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冤枉死渣男
    既然爹娘答应,林菀就陪着他去大队开介绍信, 跟大队说明情况再请几天假。

    林父想去县医院看, 林菀不同意,要求他一定去市里大医院检查。检查后有个底, 可以买一些对症的药, 以后汇款过去, 让医院把药给邮寄过来就行。

    开好介绍信回家收拾一下,吃过早饭林父依依不舍地背着包袱出门。

    他们村正好有马车去县里拉化肥,他可以搭顺风车, 到了县里再坐火车去即可。他年轻时候就长跑外面的, 市里也去过的, 不是那些没出过门害羞拘束的, 家里人也不用担心。

    送走林父, 林菀又收了一波孩子们的草药,正好看到三堂兄林富金吊着胳膊在村道上晃悠。

    他是个暴躁凶狠的青年,这会儿却没靠前, 只用阴狠的眼神盯着她。当初就该把她卖了给自己换媳妇儿要是不嫁到陆家,谁能给她撑腰周自强和她关系好, 也名不正言不顺, 管不着

    林菀也凶狠地瞪回去,对这种人就不能怕, 一怕他们顺势欺上来。她用一根荆条抽打着那些蔫巴巴的草药,骂道“学人尥蹶子,打断你驴蹄子”

    999立刻帮衬“对, 打断他四根驴蹄子”

    墙根正吃青草的毛驴悚然一惊,立刻换了个位置,把驴蹄子离她远点。一抬头,湿漉漉的大驴眼又对上了小明光乌溜溜的大眼。

    小明光和大舅二舅对对坐腻歪了,这会儿又蹲在毛驴对面看它吃草。

    陆正霆让林菀只管放心,不必在意林大伯家,“我看孩子,你去帮娘拆被子吧。”

    林菀之前说要帮林母把被褥拆洗一下的。

    林菀借机宽慰一下娘,让她只管放心在家里照顾俩哥哥,父亲也一定会好起来的。

    经历这两天大转变,林母有种做梦的感觉呢,看看女儿和女婿,她盼着他们永远好好的。

    “菀菀,你不如就把小光放这里,说不定他爹娘来找。”她怕林菀带回去,到时候婆婆肯定不乐意,又闹不愉快。

    “要是来找就还给他们。不找我就带着。”林菀不想把孩子放下,娘已经够劳累的,根本没精力照顾孩子。

    林母又给她出主意,“菀菀,以后孩子爹娘不来找的话,不如给你三叔养着你三婶还问了呢。”

    林菀立刻摇头,“娘,我三婶三叔身体好着呢,不用捡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也没计划生育,只要身体允许随便生,不需要捡别人的孩子。尤其她前世就是这样的经历,送人又送回去,亲爹娘都嫌弃,她不想小明光也有这样的遭遇。

    而且她不放心把小明光交给别人,他不说话,会让人不耐烦的。

    林母看她坚持就不说什么,她也是怕林菀冷不丁带个孩子回去,她婆婆肯定得刁难。不过既然陆正霆同意,那应该没大问题。

    吃过晌饭,林菀就跟娘和哥哥们告辞,“过几天我再来。”

    她收草药呢,自然要常来。

    林母把要回来的红糖白糖红枣之类的让她带回去,林菀拒绝了。

    回家的路上,林菀让毛驴自己顺着直路走,她则兴奋地跟陆正霆摆弄那些药材,说要自己试着配药。

    小明光只看,不说话,两只大眼睛却亮亮的。

    陆正霆看她那般高兴,很配合地提问甚至给一些建议。

    林菀发现他眼神好使,鼻子灵敏,这有助于辨别药材、配药。她欢喜道“要不以后咱俩一起配药卖吧。薄利多销,肯定能赚钱。”

    经历了这两天娘家的事儿,林菀感觉和陆正霆的关系更进一步。之前她得提醒自己和陆正霆是同盟,要帮助他,这会儿自然而然就把他当自己人,一点都不拘束。

    这是陆正霆想要的模式,让她习惯他,像呼吸一样感受他的存在。

    他捻着一棵益母草,“开夫妻店么”

    林菀“可以啊,我出诊,你坐堂。”她又摸摸小明光,“这个当小跑腿儿。”

    说完她就笑起来,蓝天烈日,她明艳的脸庞映在陆正霆的眼睛里,让他觉得有些眩。

    毛驴踏踏,悠闲又匀速前进。

    刚进村里,就听见老婆子尖利的叫骂声,“你这个小坏种,你给我滚下来,看我不打死你”

    林菀蹙眉,这老太太是不是有毛病,自己才一晚上不在家,她又做妖

    她赶着驴加快速度,就见自家胡同挤了不少人。有人看到他们回来,就赶紧招呼,“林大夫回来了,快去看看吧。”陆正霆听不见,他们一般不主动和他说话,因为他向来也不爱理睬人。

    林菀赶紧把驴拴在墙根的石头上,又回头看陆正霆。

    陆正霆让她只管去,他照看小明光,把驴车送去大队。他知道她的本事,一点都不担心这个。

    林菀就大步跑家去,只见院子里也不少看热闹的,都指指点点的。

    而陆老太那个罪魁祸首,正拿着擀面杖舞舞旋旋的,冲着院子里那棵梧桐树破口大骂。

    “你个小坏种,你偷吃我罐头和麦乳精,你还敢偷开我大衣柜,你这个该死的”

    陆明良趴在梧桐树的树杈上,正朝着她做鬼脸呢,“打不着,干气猴你自己锁着,谁偷吃你自己吃的。”

    林菀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一定是陆老太这才发现罐头和麦乳精没了,怀疑是陆明良偷她钥匙开锁吃的,就要打他。陆明良不肯被她打,踩着墙根的一个破木梯子上了墙,又爬上墙根的梧桐树。

    陆老太“你等着,你爹回来,我让他扒你的皮”

    陆明良“三婶我三婶回来了”

    陆老太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骂道“她回来咋了她回来我连她也打”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林菀冷幽幽的声音,“老太太,你是不是又犯病啦我看还是去抓点药吃吧。”

    陆老太吓得立刻跳起来,又觉得自己是婆婆不应该怕她,“你还知道回来我问你,我的罐头和麦乳精是不是你偷吃了”

    林菀“你快别丢人啦。你怕孩子们看见管你要吃的,都晚上躲着偷吃,你非得我说出来啊。”

    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啧啧声此起彼伏的,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老婆子呢。谁家不是好东西留着给孩子吃她可好,自己偷摸吃。

    陆老太脸上挂不住,骂道“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谁多管闲事”

    林菀懒得理睬她,你的东西呵呵,以后可没鸟。她让大家都散了,又让陆明良下来。

    “爬高窜低,危险,以后不许这样。”

    陆明良嘿嘿一笑,“三婶,我不爬树,她要打死我”

    林菀踩着木梯子,站在墙头直接给他揪下来,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两下,“再敢爬树,给你屁股打开花”

    陆明良一把抱住她,“三婶不舍得。”他知道林菀对他好。

    林菀把他拎下去放在地上,看大嫂二嫂上工还没回来,陆老太又日常赌气不做饭,她就洗手熬杂粮粥。她想了想,少做了一个人的。

    你不是赌气不做饭么,那就不要吃

    陆正霆送驴车回来,带着小明光进来。

    陆明良看见,一步窜过去,“三叔,你什么时候和三婶生孩子啦”

    陆正霆被他逗笑了,摸了摸小明光的头,“这是哥哥陆明良。”他又给陆明良介绍。

    陆明良一把拉着小明光的小手,“走,我领你耍。”

    陆老太看到个孩子,蹭就蹿过来,一叠声地质问哪里来的小野种,不许带回家,送回去

    陆正霆没看她,听不见她吆喝什么,顾自做自己的事情。

    林菀要准备做饭,也不理睬她。

    陆老太登时又火冒三丈。

    这两天林菀不在家,她刚重拾威风,跟老头子好好吹了一顿枕边风,又把二儿子好好地训一顿,再让他们各自把老婆训训。

    为了证明她在这个家还是说了算的,她要惩罚两个媳妇蔑视婆婆权威,和林菀那个坏媳妇儿联合对付她,昨天晚上刚让俩儿子打老婆来着。

    陆大哥是真打了几下,陆二哥是把媳妇儿关屋里抽被子,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