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第40章
    贺宙仰靠着坐在椅子上, 身上的衬衫早就扔到了一边。

    淅淅沥沥的水声从没关严的移门缝隙中钻了出来,飘进耳朵, 可他脑子里想的不是眼前人洗澡的模样,而是那个骑在马背上,昂首挺胸,笑得明媚又张扬的身影。

    两个季屿是截然不同的个体。

    他知道,但今天又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长睫垂下,目光落在摊开的手掌上。

    干燥的指腹轻轻摩挲, 贺宙想起了那泛红的耳垂和柔软的掌心,那时的季屿乖乖地站在他的面前,是一副任凭自己处置的模样。

    可一上马,他就变了。

    乖顺被肆意和洒脱替代, 尤其是那坐在马背上垂眸睥睨自己的模样,明艳又高傲,好像全世界都应该在他的脚下。

    贺宙眸色渐沉, 喉结也动了动。

    那个眼神不管什么时候想起来, 都刺激着他心底的征服欲。

    可只有征服欲吗?

    好像又不止。

    他单手支颐, 深沉的眸子看向浴室。

    “季屿。”贺宙忽然道。

    开了口, 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低哑。

    “嗯?”

    浴室里传来一声混着水声的回应。

    贺宙的手指动了动, 他忽然起身, 走到浴室门前站住。清了清嗓子,又问“你什么时候学的骑马?”

    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好好地了解过季屿。

    除了知道他来自过去、学习很好、性取向女之外, 什么都不知道, 所有的信息还都是季屿主动透露, 而不是由他发现。

    他早该想到这一点,早该好好地了解他,可怎么现在才想到?

    啧。

    浴室内。

    朦胧的雾气包裹着全身,水流从头顶哗哗流下。

    季屿随口回道“十岁吧。”

    他现在正在为手上的东西发愁。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为身后为什么会流出这种东西而发愁。

    他刚做完洗标记的手术,今天又打了针抑制剂,发情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他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失去理智,浑身也没有发烫。

    只是有点痒而已。

    心里有点痒,身体也有一点痒。

    都在忍受范围之内,但又令他挂心得很,做不到视而不见,特别想弄懂原因。

    “是谁教你的?”门外的贺宙又在问。

    季屿关掉水龙头,拿毛巾擦了擦手。

    他一边从换下的衣服口袋里找手机,一边回道“我爸教的。”

    “你以前的……家,是什么样的?”

    季屿翻出手机,随口回道“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就问问。”

    季屿打开手机,注意力全在屏幕上。

    他哒哒地打着字,嘴上含糊应道“就我和我爸,家里还有一条狗,家里很和谐,什么都很好。”

    说完他看了看四周,走到浴缸边坐下。

    搜索的问题也有了答案,但答案稀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他想了想又缩小范围,把题目改成——打了抑制剂后,为什么下半身会发痒流水?

    按下搜索后他整个脸都红了,总觉得自己在干什么特别羞耻的事。

    门外贺宙似乎又问了什么,他没听清。

    “你说什么?”

    “你喜欢狗吗?”贺宙又问了一遍。

    季屿嗯了声“喜欢啊。”

    他伸手刷着屏幕,看着上面的一条条答案,越看越懵逼。

    有x生活吗?有的话正常,要么是欲求不满,要么就是同房以后炎症感染,去医院查一下就行。

    打了抑制剂还这样?你家alha在身边吗?是不是故意刺激你了?

    可能是天生的欲望比较强烈。

    是对着某个人才这样吗?我跟我家a在一起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想他太阳我,身心都超渴望他~

    是不是怀孕了?怀孕的时候打抑制剂也没用,身体还是会本能地渴望被进入,宝妈和宝宝都需要信息素,渴望会比平常强烈,但都是正常的生理需求。s不是的话当我没说。

    ……

    ……

    季屿呐呐“好像都不是啊……”

    他上个月刚去的医院,也刚做完体检,有什么病医生应该会说,难道是这几天突然得的?可他又没做什么,就算有病也不该是那地方有病啊。

    再说x生活,他也没有,欲望强,不存在的,还什么怀孕,就更是扯淡。

    倒是这个对某个人这样的答复令他有点在意。

    因为他每次脖颈发烫,还有身体出现异样,似乎都是和贺宙在一起的时候。

    可他已经洗掉标记了,而且……

    季屿摸了摸脖颈。

    他虽然能够感受到贺宙的信息素,但戴着颈环的状况下,就那么一星半点的味道也不该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所以,信息素可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那是哪里有问题?

    季屿拧眉思考,倏地,他整个人震了一下。

    他眼睛睁大,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答案,就是——

    他其实是个gay。

    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不跟女孩子玩,身边永远是一群的兄弟,他喜欢和朋友打篮球,喜欢呼朋唤友出去玩,喜欢和兄弟一起烤肉撸串……

    他喜欢的种种种种,似乎都和女生没有一点关系。

    脑筋往这个方向一动,思绪就打也打不住。

    季屿越想越慌,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如此。

    他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在浴室里走了圈后干脆靠墙蹲下,然后焦躁地咬着大拇指,另一只手在网页搜索栏中输入——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gay?

    然而这问题根本搜不到什么东西,因为现在的社会存在六种性别,男女abo之间什么样的搭配都有,根本不存在gay不gay的说法。

    所以他在一个搅基正常的社会问男生喜欢男生正常吗,就等于在他原来生活的社会问男生喜欢女生正常吗一样,别说回答,这种提问都极其稀有。

    季屿有些傻眼。

    ——这要怎么弄?那他现在到底算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哗啦”一声响起。

    移门被推了开来,贺宙探进上半身,他拧眉看着蹲在地上的季屿,问“你没事吧?”

    季屿看着他,顿了顿道“……我没事啊。”

    贺宙还记着上次的乌龙,他又问“缺氧?低血糖?头晕?”

    季屿摇摇头“都没。”

    “那你蹲在地上干什么?”

    贺宙往里走了一步,“刚才我跟你说的话你为什么不回?我还以为你又晕在里面了。”

    季屿没有吭声,因为他的注意力全被贺宙侧腰上一道红色的划痕吸引了。

    他蓦地想起中午比特犬从旁经过,贺宙把他拉进怀中,而他一时没能站稳,所以手上没有轻重,用力地在贺宙身上刮了一下。

    当时他只知道贺宙的衣角被自己扯了出来,没想到还留下了这么重的痕迹。

    痕迹很长,粉色的一条,从腰侧一直往下,在皮带处戛然而止。

    旖旎又暧昧,引人窥探。

    贺宙问“在看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