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十七
    马厩的饲养圈内要比过道上臭好几倍,尤其美月还是直接被拖进了棚内,马匹的脚边。

    她身后的人扣着她,一直到征臣和管理官离开了也没有放手。

    至此,美月不仅没有弄清拉住她的是谁,在不久后甚至还失去了意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马厩里的臭味熏的,还是身后那人抵在了她颈动脉的位置。

    真的很衰了,晕倒在恶臭的马厩里。

    她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再找一次红子,看看霉运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醒来的时候,美月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体陷在一片柔软里,很是舒服。

    她睁开眼睛,盯着天井看了许久,逐渐清醒过来的意识才反应出此刻她还待在赤司家。

    似乎是昏睡了很久,头还是有些晕乎。

    窗纱之外的天色已经暗下,美月也意识到了自己断片的时间有些过于久。

    她从床上一跃而起,床头柜上的水手服似乎又重新清洗过了一次,此刻她身上穿的,还是女仆立花给她换好的衣服。

    也是,她晕在了马厩里,这些是该清理一次。

    想到这里,美月慌忙抬起手臂闻了一遍。转而又去拿过放在床头的她的水手服,把鼻子贴了过去。一阵洗衣剂的清新气味钻入鼻腔,她这才放下心。

    太好了,没有马厩的臭味。

    彼时房间的门被人打开,进来的是立花。见到美月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她忙是一阵行礼:“美月小姐,您醒啦。”

    美月点了头作为回应,她思索了半秒,试图从立花这里问出点什么:“请问,我……之前发生了什么?”

    “发生大事了呢。”立花的表情变得夸张起来,也不知是出于对主人家的作秀表情,还是发自真心的担忧,“征十郎少爷和迹部少爷骑马回来发现你不见了,最后在住宅后面的花圃里找到的您。”

    “我在花圃里?”她不该是晕在了马厩吗?

    “是的,您那时候处在昏迷,不过已经请家庭医生来给您看过了,说是您没有休息好,其他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吗……”

    美月没再多问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事,如果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她必须也保持着自己是晕在花圃的说辞。

    况且她确信自己是在马厩中失去的意识,也就是说,从征臣和管理官眼前藏下她的那个人,后来把她带去了其他地方。

    这算是另一个层面的救了她吧?可那个人是谁,她并不知道。

    “美月小姐,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立花的询问拉回了美月的思绪,她抬手装模作样地又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我没事,就是还有点头晕……”

    “主人很担心您,因此嘱咐我多询问您几句。”

    “赤司先生吗?”

    “嗯。美月小姐怎么会晕倒的呢?”

    “我就是……回头想找征十郎的时候走错了路,后来摔倒磕到了脑袋。”

    “原来是这样,您没事就好!”

    是征臣让立花来套她的话吗?

    美月顺着立花给自己的叙述随口编了个缘由,想来作为女仆的立花也不会对主人的问题想得深入。就是征臣那边……美月觉得不安。

    那个男人找回自己的目的,还有他们究竟在谋划什么?

    一切都是未知的,因此才让人更加后怕。

    “美月小姐要留下来用晚餐吗?”

    “晚餐??”

    “是的,您昏睡了一整个下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