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刀剑护理
    第四十五章

    源纯听见自家师尊对于柳白简毫不掩饰的嫌弃, 立马出声维护道“师尊,莫要以貌取人。”

    他一本严肃的说道“柳师侄虽然人小了点,看着不那么可靠,难以取信, 但是他的能力过人,绝非普通之辈。”

    “……”站在一旁听着他这般说的柳白简。

    你们师徒两今天是来埋汰他的吧!

    柳白简听见源纯的话, 目光看着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心道虽然你维护我, 我很高兴, 但是你这真的不是故意在反讽他吗!?

    难怪祁师叔事先要找他与他解释一通源纯的性子不同于常人, 不然就冲源纯这开口就得罪人的行事, 很难有朋友了。柳白简心下不禁叹了口气, 对于源纯不同于常人之处再次有了更深的认识。

    而前方坐在亭内的归元天尊却听明白了源纯话中的意思,并没有像一般人那般认为源纯是故意在嘲讽柳白简, 他对着源纯顿时冷哼了一声, 说道“这就维护上了,为师还未说什么。”

    源纯闻言目光看着他,顿时语气不赞同说道“师尊,你还想说什么?”

    “……”归元天尊。

    你这样说, 还让为师能说什么!?

    归元天尊顿时被源纯这耿直不会说人话的性子给气死, 原本想说些什么现在也不能说了,他不要面子的?

    “你以为我要说什么?”归元天尊没好气对着源纯说道。

    源纯一脸耿直的说道“我非师尊怎知师尊想说什么?”

    说罢还用一脸“你真任性、真无理取闹”的表情看着归元天尊,说道“师尊你不说你要说什么,弟子又怎知你要说什么?”

    “……”归元天尊。

    “所以, 师尊你想说什么?”末了,源纯目光看着面前归元天尊,表情认真的说道。

    逆徒!逆徒,逆徒啊!

    归元天尊被耿直人设不崩的源纯气的脸色都发红了,嘴唇哆嗦,目光瞪着他,被气得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站在一旁目睹了这对师徒相处的柳白简顿时也是目瞪口呆,大开眼界,他觉得源纯完全没必要请他来给归元天尊保养治疗身体了,只要他每天少气归元天尊一点,归元天尊就能身体倍好、寿元无限了。

    要是哪天归元天尊不幸离世猝死了,怕不是被源纯给气死了。

    大概归元天尊心下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决定不去理会这个不肖逆徒,转头目光瞪着站在旁边的柳白简,没好气说道“你站那么远做什么,不是要给本座问诊吗?”

    被喊道名字的柳白简心下特别能理解现在归元天尊的心情,所以也没多话,立马麻溜的走了前去,然后站在了距离归元天尊三步外的地方不动了。

    归元天尊等了他半响,就见他站在那里像根木头一样一动不动,顿时语气奇怪说道“你怎么杵在那里不动?”

    随后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恍悟说道“原来如此。”

    “……”柳白简。

    等下,他还什么都没说,你就原来如此了?

    对于归元天尊这个原来如此,不知为何柳白简心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能够养出源纯师叔这样徒弟的归元天尊的脑回路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子肖父。

    “早听说了你们人修问诊时需要望闻问切。”归元天尊看着面前柳白简,爽朗大气的一笑说道“你是担心冒犯本座所以才站在那里不动?无碍,本座既然允了你前来便不会在意这等小事,本座允你冒犯。”

    “……”柳白简。

    没错了,归元天尊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奇葩”。

    果然这些器灵成精的灵修,就没一个正常人,都不是人了,还怎么能正常!

    柳白简在心下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前迈了一步,对着面前归元天尊语气平静说道“那弟子便斗胆冒犯了。”

    闻言,归元天尊脸上表情不以为然,说道“本座说了允你冒犯,那便绝无虚言,你不必有所顾忌。”

    这般说着,归元天尊便抬起了长袖,露出了一截白皙瘦削的手腕,便要朝前对着柳白简伸出手。

    “那请天尊将您的本体剑交给弟子。”柳白简继续说道。

    “……”归元天尊。

    闻言,归元天尊的手顿时便僵在了半空中,久久不动。

    归元天尊听见柳白简这句话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转头,目光看向另一旁的弟子源纯,你找来的这少年怎么回事?

    然而站在一旁的源纯面色平静冷硬,目视前方,绝不斜视,看也不看来自旁边师尊望过来的眼神,视若无睹。

    “……”归元天尊。

    逆徒,逆徒,逆徒啊!

    眼看这徒弟是靠不住了,归元天尊只能自己上了,所以他转头目光看着面前柳白简,脸上表情瞬间沉了下去,声音冰冷说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还请天尊将您的本体剑交给弟子。”柳白简面不改色的重复了一遍说道。

    归元天尊闻言顿时浑身气势一震,朝前对着柳白简便释放出威压。

    “天尊您说过的允许弟子冒犯,还说了绝无虚言。”顶着归元天尊冰冷的神色和威慑,柳白简补了一句说道。

    “……”归元天尊。

    是他说过的话没错,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他的冒犯,是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