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8
    057

    安倍晴明。

    只要是日本人就一定知道的大阴阳师, 生活于遥远的平安京时代,是传说中的阴阳师。

    日本自古以来便对阴阳师这种生物有着不可说之敬仰。

    日本人将生者与死者相区分,前者为人,后者为神。人有善恶, 神亦有好坏;人分等级, 神亦有秩序。从刚死亡脱离人这一身份的“神”到自古以来由万物孕育的“神”, 日本八百万神明的等级层层区分, 而在这之中, 沟通人神的职业除去巫之外, 便是阴阳师了。

    作为平安时期最著名的阴阳师, 到千百年后的二十世纪, 人们对于安倍晴明已经是相当熟悉的地步了。

    以安倍晴明为原型的衍生作品也在不断产出,如果此时来到这个平安时期并见到安倍晴明的是个普通人的话, 现在说不定已经抱着传说中阴阳师的大腿嘤嘤嘤了起来。

    但沢田纲吉并非寻常人。

    既身为石板选中的黄金之王权者, 又是奴良组少当家的友人, 纲吉对于当初奴良鲤伴遇刺的事情真相知道的远比旁人多得许多。

    其中就包括那位亲手将刀送进奴良鲤伴身体中的不是别人, 正是这家伙的第一任妻子, 名为山吹乙女;亦包括现在的山吹乙女并非真正的山吹,而是借这个躯体降临于现世的羽衣狐。

    而这位在历史中劣迹斑斑的羽衣狐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身份,那便是历史上的大阴阳师, 安倍晴明的母亲。

    这位母亲谋划了数千年的计划的最终目的, 便是将她的孩子,名为安倍晴明的狐之子从地狱中带出。

    没错,是安倍晴明。

    是以在听到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说出自报家门为安倍晴明并邀请自己往安倍宅休憩的下一刻, 纲吉兔子一样蹦上了天。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拉开距离总归是好的。

    而现在这样的情形……纲吉回想了下此前发生的事……大概是进入了那副画卷当中?

    亦或是经由画为媒介物,回到了这个时代。

    不论是哪种情况都不容乐观,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安倍晴明……

    纲吉站在小巷中咬起了手指,在他身后的黑暗中,赤红色的一双眼霎时亮起。

    蛰伏于黑暗中的生物瞄准了自己的目标,在看起来就皮嫩肉滑的人类小孩发呆的时候瞄准时机一扑而去。

    然后就被劈成了两半。

    纲吉熟稔地抽出腰间的鹤丸国永一挥,转身便离开了此处。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划掉)

    但脚还没踏出去,纲吉就察觉到身后的黑暗中鼬越来越多的小东西淅淅索索地出现。

    他回头看了一眼,黑暗中无数双红色的眼明亮地盯着他的方向。

    从不回头看爆炸的黄金之王有点腿软。

    月色轻柔地拂开夜色,纲吉得以看清那黑暗中的生物究竟是些什么。

    那是一片片的蜘蛛。不知道哪来的蜘蛛还是妖物中最低等级的那类,此时闻到超好吃的人类幼崽的味道都不用喊,凭借着本能就围聚了过来。

    会因为邻居家的吉娃娃腿抖的黄金之王此时腿倒是不懂了,他看着面前红着眼睛的蜘蛛们,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蛛群也跟着他的动作默默往前挪了一步。

    虽然没有一只蛛真正上前,纲吉也从这些家伙身上看到了浓重的凶煞之气。。以及怨气。

    在他之前,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落入蛛口了。

    年幼的黄金之王垂下眼,一手自腰间拔出鹤丸国永。

    “真是的,”他小声抱怨着,抬起太刀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凝滞。

    蜘蛛们似乎是认得刀的,也有拥有灵力的武士曾经用这东西重创它们,因此在纲吉亮出武器的一刻,蛛群便躁动了起来。

    无数只红着眼睛的黑底黄纹大蜘蛛一个几乎有一个成年人的脑袋的大小,要是扑在纲吉的头上大概能将黄金之王扑得连头发丝都只能见到一点。而此时无数只这样的蜘蛛系系索索地动作着,争先恐后地迈着细而长的蛛腿往纲吉身边涌来。

    这感觉真的说不上好。纲吉也并无让这些东西将自己团团围住的想法。

    只见黑暗中的小豆丁左脚后退一步,让两腿更为稳固地站在地面。

    而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长刀挥出。

    刀前空无一物,刀前万马千军。

    只见金色的刀意自薄刃迸发,携着一往无前的凌厉没入蛛群。

    纲吉随手挽了一个剑……刀花收刀入鞘,再抬眼那些猩红的眼已经变成了缺电的灯,逐个逐个地黯淡下去。

    纲吉小小地呼了口气。

    耳边却传来鼓掌声。

    他循着声音看过去,在最近的场面上,站着一位穿着繁复十二单的女性。

    她低着眼看纲吉,姿态却是一副不容更改的高傲。一头乌密的长发垂在脑后,发饰随夜风起伏。她戴着半张狐狸的玉面,面具上繁复的红色勾勒出怪异的花纹,在月色的照耀下带上妖异之象。

    沢田纲吉听见“她”的轻笑。

    那笑声短促,像是看见有趣的玩物一般带着兴味。注意到纲吉的视线,她——或者说是他从上方一跃而下。

    “原来如此,”穿着一身十二单但声音确实沙哑的男声的狐狸展开折扇掩在面前,遮住露出的半张脸。

    “怪不得晴明那孩子特地请求妾身来将你带回去……原来是这般有趣的孩子。”他放下折扇,朝着纲吉挥了挥手。

    “过来吧,孩子,”

    大妖的话语仿佛带着诱惑力一般,黄金之王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便拖着刀往大妖的方向走去。

    大妖抿着嘴笑起来,但这笑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纲吉堪堪踏出第一步,恍惚的眼神便清醒了过来。

    于是恍惚变作警惕,男孩浑身上下骤然炸起了毛来。

    倒是妖捂住了唇,面具下的眼饶有兴趣地抬了抬。

    “哦呀,”他向前走了一步,注意到因为自己的前进对面的幼崽默默退了退。

    “听到晴明的名字也不放下警惕吗?真是有趣的孩子。”

    这样说着的妖缓缓上前,纲吉警惕地瞪着对方,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作。

    一只涂着蔻丹的纤纤细手朝着纲吉的头伸了过来,然后一爪……摁在了他的脑袋上。

    揉了揉。

    又揉了揉。

    风姿绰约的大妖露出了此时怎么看怎么诡异的满意笑容。

    大妖——玉藻前感受着手下软乎乎的头毛的柔软,完全弥补了自家晴明越来越大之后不给摸的遗憾。

    这样想的时候曹操就到了,玉藻前揉着手下的幼崽,微微侧过了些身去。

    在月色照耀的巷口,正站着一个青年身形的男人。他穿着白色为底的直衣,白色的布料上绣着云样的暗纹,腰间缀自遥远唐国传来的玉饰,兼以一把白色折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