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听说我是鬼(完)
    少年薛杨闻言看了薛杨一眼, 他的眉毛微微扬起,然后瘪了瘪嘴,“什么幻境,什么弱点?你这人好奇怪啊, 怎么长得和我这么像的人竟然脑子有问题。你快让开,小爷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薛杨被说得下意识怔了一下, 然后本能般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就怔怔地看着那个既让他熟悉又有些陌生少年冲着他摆出来了一张鬼脸, 然后蹦蹦跳跳地朝着前面走去了。

    这是小时候的他?

    小时候的他原来是这种性子的吗?

    既然小时候的他出现在了这里, 那就说明……

    “薛杨, 你还说你不是那个少年等的那个人。我就说嘛, 你怎么可能不是, 明明知道那个电话有问题, 他还是告诉了你。你不管要求什么,他都没有拒绝过, 就连那么重要的卷轴他都那么轻易地给了你。我就说那怎么可能只是他再认错人了。”

    师悠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薛杨的拳头微微攥了起来。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就像是在给自己一个支撑似的,他一字字地说道,“我真的不记得他。”

    不仅仅是师悠所说的那样。这个时候的薛杨才恍然发觉, 刚才的事情进行得太过顺利了。

    他受了伤, 那个少年却没有问他原因是什么。

    身为别墅的主人,苏尚说过的话整个别墅的厉鬼都会听从。自然而然地,他也应该能够感受得出来他身上的伤是有什么导致的。

    可是苏尚什么都没有问。

    就像是——

    他知道这伤是他故意弄出来的,但即使是这样, 他却还是特别细心地给他包扎了伤口。

    甚至于,在他提出那个问题之后,少年只是停顿了一秒后就答应了。

    为什么?

    薛杨沉默地看着视线中渐渐远去的少年薛杨,手却是不自觉地给攥紧了。

    “我们跟上去吧,这是那个少年的幻境。在被刚拉进幻境的时候,不管是修为还是记忆他都会保持着本来的状态。在幻境的规则下,刚开始的他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这里的一切都都是根据他的记忆构造而成的。他只能做出来记忆里做过的举动。”

    农穆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陆路,眉头又微微拧了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规则对他的约束会越来越小。但如果他沉溺于这个幻境之中的话,他就会渐渐地忘记现实中的事情,也忘记他的修为。”

    “到了那个时候,杀掉幻境中的他就意味着也同样杀死了现实中的他。”

    将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农穆的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些捉摸不透的情绪。他突然发现,在他说‘杀’的时候,他似乎有一些说不出口来。

    缓缓地合了下眼睛,农穆发现在场的其他人都有些不在状态,只有陆路用着有些呆滞和惊恐的眼睛看着自己。

    农穆觉得自己变得有些暴躁起来,他抓住了陆路的手腕,语气微哑地说道,“你在害怕我?”

    只是,当刚握上陆路手腕的时候,农穆的瞳孔就微微睁大了一些。因为他发现他的心魔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换句话说,现在的陆路不是引起他心魔的原因。

    如果真正的陆路不是的话,那心魔就是之前占据了他身体的那只厉鬼导致的了。

    在别墅里面,唯一一个能够引起他心魔发生变化的人就是苏尚。

    握着陆路的手突然颤了一下,农穆收回来了自己的手,他没有管战战栗栗地解释起来的陆路,眉头却不由地皱了起来。

    如果苏尚之前是附身在陆路身上的话,一切好像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就在农穆的脑海里面划过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心魔又开始不断地滋生起来。像是一种没有办法阻挡的晦色,农穆攥得手攥得更加厉害了。咽下了口中涌上来的鲜血,农穆强装镇定地跟了上去。

    ……

    [系统,如果我在这个世界自然死的话需要多长时间?]

    在被拉入幻境之后,苏尚就慢慢地阖了下眼睛,他唯一的一个任务已经完成了。又因为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很特殊,所以不敢再做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因为是厉鬼,虽然你的修为被凶器束缚住了,但还需要一千年。]系统的电子音很快地响了起来。

    [这么久啊。]苏尚轻轻地咳了咳,他看了看自己缩小了无数倍的身体,沉默了一会儿后不带情绪地说道,[那看来,如果想要早点儿离开这个世界的话,就只能沉浸于这个幻境里面,然后被农穆杀死了。]

    [……宿主。]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就在苏尚微怔的时候,它又恢复了沉寂,[没什么。]

    因为不像卷轴那次,他们现在拥有着实体,所以农穆递给了每个人一张可以隐匿身形和声音的符纸,然后跟在了少年薛杨的身后。

    少年时期的薛杨和现在的薛杨完全不一样,是一个很调皮捣蛋的人。整个人身上破破烂烂的,脸上也灰扑扑的,一看就家境不是很好。很快,他们就证实了一点,因为少年薛杨的父亲是一个猎人。但可能是因为早期打猎时遭遇了什么不测,薛杨的父亲双腿有很重的伤,也已经没有办法打猎了。

    这打猎的活就落在了小薛杨的身上。

    “你原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吗?”因为任务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司烟整个人的心情不由地变得轻松了不少,就在她不由地啧啧嘴的时候,她发现薛杨的眼睛里面却流露出来了迷茫。

    “我不知道。”是一种有些疑惑的声音,薛杨就看着那个相当陌生的自己,然后哑着声音说道,“我不记得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了,这些事我也都不记得了。”

    因为用的力极大的缘故,薛杨的手攥得很厉害,指甲已经进入骨肉,但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什么似的。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过去的自己是……”司烟先是耸了耸肩,但她的手也突然颤了一下,“我似乎也已经有些记不清以前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们进入轮回局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久到很久以前的事情已经被他们完全忘记了。司烟并没有像薛杨兑换绝对记忆,她尝试着去回想自己刚进入轮回局的事情,却发现自己根本记不清最初的同伴,也忘了自己刚进入轮回局时的表现。

    不知道为什么,司烟脸上的那种笑容突然消退了一些。

    少年薛杨每天都会去后山打猎,他每天能够收获多少也全部都靠运气。

    直到有一天,小薛杨在打猎的时候不小心被已经落入陷阱的野狼咬了一口。被咬在了右腿上,伤势很重,甚至都可以看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鲜血不停地往外流着,因为右腿受伤的缘故,小薛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活动了。就算他带到那些治疗伤势的东西和他挨得很近,他也迟迟够不着。小薛杨就惨白着脸,整个人都倒在地上,然后艰难地往前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那个过程很漫长,漫长到司烟不由地看了薛杨一样,然后问道,“你最后拿到了吗?”

    只是刚问出来这个问题,司烟就后悔了,因为她发现薛杨只是沉默地看着小时候的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我不知道。”

    薛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自己这么落魄时候的样子了,浑身充斥着自己的血污,身上也脏兮兮的,额间的碎发因为汗水而变得狼狈不堪,他就安静地看着小时候的自己那么费力地去拿近在咫尺的药物包。

    这是,曾经的他。

    微微阖了阖眼,眼见小时候的自己快要因为失血过多而倒下去的时候,薛杨的手攥紧了一些。他刚准备走上前去,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少年。

    一个长得很好看很好看的少年,和小时候那狼狈不堪的他几乎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小时候的苏尚。

    攥紧的手猛地一松,薛杨看到苏尚走到了小薛杨的面前,眼睛里闪过一些无措,苏尚显得有些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受伤了。”

    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在小薛杨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拿起了那个医药包。

    苏尚给薛杨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那个小小的少年似乎犹豫了一会儿,他就碰了碰小薛杨受到的伤,然后拉起来了小薛杨的手。

    那个少年曾经救过他?

    有些愣愣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薛杨发现苏尚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很好。不过是拖着小薛杨走了一会儿,他的面色就开始发白了,而且还时不时就要咳嗽几声,看起来身体十分糟糕。

    小薛杨最后被拖进了后山下的一个医馆里面。

    薛杨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苏尚为什么看到那么糟糕的伤势没有流露出来害怕,而且竟然可以简单的包扎一下伤口。

    苏尚是这个村镇里面唯一的那个医师的学徒。

    “师父,他受伤了,你能不能救救他?”小小的少年就冲着老医师这么说了一句。

    “他能不能付得起药费啊,你就让我救他。”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老医师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他只是摸了摸苏尚的脑袋,然后就走到了小薛杨的身边。只是,在刚看到小薛杨的时候时候,老医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你又去后山了。”他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些严肃,隐隐间还透露着些责备的意思,“我说过,那里很危险的。”

    似乎是一下子就蔫了,苏尚心虚地低下了自己的头。但下一秒他就又咳嗽了起来,要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厉害得多,薛杨甚至都看到了苏尚掌心里面那猩红的血迹。

    那名医师也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他脸上的那些责备立马就退去了,旋即从旁边拿出来了一颗药丸给苏尚服了下去。

    “都说了,不要做什么耗费体力的事情。你身体已经糟糕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救他?”扶着苏尚走进了卧室,医师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薛杨就看着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低着头轻轻地点了点,然后乖乖地躺在了床上。

    小薛杨被救了。

    在苏尚的央求下被医师救了,没有要任何的医药费。

    从这个时候起,薛杨就发现司烟和师悠看向他的表情有些不太对了,但他只是重新攥紧了手,旋即保持着自己的沉默。

    他对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的印象。

    而且,就算他知道了苏尚曾经救过他,他可能还是会做出和之前一样的选择。

    因为,他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他了。在待在轮回局的这段时间里面,薛杨已经看惯了人间的善恶。

    小薛杨重新回归了过去的生活,他依旧每天去后山打猎。不同的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会经常遇见苏尚。身为医师的学徒,苏尚懂得的医药知识越来越多,如果喷到小薛杨受伤的情况,苏尚就都会不要任何报酬地救他。

    直到有一天,小薛杨终于鼓足了勇气像苏尚问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经常来后山?是要找什么东西吗?”

    “因为我的身体不好,师父说如果想要治疗我的病,就还需要一种药材。所以,我想要来后山找找看。”

    “是很严重的病吗?”小薛杨问了一句。

    “嗯。”

    薛杨知道苏尚的病很严重,老医师曾经有用一种十分无奈的语气说道,如果没有办法治疗,苏尚是活不过二十岁的。而他们所缺少的那个药材又极为难得,价值千金。

    就算老医师积累了足够多的钱也可能找不到购买的渠道。

    薛杨就沉默地看着小时候的自己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然后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道,“你把你要的药材告诉我,我会帮你找到他的。而且那老鬼可能自己医术不怎么高深,我将来一定会带你去见其他的医师的,一定会治疗好你的病。”

    就在薛杨双手微颤的时候,他发现苏尚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我等你兑现你的承诺。”

    再然后就是他们更大了些的时候,那位老医师突然宣布要收一位新的学徒了。

    因为苏尚的病,也因为老医师自身的寿命也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

    薛杨看到小薛杨也同样参加了那次的选拔。

    然后,小薛杨顺利地成为了老医师最后的一位学徒,他就看着曾经的自己在苏尚面前炫耀。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就弯着眉眼看着他,然后说道,“嗯,你很厉害。”

    但薛杨自己是很清楚的,老医师其实并没有打算收小薛杨为徒,因为小薛杨的粗心和莽撞。是苏尚无意中看到了隐瞒着他前来选拔的小薛杨,然后朝着老医师撒娇了好几天,老医师最后才同意的。

    在成为了学徒之后,似乎是想要了自己曾经的那个承诺,小薛杨学得很认真。但苏尚却开始病得更加厉害了,他已经连门都不出了,而且变得格外嗜睡,每次小薛杨要叫他很久很久才能够起床。而且,时常会不停地咳嗽,止都住不住的那种。

    他病得越来越厉害,似乎随时都可能和老医师一样离开这个世间。

    薛杨也是亲眼看着曾经的自己变得越来慌张和无措的,他发了疯的去寻找各个书籍,开始查找那株药材的下落,以一种现在的薛杨根本没有办法理解的一种状态。

    最终,小薛杨终于找到了那株药材的下落。

    在皇室里面。

    小薛杨开始参军了,他开始不停地积累军功,不停地上战场,他杀了无数无数的人,也险些死了很多次。但最终,他还是向皇室那里讨来了这份奖赏。

    “薛杨,曾经的你……”

    司烟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薛杨迷茫地看着那个陌生到了极致、但是又有点儿熟悉的自己,他的手攥得更加厉害了。

    脑海里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划过,薛杨没有管已经疼得很厉害的头,只是看着小薛杨将药带了回去,然后救下来了苏尚。

    “你看,我是不是超级厉害,我救了你的命呢。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了,你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好它啊。”小薛杨朝着苏尚笑着,然后继续说道,“嗯,我以后也一定会好好保护好它的。”

    只是,好景不长,小薛杨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去打仗还是留下来了很重的伤势,新伤和旧伤在不久之后就彻底爆发了。虽然苏尚活了下来,但小薛杨却快要死了。

    薛杨就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朝着那个少年说出来了一句话,“我会回来的,我希望你能等着我。”

    那个少年似乎是微怔了一下,小薛杨在临死之前就又补充道,“我之前有说过一定会你的病,你看,我是不是做到了。所以,要等着我来兑现我的承诺啊。”

    “……好。”

    他当时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薛杨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渗出了血珠的手心,他突然有些不敢看那个少年现在的表情了。

    薛杨想起来了在卷轴时的那副场景。

    当时黑无常问苏尚为什么执着于等一个人,那个时候,少年就是用着一种茫然的语气说道,“因为他和我说过……我不记得了。”

    脑袋越来越痛,薛杨脑海里面终于有了一个十分模糊的印象。

    他在死去的时候,属于轮回局的系统找上了他,然后说道,[亲,我看你很有潜力哦,你想不想成为我们轮回局的一员啊,我们轮回局的福利很好的哦,不仅可以永生,而且可以拥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哦。而且,只要你能够完成我的任务,我们可以满足你任何一个心愿哦。]

    那个时候的他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在脑海里面问了一句,[任何心愿都可以吗?包括让我复活?]

    [对的呢,亲。只要你能够在轮回者的排名中位列前十。]

    再接着,被天下掉下来的这块馅饼砸晕的他就朝着少年说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薛杨,薛杨,你怎么了?”司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神态明显有些不太对劲的薛杨,然后轻轻地唤了下。

    只是,为什么他会彻彻底底地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薛杨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他想到了自己最开始的兑换的那个绝对记忆。

    可以让他清楚地记得进入轮回局后的每一件事情。

    是因为这些越来越多的记忆充斥了他的脑海,这段有些模糊的现实记忆和这些清晰的记忆对比起来越来越模糊,只要他回想过去,脑海里面蹦出来的一直都是那些进入轮回局之后的记忆,所以被他渐渐遗忘?还是因为成为轮回者前十实在是太难了,他穿越了太多的世界,这些记忆对于他来说太久远了。

    “现在就要看苏尚会不会陷入这个幻境里面了。”眉头微微皱起,农穆突然有些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

    薛杨也是因为农穆的这句话而回过神的,他的声音冷了几分,“你想要做什么?”

    只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