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是不是没飞错界
    孟和挽起袖子, 准备在厨房里大显身手,方姨笑眯眯地拿起菜刀,一刀剁了鱼头,他讪讪地后退, 让出主厨的位置。

    大少爷终于醒了, 他和方姨喜出望外, 抢着要给少爷做顿好吃的, 方姨那干净利落的一刀, 抢到了主导权。

    昏睡三天的人肠胃脆弱, 不宜吃太油腻的食物, 征得伊先生的同意后, 孟和在山庄的池潭里捞了一条鱼,那鱼不知是什么品种, 肉多刺少, 味道鲜美, 熬成鱼粥再撒点小葱, 口感滑嫩, 美味无比,最重要的是滋补身体。

    除了鱼粥外,方姨又煮了两个笨鸡蛋, 让孟和一起送上楼去。

    “少爷?”孟和端着托盘进卧室, 发现殷深意靠在床上闭着眼睛,以为他又睡着了,不禁担心地又唤了两声。

    “嗯?孟和?”假寐中的殷深翊睁开眼睛, “是什么?好香!”

    孟和松了口气,把托盘放在床边的小桌上。“是方姨熬的鱼粥,还有水煮鸡蛋。”

    “喵~”小奶猫闻到香味,四脚并爬,硬是挤到床边,小短腿蹬了蹬,跳上小桌子,接近热腾腾的鱼粥。

    “小心。”孟和用手挡了下,怕小猫烫到。这只小奶猫来了后,对大少爷的床情有独钟,对他做的猫窝不屑一顾,嘴巴挑得很,特地做的猫饭不吃,非盯着池潭里的鱼,伊先生可怜它,允许它每天吃一条。那鱼的个头有两个小奶猫般大,却被啃得干干净净,按这猫吃鱼的速度,池潭里的大鱼迟早有一天会被吃光光。

    中午已经喂过这小猫了,所以孟和坚决维护大少爷的鱼粥。

    小奶猫蹲坐着,仰起小脑袋冲孟和喵喵叫。

    每天一条小鱼,对龙来说,连塞牙缝都不够!别看它现在体积小,它胃口好得能吞一百斤鱼信不信?这山庄的主人忒小气了!

    孟和见小奶猫不停地喵喵叫,不解地问殷深翊“少爷,它又饿了吗?”

    殷深翊伸手点了下小猫的脑袋。“它嘴馋,不用理。”

    “喵喵!”小奶猫举着爪子要抗议。它根本没吃饱,它要加餐!被封印了三千多年,又打了一架,体内灵气严重不足,要很多很多带灵气的鱼,才能满足它的胃口。

    孟和也觉得小猫纯粹是嘴馋,他在网上查过,小奶猫应该喝羊奶粉,而不是抱着活鱼生吃。这只猫古怪得很,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少爷,先喝粥吧。”孟和端起碗,一副要帮忙喂的架式。

    “我自己来。”殷深翊接过碗,用勺子盛了一口,吹了吹,吃进嘴里。

    躺了三天,确实饿得慌,连吃了四五口,他放缓速度,对孟和说“很好吃。”

    孟和欣慰地笑“好吃就多吃些,不够楼下厨房里还有。”

    “嗯。”

    殷深翊专注地吃完一碗粥,两个鸡蛋,终于饱了,他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温和地对孟和说“这几天让你和方姨担心了。”

    孟和把空碗放回托盘,从小奶猫的爪子下救出鸡蛋壳。“只要少爷恢复身体,便万事大吉了。”

    “以后会越来越好。”殷深翊道。

    “少爷能说说那天的情况吗?”孟和对他们遇到蟒蛇的事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惊险,让武术高手的伊先生一身狼狈,少爷直接昏迷。

    跳回床上的小奶猫耳朵一动,瞪圆了金色的眼睛。

    听到“蟒蛇”二字,它就气不打一处来,堂堂神龙,竟被那小修士说成蟒蛇,威严何在?

    殷深翊摸了摸小奶猫,逗弄着它的下巴,眼神凶狠的小猫瞬间软萌。

    “当时我们沿着溪涧走得有些远,不小心闯入了蟒蛇的地盘,那蟒蛇腰有水桶粗,长十多米,攻击性强。”殷深翊轻叹道,“你也知道,我长至现在,哪见过这么可怕的蛇?一时受了惊吓,不争气地昏睡过去了,幸而小景厉害,制服了蟒蛇,救了我一命。”

    孟和听到水桶粗的蛇,倒吸一口气。他们从小生长在城市,除了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哪有机会看到大型动物?一条手指般粗的蛇都令人毛骨悚然,何况是水桶般粗的大蟒蛇了。

    “伊先生一定战斗得很辛苦,那天回来,衣服破了,脚上全是伤。”孟和说。

    小奶猫趴在被子上,晃着尾巴。

    那天它才辛苦好吗?圣级境界居然斗不过一个小筑基,简直丢龙族的脸。

    越想越郁闷,小奶猫把脸埋进了爪子里。

    殷深翊轻轻揪了下它的猫毛,说道“我们该好好谢谢他。”

    孟和点头。“是啊,不知伊先生需要什么?”

    殷深翊道“一会我问问他。”

    孟和端着托盘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什么,他停下脚步。“对了,少爷,巩坤似乎有事找你,前天特地上山来看望,昨天又急着下山了,今早打电话来问了好几次,少爷要不要给他回个电话?”

    “好。”

    殷深翊等孟和出去了,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他按下开机键,屏幕闪了闪,又关机了。

    没电?

    他找了一圈,看到桌角的充电器,伸手完全够不着,胸以下的身体挪不动,只能干瞪眼。

    “苍章,帮我拿下充电器。”他转眼看着小奶猫。

    小奶猫停下玩尾巴,听话地跳到桌上,爪子按在充电器上,好奇地拍了拍。

    “别玩。”殷深翊语气轻柔,却充满了威严,小奶猫瞬间收了玩心,乖乖地轻咬电线,拖到床边。

    殷深翊拿到充电器,插在床头的插座上,给手机充上电,等了好一会儿,手机终于能开机了。他在通讯录里找到巩坤的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铃声响了一下,电话立即被接起来了。

    “大少爷?”巩坤接到电话,兴奋地加重脚上的力道,把下面那趴在地上黑衣人踩得更狠了。

    黑衣人鼻青眼肿,苦不堪言。

    “是我,孟和说你有事找我?”殷深翊一边逗猫一边问。

    “有事!大事!”巩坤踢了黑衣人一脚,示意保镖把人拖走。他拿着手机,进入客厅坐在沙发上,从兜里抽了根烟,夹在手指上,“这事不好跟孟和说,他脑子直转不了弯,说多了怕他坏事。”

    “是殷哲的事吧?”殷深翊淡然地问。

    “哎?大少爷你知道?”巩坤吓了一跳,夹在手指上的烟差点掉地上。

    “你急着找我,一定是为了酒吧的事,而敢对酒吧出手的人,只有殷哲。”殷深翊不紧不慢地道。这事很好猜,殷哲一直觊觎夜猫酒吧下面的那块地皮,上次带人来逼他签转让协议,被小景给搅黄了,回去好生安静了一阵子,也该继续耍手段了。

    “不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