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点游戏3
    陆以箫咪了咪眼, 在男修更上层的天空, 一群黑压压的修士围聚着,手持武器明灭闪烁,大招要发不发。

    若是刚才她顺利拿到了号牌, 怕是顷刻间要被轰成渣渣。

    这男修是故意一路飙速与她竞争, 好激她去拿。

    这一关与之前不一样,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有的人为了抢得号牌, 也不介意先灭几个厉害的对手。

    陆以箫迅速飞离这块, 朝着人相对较少的外围而去。

    在其他人围攻拿到号牌者的时候, 她在周边悄然观察着。

    修士拿到号牌后需要神识进行录入,要耗费三秒的时间。

    三秒钟,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呼一吸之间的事,而能否在这三秒钟内承受数百人的猛烈攻击, 同时分神去认证号牌, 这就是筑基修士中拔尖那拨和普通的区别。

    经过认证的号牌会散发光芒成为屏障, 在一分钟内保护修士不遭受任何攻击,而在这期间修士也不能施法攻击别人。

    一分钟后,保护屏障消失, 这个号牌也无法再被人抢夺, 自动悬挂在修士胸口位置, 荧光代表的数字闪闪发光。

    这十分钟结束, 陆以箫游荡了一圈,了下大概一万枚号牌中只有不到一半被人认证,有的在争抢中被毁、或落入海中。

    而这, 还只是在十个数字里,最不重要的“1”号牌。

    小语突然提醒,声线绷的紧紧的,“还有十秒钟,即将进入第二轮。”

    “知道了。”陆以箫点头,这就是她刚才校准时间,设置闹钟的用意。

    正在这时,鲲鹏开口了,“第一轮,认证号牌4876枚,淘汰选手9807人,剩余选手69348人。”

    没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话音未落,羽翼一挥,广袤无垠的天空向下洒落万张“2”号牌。

    这一次,陆以箫忽然一改之前预想的方案,不再藏拙,全力以赴夺取号牌。

    最擅长的速度一出,无人争锋!宛如流星拖着烈焰划破天空,一下就将一张号牌抢在手中。然后头也不回朝东边逃窜,还不忘在空中留下障眼阵法。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能望着她消失的方向气急败坏。

    “我艹!”有的追了一截,到处都战成一片,她东奔西蹿,混在人群里,一会儿就被甩掉了。

    陆以箫假借攻击这方拿到号牌修士的伪装,又甩掉一个从那边跟来的修士。她没有停下来认证号牌,而是继续伺机而动,中间不停变装变幻形态,去抢更多号牌。

    十分钟很快过去,鲲鹏播报了第二轮剩余人数。

    人群中,陆以箫喘着气,唇角血迹斑斑,法衣破烂,脚下的风火轮光焰若风烛残火时明时暗,彰显主人经历了怎样一场恶战。

    周围的修士目光一扫她胸前,没有号牌,一个实力不济、才第二场就没了护体灵气的女修,顿时没有兴趣地移开目光。

    陆以箫舌尖悄然舔舐咬破嘴唇时牙齿沾染的血迹,羽睫下一双墨黑的眼幽光粼粼。

    做戏,她可是专业的。

    于是第三轮、第四轮,有时收获颇丰,有时一轮中一枚也没抢到。陆以箫继续把伪装进行到底,时不时换一个造型,反正混战中也很难分辨出对手是不是片刻前跟许多人一起攻击过你的其中一个。

    一轮又一轮,从数字“五”开始,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陆以箫喘口气稍作修整,许多之前没动手的修士开始动手了。

    能够耐心到现在才出手的,要么是对自己绝对自信,一鸣惊人;要么就是对自己相当了解,晓得是什么程度,所以不在前面浪费法器和灵力。

    前者有实力,后者有智力。都不是好对付的。

    小语不知道陆以箫为什么在第一轮听到鲲鹏广播后忽然改了主意开始动手,接下来战斗紧张她也不敢插话打扰对方,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

    她怎么敢拿到号牌还不进行认证!

    她怎么敢,手里捏着如此多的号牌!

    “本轮淘汰8735人。”

    “本轮淘汰9470人。”

    “本轮淘汰13890人。”

    一轮轮过去,损伤率超过90的考生被自动传送走,剩下的考生越来越少,到了高位号牌时每一场战斗都是殊死搏斗!

    不是一个人对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是对几十、上百、甚至上千!

    有考生看到堪称惨烈的战斗场面,吓得自己跳海弃权,心志不坚的更是主动要退出。

    而留到最后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当然,夜路走多了总要闯到鬼。随着人数的锐减,总要碰上两三个有交情的

    “还我号牌!”

    陆以箫刚从一个女修手中抢到九号牌,对方怒斥着攻击过来,她立刻转向逃跑,女修死心眼的很,不放弃地坚持跟随,陆以箫溜一圈人没甩脱,没想还遇到另一人,对方一看她大叫,“是你!我去你妈的!”

    这下身后有追兵前方有拦路虎,陆以箫当机立断放弃继续抢号牌,立刻拿出防御法器,把九号牌给认证了。

    三秒钟时间,两人的攻击一前一后击来,而陆以箫身上亮起光晕,将她牢牢护住。

    她对着追赶过来满脸愤怒的两人,粲然一笑,“不好意思,号牌我就收下了。”

    她扬起手,十根手指中夹着号牌,宛如过去戴着十枚钻戒来炫耀的暴发户,在众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注目中,朗声道,“我这里有多的号牌,谁出的价高,我就卖给谁。”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现在距第十轮投放九号牌才刚刚过去3分钟,距离本场考试结束还有27分钟。

    除去已经认证的一张,她手中竟然还有足足9张牌!

    一时间,听闻她居然有多的号牌可以拍,围聚了四五百好人心思各异的修士,天空上乌泱泱一片。

    有人惊诧低骂,“我去,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