个人的个性大概是比较棘手的那种。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打扮的如此诡异的女人大摇大摆的带着自己横穿商场,周围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难道是罕见的双重个性拥有者还是什么异能者吗。那就会有些麻烦了。

    赤司并不着急。作为从小便受到严格教育的财阀继承人,更加清楚此时如果乱了手脚只会让情况更糟。何况自己腕表里嵌入了全球定位的gps,等保镖发现自己不见了自然会来找自己。

    刚才没有仔细观察女人的长相,在赤司看到没有被口罩遮住的脸上那道深之入骨并且没有愈合迹象还在渗血的划痕后,不由得想到了前几年小学里流传的裂口女怪谈。嗯,貌似问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这让我们一向以冷静著称的无鬼神论者赤司征十郎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受到控制了的话,估计他很可能维持不住自己稳健的步伐。

    他们现在越走越偏,马上就要到了商场无人问津的后门处,赤司眉头越皱越紧。

    就在赤司开始有些紧张的时候,突然听到从后方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放开他!”。

    感到抓着自己的力道一松,身体重新受到自己控制后,赤司趁这个机会立刻往声音来源方向跑去。回过头发现来的是三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后,赤司先是震惊的愣了一下后,便着急的喊道:“快跑!敌人好像有可以控制人的个性!”

    “虽然想跑,但是我们的敌人貌似并不是人类呢。”太宰治环顾了周围一圈后说道。

    “你没事吧?”秋川南问道。

    “我没事,谢谢。”

    「呀咧呀咧,现在真的有些麻烦了。」鬼都这么厉害吗。齐木楠雄看着周围升起的一片浓雾,刚才还在商场角落里的他们似乎进入了面前这个鬼的领域里。而从没有跟这种厉鬼打交道过的自己也不太清楚如何带着他们几个人全身而退。

    “我怀疑她是裂口女。”赤司征十郎说道。

    “啊,我知道这个传说。”秋川南解释道:“好像是一个女人因整容失败而心生报复,专门对小孩子下手的鬼。她会问你她长的是否漂亮,不管对方回答好看还是不好看,最后都会被裂口女找到借口杀死。”

    “原来南酱这么清楚这些都市怪谈啊。”太宰治双手插兜,优哉游哉的感叹道。

    “不是。因为那天看完太宰君你带来的《咒怨》后对鬼产生了一些好奇,所以上网搜了搜比较著名的怪谈而已。”

    一旁的齐木楠雄瞬间明白了真相。所以说是因为这个叫太宰的让小南看鬼片的缘故所以最近鬼才出现的这么频繁吗?!

    看到他们非常不符合气氛的开始了唠嗑,并且还没有怕自己的意思,裂口女不由的生气的刷回自己的存在感。

    “我……漂亮吗?” 女人的嗓音怪异艰涩,让人听到后忍不住毛骨悚然。

    “不要回——”

    还没来得及等赤司让他们不要回答的话语说出口,秋川南很淡定的开口道:“裂口女你不能因为自己整容失败了就把怨恨发泄到其他人身上啊,还是针对我们这种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孩子。你真的那么生气,那么去找给你整容的医生算账才是当务之急不是吗。”

    “……”

    众人一时间被秋川南不合时宜的说教惊呆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裂口女貌似也被秋川南的这波操作惊到了。多少年她都没有听到除了人类垂死挣扎时惊惧的吼叫声以外的其他话语了。

    不过她很快被对方挖到自己的黑历史而恼羞成怒,更加愤恨。

    秋川南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无差别攻击的话,早晚会下地狱的。”

    听到后她这样说,太宰治不禁想到秋川南貌似又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

    果然,就在裂口女挥舞着手中的剪刀向他们袭来时,一个头上长着角、看起来10天没合过眼导致浑身冒着黑气的和服男人和一只腰上别着红色粗绳的小白狗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那个奇怪的和服男人以一般人不可能达到的速度闪现到他们面前,抄起一个狼牙棒直接把裂口女一锤打进了地里。

    没错,他真的是把人,不对,把鬼锤进了地里。只露出了一个头在外边。

    “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我是阎魔大王的第一辅佐官,鬼灯。这个鬼在此之前已经犯了很多事,所以今天特此前来缉捕归案。祝你们生活愉快,我先带她走了。”和服男人·鬼灯边说边把蚊香眼的裂口女从地里拽出来然后拖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