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杀青
    “咔——”

    导演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九溪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让对面伸过来的手没了用处。

    对方倒也不尴尬,很自然的将手收了回去,说道:“没事吧,刚刚那一下没控制住,抱歉。”

    九溪摇了摇头,“没事。”

    嘴上说没事,但他坐回椅子上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揉了揉自己的腰。

    好疼,人类的身体真的太脆弱了,疼的他想哭,可他要忍住。

    助理小蒋又是给他扇风,又是给他递水,伺候的无微不至,他一个人领三个人的工资,来之前可是亲口跟经纪人保证,绝对要照顾好他的。

    本来他还有点担心的,毕竟白少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但进了剧组之后他才发现,对方竟然修身养性了,比以前好说话了不少,好像全身竖起来的毛都顺下去了,他的这份工资,领的非常的轻松。

    见他揉腰,小蒋立马凑过去小声问道:“白少是哪里不舒服吗?刚刚受伤了?”

    “只是撞了一下,没事。”

    小蒋还是有些不放心,刚要再问一句,这时候导演和男一过来了。

    男主是影帝苏期扮演的,他今年三十多了,和二十三四的成小亲王差的有点多,但他包养的很好,加上演技精湛,硬是将男主的那份少年意气表现的淋漓尽致。

    影帝性情随和,刚进组那会儿,因为档期问题,延迟了三天才来,为表歉意,他请全剧组的人吃了一顿大餐,又很诚恳的道了歉,可以说很会做人了。

    这是九溪无论如何都做不来的。

    娱乐圈这地方,演技当然重要,后台也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情商要高。

    九溪不擅长与人交往,他也不在意这些,但不知道为什么,全剧组上下,还真没什么人讨厌他。

    “小白,我和他们商量过了,电影里琴师出场的那首琴曲,想用你弹得那个,我就想问一下,那曲子叫什么名字,是谁写的?”

    “论美貌,你们都是辣鸡。”九溪迟疑了一下,道:“一个朋友写的。”其实是兄长大人写的,但他不嗯呢该这么说,因为白西彦没有兄长。

    听到的人都愣住了,江成胤几乎要怀疑自己耳朵不行了,“你说啥?”

    “朋友写的。”九溪眨着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心虚。

    “不不不,我是说前一句。”

    “昂?”九溪顿了顿,“论美貌,你们都是辣鸡?”

    事实证明,他的耳朵没坏,江成胤和苏期面面相觑,他用一种我见识少,你别驴我的语气问道:“这是——名字?你弹得那首曲子的名字?”

    “嗯哪。”九溪很认真的点头。

    “这算什么名字?你弄错了吧!”那么高雅娴静内里却暗藏杀机的琴曲,这么让人一言难尽的名字,取名的是哪个鬼才?!

    “没有弄错。”九溪想了想,再次确认道:“当时很多鸟在舔自己的毛,兄、我那个朋友就坐在旁边弹这首曲子,我觉得很好听,特意问他这是什么曲子,他当时说的就是这个。”

    这话说完,别说江成胤了,就连苏期这个长袖善舞,从来不会和人冷场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成胤干笑一声,“那、你那个朋友的联系方式能不能给我一个,我想跟他买一下琴曲的版权。”当然,如果能顺便商量着改一下曲子的名字就更好了。

    九溪一愣,他有些慌张的说道:“没、没有联系方式,曲子、你看着随便用就行,不用买版权。”

    他实在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脸开始发烫,好在江成胤没有注意到,他只是拍着大腿说道:“版权是肯定要买的,这是原则问题,但你怎么会没有联系方式?电话,微信,□□,邮箱,一个都没吗?你们不是朋友吗?”

    九溪已经被问懵了,完全说不出话来,一个谎言,往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兄长大人说的果然都是对的。

    幸好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苏期出声解了围,“好了江导,你也要给他时间去问嘛,或许他和他的那位朋友吵架了呢?曲子的事情又不急,小白还能跑了不成?”

    苏影帝既然这么说了,江成胤也不好再问下去,正好这时候有人喊他,他就先离开了,这让九溪狠狠的松了口气。

    苏期见状,笑道:“你要实在为难的话可以直接拒绝的。”

    九溪皱眉,“不为难,江导很喜欢那首琴曲,可以直接给他的。”

    苏期心下微动,他想了一下建议道:“你也可以让你朋友写一份授权书,你转交给江导就可以。”

    “还可以这样的吗?”九溪先是惊讶,然后又有些苦恼,兄长大人在另外的世界,要怎么让他写授权书。

    苏期叹了口气,直白的说道:“一份授权书而已,到底是谁写的并不重要。”

    九溪眼睛亮了起来,抓着他的手说道:“谢谢你。”

    他的这份纯然的高兴也感染到了他,苏期几乎是感慨的说道:“你和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昂?”九溪不解,“哪里不一样?”

    苏期摇头笑道:“谦逊低调,和传说中的纨绔子弟一点都不一样。”

    九溪被夸的有点脸红,他托着下巴干咳一声,“没有没有,你过奖了。”

    苏期又想叹气了,明明是自己写的曲子,非要害羞,说成是朋友的,然后连谎话都不会说,一句话漏洞百出,还脸红,而现在被夸了两句就不好意思,但那双眼睛里分明写着,再夸夸我吧。

    这样可爱真诚,一点都不作伪的人,竟然被人说成那样,他都有点生气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