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种田篇 16.有心而无力
    “爷,子休去帮爸爸啦,我们也去吧!”蛋蛋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苟老头急得原地打转:“不行,那娃子有神通能帮得上忙,我们去是添乱。”

    李君柯爬起来去打电话给小赵同志,希望他不会来迟了,呜呜呜,大哥,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李君柯怂得要死,能做的只是去关好门窗。

    苟老头让他不要乌鸦嘴,怕就在家里看着蛋蛋,他去找帮手帮忙。

    刚打开门,听到老房子那边传来一声仿佛惊天动地的虎啸,几人都被震住了,不少村民也被吵醒了。

    “不是狗熊吗,咋成了老虎?”

    李君柯也一脸懵啊!

    现在这几声才是熊吼,随后又是几声虎啸,动静很快平息。

    越是平静越是让人害怕,苟老头找的人都不敢过去查看,把门窗锁得紧紧的。

    气得苟老头直拍大腿,这一头熊可怕,十几、几十个人撞上熊还能怕了不成!

    他的狗娃子一个人肯定能全身而退,就是为了保护他们才不跑的!

    结果现在这叫什么事啊!

    苟老头在院里指天跺地骂娘,都特娘的是一帮怂货!

    蛋蛋给他抹老泪;“爷不哭,爸爸不会有事哒,爸爸最厉害了,肯定能打得过大狗熊!”

    苟老头紧紧抱着他,心惊胆战等到午夜,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是我,开门。”

    熟悉的声音,莫名的令人安心。

    “爸爸!是爸爸回来了!”

    这晚老房子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苟老头他们都不清楚。

    但他们会永远记住黑夜里的这个笑容,带点痞气,透着倦倦的慵懒。

    照进了一室光亮。

    他们的儿子、父亲、大哥,他立在那里,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好像永远天不怕地不怕,没什么能阻挡他一样。

    他也确实做到了,将那一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孤勇贯彻到底。

    **

    后半夜,苟家的灯光没熄过。

    即便是蛋蛋这个五岁的小孩子,也守在苟平生的床边。

    苟平生带了一身伤回来,一打开院门安抚似的笑了笑就晕倒了。

    脚边是熊猫滚滚,是它将苟平生驮回来的。也是遍体鳞伤,旧伤又添新伤。

    巨大的身体急剧缩小后,又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小团子,看着更可怜了。

    唯一没受伤的是子休,衣服仍是齐整干净的。

    “子休。”蛋蛋糯糯叫着名儿去牵他手,被他冷冷躲开了。

    他回来后就缩在墙角不说话,虽然他平时也不怎么说话。

    要说他是在闭目养神呢,可大大的眼睛又还睁着,一眨不眨的。

    苟老头让伤心的蛋蛋去守着他爸,又让李君柯去镇上请医生,自己去了一趟老房子那边。

    他儿子平安回来了,说明那里肯定没有危险了。

    回来一脸沉重,拜了拜他的观音像,叹一声“造孽啊”,扛起铁锹又过去了一趟。

    忙到黎明才回来。

    清晨,整个渠阳新村是在苟老头的哭嚎声中醒来的。

    刚迷迷糊糊苏醒的苟平生被包扎成木乃伊,两耳蒙:“老头子……又咋的了?”

    他还没恢复力气,话都说不利索。

    李君柯竖耳一听,抖着唇说:“大爷好像…好像是在哭惨?”

    苟平生又想翻白眼了:“让他回来,像什么样子。”

    “哎。”李君柯应了一声寻出去。

    苟老头坐在村中心那口水井边、槐树下哭嚎,耍赖皮,几个老人劝他都劝不走。

    “我家惨啊!我家狗娃子做啥都做不成,好不容易养兔子做出了成绩,又被下山的狗熊祸害了,你们看看那房子里的兔子,都被咬得血淋淋的啊!没了兔子,我们家可怎么活啊!”

    卖完惨,他又开始哭诉:“昨晚这么危险的情况,差点夜里全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