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江叙穿着浴袍, 顶着满头的泡沫来到宋烬远房间门口时,幽幽地望着需要指令才能进的银白色强化门,半天没吭声。

    两人的房间相隔不远,他走过来的一路上, 一个人都没遇到。

    静静站了会儿,头上的泡沫沿着脖子滑下来, 掉在黑色的地板上, 显得非常突兀。

    刚才停水后, 他在整个房间找遍了, 愣是没有找到一滴水, 哪怕是喝的水都没有, 头上的泡沫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变少, 却也使头发变得粘腻不堪。

    不是没有想过就这样睡了算了,但看到那张柔软又干净的床, 就算他狠心躺上去, 全身上下黏黏糊糊的,怎么可能睡得着。

    但是真站在门前了,江叙又犹豫起来,半晌没有动作, 跟门上的电子管家大眼瞪小眼, 满脸写着纠结。

    敲不敲门,这是个问题。

    系统忍不住出声“……来都来了。”

    江叙“……”

    “滴——”的一声,大门上的指示灯闪了两下,代表着通过权限, 门自动向两步敞开。

    从门里望进去,并没有看到宋烬远的身影。

    江叙试探地喊了声“宋元帅?”

    没有人应答,难道出去了?

    想到这个可能,江叙加快脚步,直接往宋烬远房间里的洗浴室走,走得太急,却不想撞入一个带着水气的身体,整个人贴在对方怀里。

    抬头一看,宋烬远下半身松松地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光着,头发披散在他的身后,浑身上下带着刚刚沐浴完的清爽,垂着眸子,看起来似笑非笑。

    江叙像是碰到什么烫手山芋一样猛地往后蹦,他想起了宋烬远的洁癖,心里突突地直跳。

    反射性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做错什么了?”

    江叙看向宋烬远那双手,此刻未戴着手套,脑海里浮起上辈子的事情,迟疑地说;“我看您总是带着手套,以为您不喜与人接触。”

    屈腿坐在身后的大床上,宋烬远慵懒地一笑,“以前有些严重,后来接触得多了就改了,只是带手套的习惯仍在。”

    洁癖这种东西是这么容易就改掉的吗?

    明明上一世他死前,宋烬远的症状都还很严重,为什么说改就给改了?

    今天的剧情也像是疯狗一样拉不回来了呢。

    但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往浴室的方向瞥了一眼,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呃,方便我借用一下……”

    “当然,请便。”宋烬远微笑。

    他笑的时候血眸微眯,嘴唇微微上扬,明明是个很简单的笑容,却让江叙觉得有一种很强烈的既视感,非常像一只披着人皮的大灰狼。

    等进了浴室,江叙就知道宋烬远刚才为什么这么笑了,娘的,这浴室墙的材料是近乎透明的,里面人的一举一动,从外面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变态还是你宋烬远变态。

    头上和脖子上的泡沫都快干了,江叙站在浴室里,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他只是想洗个澡而已,却像极了一场历经多次劫难的取经。

    “怎么了?不会用吗?”宋烬远出现在浴室门口,随意地靠在门上,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江叙。

    脱去了军服和正装的江叙,身上的浴袍不怎么合身,显得他稍显瘦弱,此刻眉头微皱,看起来有些气闷,满头的红发耷拉下来,像淋了雨的小兽。

    宋烬远一直觉得,江叙不该出生在军人家庭,他应该做个单纯的普通人,穿舒适的衣服,过安全而无惊无险的日子,而不是来到军校里,整天与战争和政治打交道。

    眼神微暗,他主动在墙上按了一下,语音系统提示“请问您有什么需求?”

    歪了一下头,宋烬远示意江叙开口。

    不相信宋烬远有那么好心,江叙试探地说“我希望这里,隐蔽性更强一点……”

    “好的,正在将墙壁透明度调至最低。”

    语音结束的瞬间,四周的墙壁的颜色慢慢加深,仿佛蒙了一层灰白色的磨砂物质,恰好阻隔视线。

    语音系统十分体贴地确认“请问10的程度可以吗?”

    “可以可以。”

    江叙连连点头。

    宋烬远低声笑了下“系统记录的是我的默认数据,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直接提就是。”

    实锤了,宋烬远洗澡的时候喜欢把可见度调到最高!

    将手放在浴衣的腰带上,江叙顿住,朝门口的宋烬远望了一眼,谨慎地开口“我要洗澡了,能不能……”

    江叙发现自己面对宋烬远的时候,话总是说一半就被对方的眼神镇住,显得十分怂,但他忍不住就断了话尾。

    目光短暂地停在江叙的腰带上,宋烬远沉默了一会儿,关门出去。

    反而弄得江叙心里有点不理解,这一晚上宋烬远的操作,反复无常,有时候又干脆得出乎意料,好像停水真的只是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