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杜高志当然没有发现什么, 苏茴一直注意着周边的情况的,要是有人来不可能发现不了,他是在苏茴离开后才过来的。

    而文学倾有个毛病,做什么入了神以后, 他很难发现周边的情况, 他刚刚入神了, 时间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

    杜高志居高临下“文同志, 你在做什么呢?在忙啊。”

    他打招呼, 说了一句废话。

    他在做什么, 在忙什么, 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不过现在, 文学倾还在提心吊胆,担心他看到了什么, 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割猪草。”

    杜高志“嗯”了一声“最近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 当然有, 不是你说减了他们分得的粮食数量, 他们怎么会过的这么捉襟见肘?

    他很想这样说, 但是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早就懂了,他不肯说一个准话, 只是反问“什么, 什么困难?”

    杜高志的眼里有着恶劣的笑容“什么困难?我怎么知道啊?我看了你之前交上来的悔过书,哎呀,不是我说, 你写的也太没有诚意了。你说的那些都是虚的,没点实际的,你们这些文化分子,都有这个毛病,清高,不愿意直接承认,悔过也不实际,应该再诚恳一点,老实交代你们的错误,争取组织的宽大处理……”

    他得意的看着在他的话语下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的文学倾,呵呵,这就是知识分子,以前高高在上的知识分子。

    以前他主动问个话,都不带搭理的,现在呢,真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现在的境遇两边倒了个个,大学生多牛逼啊,现在呢,教那些牛逼的大学生的老师,都要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唯恐得罪了他,这真是让人太有成就感了。

    文学倾全程沉默的听着他说话,一边还不耽搁自己的活,如果不是他的手微微颤抖的话,谁也看不出他内心的不平静,忍字头上一把刀,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忍,他不是了无牵挂,他还有很多事,不能就这么折在这里……

    好好的发泄了一通从张成业那里积攒的不满,终于心情舒畅不少,杜高志哼着歌回去了。

    苏茴不知道在她走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被他知道的话,杜高志不死也残,势必要让他为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从某一方面来说,苏茴是一个很独的人,在没有侵犯到她的领域范围之内的话,她只会用一双漠然的眼睛看着。

    像之前杜高志之前对村里人的立威,或者是想找知青点的茬,苏茴都没有做什么,他们不在苏茴的领域范围之内,被她规划到自己领域范围之内的不多,就原身的血脉亲人及好友而已,至于其他人,就是路人。

    杜高志给这村里带来的变化,还被她作为了教材,用来教育四个小孩是社会险恶的一面。

    如果威胁到了他的领域,她还会给他们上一堂课,那就是人干坏事多了终究会踢到铁板,被正义所消灭。

    再没有招惹到苏茴之前,苏茴不打算插手,世界上的不平事,太多了。

    这种事文学倾有自尊心,不会跟别人说,所以苏茴也不知道。

    她回去没多久,张保国和张卫国捧着一些野果回来了,这是他们在山里的收获。

    苏茴招呼张保国一起进去厨房,她之前教他怎么做酱,他们分别做了一罐子豆酱,她做的那一罐子是赵夏兰要的,张保国做的那一罐子就是练手的,看着这两个罐子,张保国明显有些紧张。

    “不知道我做的好不好吃,要是不好吃,那就有些可惜了。”

    苏茴无所谓“不好吃也没关系,能吃就行,你把它吃了就不可惜了。”

    张保国“……”所以一定要好吃啊!要是做的不好吃,估计除了他没人愿意动筷子,全都去吃妈妈做的,他要是不吃的话,那就真的浪费了。

    不过幸好,他做的味道还算过得去,毕竟是有苏茴在旁边把关的,做的是少了几分味道,比起其他人家做的也不差了,第一次做就有这个结果,张保国已经挺满意了。

    这是为自己以后做准备。

    他要是进了军队,想要吃,全部让妈妈寄过去多麻烦啊,他自己学会了,那就不一样了,只要买些豆子买好材料,自己随时能做。

    带来丰收的秋天过去,冬天来临,刚入冬没多久,周小晴就到了临近生产的时候。

    她到了月份就去了镇上做检查,李满芬想要苏茴帮她接生,省了那几个请接生婆的钱,她可不答应。

    她去镇上做了检查,推算什么日子要生,那几天格外的注意,一发动立刻就让人送自己去医院。

    她要去医院里生,张贵都听她的,虽然会花钱,但是媳妇更重要,他要是不答应的话,她肯定又要跟他闹脾气了。

    周小冬和周小雷也倾向于去医院,自己在家生谁知道会不会出意外呢?

    在医院里,是有医生驻扎的,有什么意外也可以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

    她发动的消息是张卫国回来说的,在摘野菜的时候遇到了张凤华,她说的,早上发动,现在是下午了,还没有其他消息。

    张贵和两个小舅子都去医院守着了,李满芬也去了,其他人就照常干活,赵来娣知道的时候就在翻白眼,大家都这样生,就她不一样,不愧是城里来的娇小姐。

    说是这样说,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他自己心里有多酸,她明明是大嫂,但是在两个妯娌身上都没有得到什么成就感,反而时不时的就浸在酸水里面。

    能去医院生当然更好,她不是不懂,但是去医院生要钱啊,还耽误工夫,有那节省下来的钱,存起来给儿子娶媳妇不好吗?

    有她在外面传播,周小晴在一票妇女中的口碑又降了一些,娇气这个词,钉的更牢了。

    生孩子的时候,周小晴觉得自己要死了,生孩子真的太痛了,她叫的歇斯底里,因为她吃的不错,肚子里的孩子营养比较充足,相对于大众来说,个子是不错的,有六斤多,是个男孩。

    刚生完周小晴就失去了意识,不知道是男是女,在醒来的时候,天有些蒙蒙的,不知道是下午还是早上,她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今夕是何夕。

    视线从上方的天花往下移,她看到了趴在床边的张贵,他的眼底有着明显的青黑,而他的旁边,有一个被小被子包起来的婴儿,皮肤红红的,丑丑的,像个小老头,不过这个小老头的头发很茂密,这就是她生的孩子吗?

    是儿子还是女儿?她看到了半张侧脸,想要略微抬起身体看个正脸,但是全身拥有感知,却无法控制,动不了,怎么会这样?

    她用力大了一点,轻微的动了一动,痛!再也不敢动了。

    “咔嗒——”门轻轻地被推开,张小雷进来,看到他姐睁开眼睛,已经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姐!你醒啦!”

    他的声音一时忘了特意压低,张贵听到动静醒了过来。

    看向周小晴,也露出笑容来“你醒了!”

    周小晴嗯了一声,视线根本没有从小孩身上挪开过“孩子。”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几近气音,不靠近听根本听不到她说话。

    张贵小心又笨拙的抱起儿子给他妈妈看“你看,是我们的儿子,是个男孩。”

    周小晴终于看到了正脸。

    跟其他刚出生的小婴儿一样,小小的,丑丑的,但是这是自己生出来的,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柔软了。

    原来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