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意外的触碰
    最终林宪明还是被劝了回来,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冷静冷静头脑。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前田明美赶了过来,从太宰那里得知事情的始末之后呆呆的站在那里,垂着头没有说话。

    “我都没敢告诉父母,虽然我知道她恐怕是遇害了,但是……”她还抱着一丝幻想,前田明美红色的指甲都扎进了手心里,血液顺着指缝淌在地上。

    “代美的尸体呢?……”前田明美抬起头问道,眼里闪着泪花。

    “应该在警局里。”中也微微别开视线,他最看不得这种离别的戏码了。

    是林宪明陪着前田明美去见的原田雄介,虽然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但女装的打扮还是让明美稍稍安心了点。而林宪明也知道如果不是她委托侦探社来调查,他恐怕下次再见到他的妹妹就是尸体了。

    太宰手里拎着原田雄介的手机,“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发现那家伙不见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中也问道,太宰之前的意思就是打算把那个市长搞下台。

    太宰看向打着哈欠的马场说道,“我们来合作吧。”

    马场的哈欠堪堪打了一半,不上不下,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这对我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

    本来他就有很多问题想问原田雄介,碍于他是别人抓回来的,才一直没问出口。

    “有什么问题等她发泄完了你再问吧,希望到时候他还能意识清醒的回答你的问题。”太宰望了望门,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去买罐咖啡。”中也朝着自动贩卖机走了过去。

    “帮我带一个,谢谢!我要大麦茶!”太宰朝着中也的背影挥了挥手,然后很自觉的放起了绷带。

    自动贩卖机也就在拐角的地方,绷带的长度足够了。

    中也叹了口气,站在原地转身看向马场,问道,“你要喝什么?”

    “诶,可乐就好,谢谢。”马场愣了一下,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份。

    他低着头看着地上蜿蜒的白色绷带,还是十分不适应,这真是奇怪的情趣啊。

    “马场。”这时候佐伯医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朝着马场走了过去。

    正看着地面的马场看着佐伯的脚越来越接近绷带,下意识的喊道,“住脚!”

    “啊?”佐伯马上要放下去的脚堪堪停住了,他缓缓的把脚收了回来,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跟前的白色绷带。

    “马场君!没想到你是个好人!”看到这一幕太宰一个激动,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马场身边一把抱住了他。

    “虽然等下回去要换掉,但是把有鞋印的绷带缠回身上我会很难受的。”

    中和刚好抱着饮料走了回来,听到这句话他翻了个白眼,“你把绷带放在地上已经是脏了。”

    “为什么是用绷带不是用绳子之类的呢?”佐伯看着太宰卷回绷带的动作喃喃道,“真是新奇的玩法啊。”

    听到这句话的中也狠狠地咬了一下牙,这不是情趣道具!

    中也黑着张脸把可乐递给了马场,然后把大麦茶扔到了仿佛后面有一条尾巴的太宰怀里。

    前田代美看到躺在病床上那个糟蹋了她的妹妹的人渣出乎意料的冷静,“打的好。”

    一旁的林宪明拍了拍她的肩,“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我不会放过他背后的人的。”

    “那我们合作吧,那些经手掩埋过我妹妹信息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前田代美看着昏迷的原田雄介的目光就像在看死人一样。

    等两个人出来之后,前田代美和太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愿意追加三倍的委托金。

    五个人就如何把市长拉下马进行了一番讨论。

    “你们有熟悉的拷问师吗?让他受点罪,吐点东西出来。”太宰笑了笑。

    “你自己动手不就好了。”中也诧异的看了太宰一眼,太赛虽然不是专职审讯的,但是这方面天赋异禀。

    太宰摇了摇手指,“你在说什么呀?我一个柔弱的侦探怎么会这样粗鲁的活呢。”

    中也默默翻了个白眼,装吧,仗着他不屑于拆穿他就装吧。

    “我倒是有认识的,也是,在医院问问题不太方便。”马场打开手机打了个电话。

    林宪明下手是有分寸的,看着吓人但是及时止血的话就没什么大碍了。将昏迷中的原田雄介晃醒,将手脚捆上,嘴巴贴上胶带,塞进后备箱里,一切就完成了。

    “你妹妹就在我这静养吧。”

    “谢谢,医生。”

    五个人两辆车开到了次郎先生的复仇屋。

    “一大清早就打电话过来。”次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开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