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chapter16
    第16章

    “斐茨?斐茨你干什么,快躺下!”

    “绷带上出了好多血!”

    “怎么突然醒了?不是打过镇定剂吗?”

    许一涵和伯克利分别摁住斐茨的一边肩膀,但他力气实在太大,根本摁不住。

    再加上两人害怕碰到他的伤口,反而被斐茨抓住空隙,瞬间冲到了门口。

    “希拂,快拦住他!”

    “见鬼,怎么突然发疯了!”

    叫希拂的alpha用他那双布满刀疤的手臂,狠狠将斐茨压在了墙壁上。

    斐茨手肘一个用力,很快将他撞开。

    “妈的,快来帮我!”希拂去反押斐茨的手臂:“他失去神智了,决不能让他出去!”

    伯克利直接张开一个大字,扑在门板上:“我把门堵了,不信他还能出去!”

    “长冬,我勒住他的脖子,你抱住他的腿。”许一涵呼叫另一名叫季长冬的队友。

    没想到三个强大的alpha也拿发起狂的斐茨没办法。

    “精神力突破了一倍,简直强得没边了,他打得我好痛。”

    “别废话,快他补一针镇定剂。”

    “你们他妈把人摁紧啊,针头弯了我去!”

    堵在门口的伯克利突然说道:“好香啊,我好像闻到了omega的信息素。”

    希拂真想锤爆他的狗头:“什么时候了,你的狗脑子里还想着omega!”

    “真的是omega信息素,卧槽,太特么好闻了……”伯克利像品到了极品红酒,迷醉得不行。

    结果就在伯克利晃神的功夫,斐茨奋力撞散禁锢他的三人,双臂抡开伯克利冲破了房门。

    门板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扬起无数灰尘。

    斐茨身上的绷带已全被鲜血浸染,却浑然不觉。他右脚重重踩在门板上,半金属的材料瞬间变形。

    “好猛!这可是p025规格的合金材料……”

    “快把人抓回来!”希拂带头冲了出去。

    许一涵看着地上被踩变形的门板,眼皮狂跳。

    这要是谁被斐茨踹一脚,不死也得残。

    然后他刚冲出门口,就看见一个黑色人影被踹飞,贴地滑出去好远。

    许一涵:“……”

    看着都觉得好疼。

    斐茨的右腿还停在半空中,保持着惊人的爆发力姿势。

    他随即收了攻击的姿势,转身朝蜷缩在门脚的何欢走去。

    伯克利探出头,努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就说有omega,你们还不信……艹!”

    “快去救那个omega!”希拂紧张得声音都在颤抖,残害、强-暴omega可是重罪!

    他猛冲过去,才跨了半个步子,就被迫退回了三步。

    许一涵额头全是冷汗,也被逼退了两步:“完全没法靠近,老大的信息素攻击性太强了……”

    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中,斐茨停在了何欢的面前。

    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下去,就像巨龙即将享受自己的猎物。

    “我、我去拿麻醉木仓,你们拖住他!”伯克利拔腿返回房间中。

    而被踹出十几米远的严霆云,终于在意识短暂的缺失后清醒过来。

    刚抬头,就看见何欢被一个alpha揽着腰压在了墙壁上。

    “何……”

    空气呼进胸腔,疼痛让他说不出一个字。

    但更让他心痛的是,眼睁睁看着何欢别一个陌生的alpha侵-犯。

    斐茨只知道自己的omega在呼唤他,对方渴望他、祈求他……

    作为alpha,他理所当然的要满足自己的omega,用信息素安抚他,占有他。

    斐茨一只手掐住何欢的腰,一只手顺势而上。

    五指揉皱了何欢的衬衣,带出腰肢一小片肌肤,是情动的粉色。

    不够,仅仅是抚摸完全不够!

    斐茨银灰色的双瞳染上了红色,他捏起何欢的下巴,强迫他垫脚抬头,逼得他只能依附自己的胸膛。

    即便胸膛上的伤口还在渗血。

    血腥味充斥着两人的呼吸,与omega甜如蜜糖的信息素交缠在一起,是更加疯狂的催化剂。

    斐茨猛地低头,狠狠摄住了何欢的双唇。

    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是掠夺。

    单方面的、压倒性的肆意侵-略。

    alpha粗重的低喘和omega的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