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全员恶人
    “……都要死!”

    最后一个字落下, 车厢顶部的灯光一明一暗,最终“刺啦”一声冒出火花,完全熄灭。

    但还好, 完全黑暗的时间不长, 白炽灯垂死挣扎,又回光返照地亮了起来。

    就在这短短片刻, 原本在1号车厢门口的乘务员悄无声息地进来了, 苍白的脸庞紧紧地贴上了离门最近的那个人, 就差这么一点点, 这一人一鬼就要来个亲密接触了。

    “啊——”

    那个幸运儿尖叫着后退,差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白炽灯回光返照的时间不太长, 再一次熄灭下去。

    黑暗中响起了玩家惊慌失措的声音“人呢!人去哪里了!?”

    “啊啊啊她要过来了!”

    “别慌, 有手电筒或者手机吗?”

    一簇冷光打了过来。

    玩家们都安静了。

    不是因为有了光, 而是因为被吓傻了。

    那些原本坐在座位上当人工智障的乘客,现在全都挤在了门口, 朝着1号车厢里面的人伸出了手。

    他们的脸上都挂着一模一样的笑容,笑起来并不恐怖, 但当一群人用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表情直勾勾地看过来的时候, 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玩家们齐齐打了个哆嗦。

    有人突然道“他们在过来!”

    当玩家们每眨一次眼, 那挤在门口的乘客们就会接近一步, 要不了多久, 他们就会破门而入, 来到玩家们的身边。

    可怜玩家们都不敢闭眼, 拼命睁大眼睛瞪着外面的乘客。

    “现在该怎么办?”

    “车票, 我们要去找车票啊!”

    “可是去哪里找?他们要过来了!”

    其中有一个人冷冷地开口“其实他们只会杀死一个人。”

    格子裙猛地转过了头“你说什么?”

    那个人说“每次乘务员查票地时候,都只会死一个人。”

    第一次是鸭舌帽死了,第二次是那个拿了其他人车票的玩家死了。

    他自顾自地说下去“所以,我们不需要急着找到车票,只要保证死得那个人不是我就可以了。”

    那个人说完后,直接拉过了身边的人,用力推向了门口。

    格子裙“不要——”

    可是她阻止的太迟了,那个被推出去的人已经到了门口,离那群乘客也只有一步之遥。

    沈冬青举起手打了个招呼“……嗨?”

    乘客们……

    那个推人的玩家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身旁,有点懵逼。

    明明刚才推得不是沈冬青啊……

    沈冬青打完了招呼,直接大大方方地走了回去。

    乘客们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怎么回事?

    能不能给点面子,假装害怕下也行啊!

    沈冬青拉住了想要逃跑的乘务员,和善地说“问个问题。”

    乘务员已经快要被问出心理阴影了,条件反射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冬青盯着乘务员看了一会儿。

    乘务员被看得汗都要流下来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想要做什么……”

    哪里还有恐吓玩家的样子。

    沈冬青摇头“太不职业了。”

    乘务员“啊?”

    沈冬青“干一行爱一行你知道吗?就算你变成鬼了,在列车上还是乘务员,怎么能对顾客这么不礼貌呢?而且我都没说问什么问题。”

    乘务员被说得一愣一愣的,突然冒出了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想法,傻傻地点了点头。

    沈冬青满意地拍了拍乘务员的肩膀,先用赞扬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你知道驾驶员在哪里吗?”

    “驾驶员”这三个字好像触碰了什么开关,乘务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苍白的脸庞扭曲了起来,眼角留下了一行血泪,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恐怖。

    女玩家们都被吓得惊呼了一声。

    沈冬青也收回了手。

    乘务员还以为沈冬青终于被吓到了,得意地笑了起来,只是她的笑没保持太久,就僵在了哪里。

    只见沈冬青嫌弃地蹭了蹭手“真恶心。”

    流淌着血泪的乘务员……怎么办,好想哭。

    沈冬青再次提问“驾驶员在哪里?”

    乘务员幽幽地说“驾驶员就在……”她睁着一双眼睛,扫过了在场的玩家,没有急着说出驾驶员的下落。

    门外的乘客反应也十分激烈。

    母亲怀中的婴儿哇哇大哭,母亲也低低啜泣“老公,你出来,我好冷。”

    白裙子姑娘捂着肚子,一滴一滴的鲜血落在地上,她也哀哀叫唤“亲爱的,我肚子好痛,你在哪里?”

    乘务员诡异地笑了起来“他就在你们中间!”

    一时间玩家人人自危,怀疑起来队伍里面的男玩家。

    格子裙为同伴担保说“我是和他一起来的,他绝对不是驾驶员。”

    其他人也开始为自己辩解。

    在僵持了片刻后,一个站在角落里的男人突然暴起,伸手抓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玩家,想要当作人质。

    只是他的运气好像有些不好,站在他旁边的是周闻彦。

    与一直折腾各种鬼怪的沈冬青相比,周闻彦显得安静多了,但他的外表锐利,只要注意到他的人都不敢小觑。

    现在隐藏在人群中的驾驶员突然出手,在周闻彦手上没撑过两秒,就被他按在了地上。

    两人的能力是不同的流牌。

    沈冬青仗着基础能力强,随便出手就能造成极大的伤害,根本没有招式可言。而周闻彦则是精通各种技巧,下手快准狠,说起格斗,更像是一种艺术。

    周闻彦把驾驶员的手臂扭到了身后,发出了令人牙疼的声响。

    驾驶员粗声喘气,拼命挣扎,但命脉被按住,不管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在发现了这一点后,他转变思路开始卖惨“他们会杀了我的,求求你们放了我,救救我,他们都是鬼!”

    玩家们可不是傻白甜,纷纷表示这是你们自己列车的事,和他们没有关系。

    驾驶员“要是把我交给他们,你们就等于是在杀人!”

    沈冬青“不是你先动手杀人的吗?”

    驾驶员脸色涨红,咬牙切齿地说“她们都是女表子,荡妇,死了活该!”

    列车上的故事说起来有些复杂。

    老夫妇中的妻子在网上出轨了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也就是年轻男士,他诱导老妇人杀了丈夫获取巨额保险金,老妇人下了毒,却被老者发现,临死前给了她一餐刀,两人双双亡故。

    年轻男士在网上遍地撒网,不止是老妇人,连乘务员都是他的对象,他特意在列车上做这些事就是因为乘务员可以为他善后。

    熊孩子特别顽皮,喜欢在走道上跑来跑去,撞见了乘务员和年轻男士商量着怎么瓜分巨额保险金。在老夫妇都死亡后,年轻男士害怕东窗事发,就骗了熊孩子出来,悄悄掐死塞在了行李架上。

    驾驶员是熊孩子的父亲,在发现熊孩子被掐死后,他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用皮带勒死了年轻男士。

    做完这一切后,驾驶员准备回去开车,与身为情人的乘务员调了一会儿情。

    白裙子姑娘看见了,就杀了乘务员并用餐刀刮花了她的脸,最后还把乘务员的尸体藏在了椅子下面。

    她又跑去威胁驾驶员,告诉驾驶员她已经怀孕了,如果不离婚娶她的话,就去堕胎再把死婴寄给驾驶员的家人、公司,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始乱终弃!

    没想到驾驶员是个狠人,直接把白裙子姑娘拖到厕所,给她喂了所有的堕胎药,导致白裙子姑娘流血过多最终死亡。

    母亲并没有发现熊孩子不见了,她抱着安静的婴儿来到了车厢隔间里面,把婴儿放在了洗手台上。其实那时候婴儿就已经窒息而亡了。

    因为这并不是母亲和驾驶员的孩子,在丈夫常年不着家的情况下,她出轨了其他人,意外地生下了这个小婴儿,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她选择让脆弱的小婴儿不知不觉地死去。

    然后这被驾驶员发现了,两人激烈地争吵了起来,最后母亲被驾驶员按在了洗手台里面,一样窒息而死。

    全员恶人。

    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至于为什么列车没开,因为应该死在鬼怪复仇中的驾驶员没有死,他躲在了1号车厢里面,混入了玩家之中,借着玩家的身份蒙蔽了鬼怪。

    驾驶员说完了这一切,哑声说“你们都是男人,肯定会懂的,会理解我的,每个男人都会这么做的!”

    沈冬青摇头“不太懂。”

    这么一看人类实在是太复杂了!

    周闻彦表态“我也不懂。”

    沈冬青拎起了驾驶员,跟丢垃圾一样扔向了门口“给你们了。”

    老夫妻嫌弃地看了驾驶员一样,白裙子姑娘、母亲还有乘务员和疯了一样凑了上去,一人拉住了一边。

    “我的。”

    “这是我的。”

    “给我,给我。”

    沈冬青见她们三个抢一个男的,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要不你们分分吧,一人一块,还不用抢。”

    白裙子、母亲和乘务员都停下了动作。

    她们一想,还真的挺有道理的,就一人拽住了一边,使劲往外面拉扯。

    撕拉——

    “不、不要!”

    “好痛啊!放过我,老婆,亲亲,宝贝,放过我好不好,我会对你们每一个人都好的!”

    “啊——”

    在凄惨的叫声中,驾驶员被平均分成了三块,三个人满意地抱着属于她们的一部分。

    玩家们都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

    这画面是挺惨烈的,但就是让人提不起怜悯来,毕竟在这列车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