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从小到大, 打从弄明白这桩婚事意味着什么起, 宜臻就从未去设想过, 自己见到卫珩母亲时会是个什么景象。

    这让人如何去想呢?

    三年前她方才九岁,关于自己日后出嫁的人生大事儿,永远只想到坐上花轿为止。

    上花轿之后的,譬如婆家的请安规矩, 丈夫的妾室品性, 婆婆会不会研磨刁难儿媳, 在她那样的年纪,全都不是值得放进脑子里认真思量的正经事。

    而还未等宜臻再长大些, 卫珩母亲就因病“逝世”了。

    母亲当时还叹息道虽说门面小是小了些, 好歹嫁过去不用伺候婆婆, 光这一点就不晓得要舒心多少。

    毕竟她自己就在祝老太太那儿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对媳妇熬成婆的艰难有过深切体会。

    所以, 既然“婆婆”已经去了阴司天人两隔,宜臻又何必要平白无故地想婆媳见面的场面呢。

    在她心里, 她和卫珩日后会不会成婚都不一定呢。

    “你不必怕, 我母亲只是想见见你,或许还有些话想嘱托。她性子最和善不过,绝不会让你难做的。”

    少年顿了顿,垂眸望着她不安的神气, 又重复了一遍,“你别怕。”

    宜臻眼见着他推开了屋门,一副让她进去而自己就要远离的模样, 虽然竭力忍住了,眼里依旧冒出些许惊慌,“可我,我一个人进去吗?”

    “母亲说只想见你一人。”

    卫珩顿了顿,“她不许我进去。我在外面候着,一有不对你便大声喊我,我听得见。”

    少女沉默了半刻,心里头其实很想再磨蹭一会儿,又不敢在这关头拖延。

    “你可不可以在门口等?”

    她下意识攥紧了卫珩的袖口,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借口,“我是偷跑出来的,若是被府里发现了派了人来追,你守着屋门,也不怕人擅自闯了进来。”

    卫珩不晓得她为何对自己有这般深重的信任,连屋门口健壮挺立的带刀侍卫都信不过,非死心眼地觉得他才是武力值最高的那一个。

    不过这等子小事,卫珩没有理由拒绝她,很爽快地便点头答应了。

    在小姑娘要迈脚跨过门槛时,又认真地道了句谢谢。

    小姑娘扭过头,回了他一个干净的微笑,以示宽慰。

    到这时,卫珩才发现自己养大的姑娘就是好,最起码够聪明。

    关键时刻不叽叽歪歪地问东问西,既然决定了要大半夜的来就无条件地信任到底,这份果决,委实让人很有好感。

    尤其是卫珩这种人,对旁人避如蛇蝎的许多古怪性子都能接受良好,唯独不喜欢人有一个蠢笨的脑子。

    宜臻虽然还算不上是多聪慧的姑娘,至少也算不得笨了。

    成长环境那般糟糕,他远在千里之外,仅凭几封信就把她培养成如今这样,真是很不容易的。

    拥有好几年育儿经验的卫珩如是觉得。

    卫珩此番上京,是瞒着家里的。

    连特地去往越州寻他的祝亭钰和在京城大本营的季连赫也不清楚。

    他离家的理由和祝亭钰一样,都是游学。只不过祝亭钰是真游学,而他到达延陵后便立刻改了道,从水路入京。

    因为要来亲自查一桩事儿。

    他母亲的死案。

    三年前卫夫人离世,对外都宣称是罹患重病,药石无医。

    实际却是因为中毒。

    因卫成肃的侧室白氏难以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越发钻了牛角尖,在心底妒狠起正室夫人来,所以特地寻了一个卫珩和卫成肃都不在的晚上,给夫人送自己做的衣物。

    那衣物上沾了剧毒,触及皮肤不用多久便会全身溃烂,脉塞而亡。

    白氏手段狠毒,自己大概也没了活意,最终拿着这毒粉和卫夫人同归于尽,等到卫珩赶回到府中时,便只来得及看到母亲置于棺材内的尸身。

    果然是全身溃烂,样子可怖,看不清脸。

    卫小妹哭的几乎昏了过去,卫成肃也是大发雷霆,整个卫府一时之间是昏天暗地,没个安定。

    唯有卫珩,从尸身入殓到来年扫墓,从头至尾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他半点不相信,这会是母亲的尸身。

    白氏那样贪生怕死的人,连幼子生痘都不敢亲自照顾,会因为嫉恨就选择与母亲同归于尽?

    这借口怕是骗傻子呢吧。

    再有,那毒药名叫蚀骨粉,乃是宫中秘药,稀罕的很,白氏一个低等舞坊出身的妾室,如何能拿到这样的毒药?

    她真要和母亲同归于尽,早就该动手了,也有的是方法,实在很不必这样大费周章。

    唯一能让卫珩想到的非得用这毒药的理由,便是为了混淆死者身份。

    全身溃烂后,面部相貌和皮肤上的特征都再找不出来,谁能认得出那具尸身是不是真的卫太太?

    可如果母亲没死,又是谁把她带走的,为何要带走她?

    是发现了她“前朝余孽”的身份?

    那外祖父和小舅又为何相安无事?

    背后的人能拿得出蚀骨粉,又把局做的天衣无缝,找不出丝毫证伪的实际线索,想必来头和手段都非同一般。

    母亲常年深居简出的,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有联系?

    一个又一个谜团,绕成复杂又虚无缥缈的一个局,困在卫珩心中。

    他查了整整三年,终于在今年六月,探出了一点端倪。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卫珩亲自上了京,做了最周全的准备,果然,进京第二日,他就顺着那条线索人的踪迹和惠妃给的信息,找到了母亲被藏的居所。

    是京城白云山脚下的水月寺。

    他没猜错。

    而把她从霁县掳走又藏在寺庙里的人,正是当今天子。

    他也没猜错。

    当年皇帝下江南微服私访时,偶然遇见了出街买簪花的母亲,而后便有了一段露水情。

    再往后,因为母亲怀了身孕,而皇帝却早已拍拍屁股回了京,外祖父迫不得已,只能将她低嫁给卫成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