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青柠从来没丢过这么大的脸,游戏角色在画面里停顿了两秒,一声不吭地下了线。

    众人热闹看够了,纷纷转身离去。

    该回家的回家,该发论坛的发论坛,今天的瓜,大家吃得很开心。

    直到围观的人散了七七八八,易灵的脸还是通红的。

    别看易灵母胎solo二十年,却是实实在在被人从小表白到大的。

    小姑娘长得好,性格也讨人喜欢,总是有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上来表白递情书,这么多年下来,别说情话了,光是情书就收了了不下一柜子,以致到了现在,易灵基本上已经对男人的甜言蜜语免疫了。

    就是这样一个“见多识广”的小姑娘,却在今天破了功,被一句“师父给你买新的”撩拨得面红耳赤——

    尽管这都算不上一句传统意义上的情话。

    当人群散尽,华山脚只剩下师徒二人时,易灵收到一条消息——

    【系统】玩家[长淮]向您赠送霓裳草六株,【接受】【拒绝】

    易灵“啊”了声,猫儿似的眼睛微微睁大:“师父,你这是……?”

    男人语气淡淡:“拿着。”

    易灵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不是要霓裳草么?给你的,”任淮屈指,轻弹她的额头,“记性这么差,属鱼的?”

    易灵:“……”

    易灵:“这六株草多少钱来着?”

    任淮:“六万金啊。”

    易灵:“……………………”

    抬头,易灵看到莹白的小草绽放在男人的掌心,闪烁着淡淡的微光。

    ……那是属于人民币的光芒。

    灵本以为自己在《盛世》上砸的钱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她师父比她还会花钱——

    《盛世》里的六万金,折合成人民币将近小一万。

    霓裳草是稀有没错,但绝对没有到一万金一株的地步……

    这么个破玩意,一千金她都嫌贵。

    易灵的心在滴血。

    整整一万块呐,买几斤排骨难道不香吗???

    “师父,六万金是不是有点……太贵了?霓裳草其实没这么值钱的,”易灵斟酌了下自己的用词,“采起来也没有那么麻烦,几个小时就够了。”

    男人立在树下,挑了挑眉:“几个小时还不麻烦?”

    易灵:“……”

    “小姑娘,在你这个年纪,时间才是最宝贵的东西,”任淮的语气平淡,“在时间面前,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易灵:“…………”

    六万金,小一万人民币,到了她师父嘴里只是轻飘飘的一句“算不了什么”。

    《盛世》怕不是他家开的吧?花起人民币跟花斗地主里的欢乐豆似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这得啥家庭啊。

    见易灵不说话,任淮又耐心地说了遍:“收下吧。”

    易灵只得收下这六株价值连城的草药。

    “那我就收下啦,”她抿着唇冲任淮笑,“师父,谢谢你。”

    小姑娘笑起来会露出两颗虎牙,尖尖的,像只软乎乎的小奶猫。

    任淮又想起之前,她那句小声的“师父,你真好”。

    语气里满是甜滋滋的依赖。

    男人的目光在她脸上打了个转——

    挺甜的一个小姑娘,长得甜,小嘴儿也甜。

    “嗯,”任淮收回目光,“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先下了。”

    易灵一愣:“今天怎么这么早?”

    “你给我发消息的时候刚好在开会,”任淮说道,“还有点文件没处理。”

    易灵“啊”了声,声音瞬间低了下来:“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工作啦?”

    她低下头,语气听上去有些自责:“我之前还保证过绝不打扰你的……”

    “没事,会议本来就快结束了,”任淮拍拍她的头,哄小孩似的,“你没有打扰我,不用自责。”

    易灵的头发梳成一个小辫,高高地扎在头顶,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指尖勾过她的发尾,圈成一个小圈。

    易灵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耳根连着鼻尖都是红的:“师父,你别逗我了。”

    任淮又摁了摁她的脑袋,低声:“嗯,不逗了。”

    随即松了手,语气里带笑:“那我走了啊。”

    易灵连忙站直了身体,仰着头看他。

    “你练了也快半个月了,明天带你打八十级的本……”任淮一边说一边向传送点走去,余光捕捉到小姑娘的眼神,脚步一顿。

    他侧过脸,问:“有话想说?”

    易灵:“……”

    这你都能看出来?

    她抿了抿唇,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裙角:“师父,我能不能……”

    她太紧张了,连续说了三四次能不能,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男人耐心地站在原地,等着她说话。

    “能什么?”

    “能不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啊?”易灵鼓起勇气,随即解释道,“那个,我现在开学了,白天就不能玩游戏了,联系起来不方便。”

    “……”

    在生活上,任淮是“极简主义”的拥护者,从不费心于无用社交。

    他手机里的好友只有几十个,除了几位家人朋友,其余的公司助理或者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在他眼里,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没必要把工作带进他生活的圈子。

    游戏也一样。

    游戏就是游戏,游戏里可以联系和解决的事,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