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4不公平
    看到萌萌笑得这么开心, 姜正比萌萌更开心“呵呵。”

    笑得萌萌心里头有些发毛,瞬间又不笑了,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过现在姜正瘸腿了也是事实。

    之前他要是不那么坏,左腿还没醒就被他吸收了, 这会儿也不至于一只腿瘸一只腿不瘸。

    姜正想不瘸也行, 除非他把等份于左腿的力量分到右腿上。

    这样的话姜正的实力就会削弱了。

    明显姜正不care,照样用力量强行将两条腿变正常。

    萌萌吃瘪,撇开头不理姜正。

    姜正也由得萌萌发脾气, 自己柱在原地研究身上的黑血。

    他没有怀疑自己找错地方。

    这里的封魔咒虽然被破了,仍有微弱的力量残余。

    从时间上来看, 应该就是最近二三十年的事。

    姜佐他们这几十年里精力都在熊萌萌身上, 自然也就没心思理其他还在沉睡中的身体块。

    所以爹不疼娘不爱的右腿被盗走了也没人知道。

    暂时。

    现在姜正知道了。

    一如既往,因为封魔咒和黑血双重保险的缘由, 无论是姜佐还是姜正都感应不到右腿的位置。

    然而这难不倒愈发强大的红眼大魔头姜正。

    现在右腿无端端不见了, 姜正就反其道而行开始研究研究起黑血来。

    姜正吸收左腿的时候可没有姜佐那么仔细,还会一点儿一点儿把阻止他复活的黑血剔除掉。就他自个儿苏醒的时候也是将身上的黑血照单全收,毕竟剔除起来太麻烦了。

    所以右腿虽然失踪了,可右腿上的黑血绝对还在。

    “咦?”

    姜正研究着研究着, 意外发现这是黑血竟然还是老相识的血。

    这年头老相识可不代表着老相好, 若不然蚩尤的尸体块儿就不会被老相识的血封住了。

    姜家里最倒霉的姜尤还经常充当黑血的容器,让姜佐姜佑将黑血逼到他身上以获得自由行动的能力, 要不然姜尤也不会经常残废坐轮椅。

    “她还在呢?”姜正玩味道。

    野史也有瞎编编中的时候呀。

    黑血是活的,那代表着黑血的主人也还在。

    这就好办了。

    目前黑血感应大部分在首都位置,那么西北位置那儿就有蹊跷了。

    “呵。”

    听到姜正的笑声, 萌萌又是一阵阵激灵。

    果然下一秒就被姜正抱在了手里。

    ……

    胡君丽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这种感觉已经有两天了。

    奇怪的是他们只跟踪他,却又没有对他做什么。

    作为狐狸,胡君丽能够分辨得出对方是否来者不善。那种虎视眈眈的恶意都溢出汁来了。

    胡君丽自从被人绑架过一次之后,它对这种恶意敏感至极,才冒出一点点苗头就能察觉。

    神经兮兮地频频回头,胡君丽看谁都觉得有古怪。

    由于胡君丽的颜粉比较多,就算是在剧组也有不少人盯着他看,于是胡君丽想要分辨出哪个才是心怀鬼胎的人还不是那么容易。

    不过最后还是让胡君丽瞧出来了。

    那两个身上和抓他那个马杨波身上有着同样的气味。

    南边那些人终于还是顺藤摸瓜摸到这儿来了。

    为此,浑身炸毛的胡君丽没敢落单乱跑,在节目终于录制完之后还把邱弘深叫来接他回家。

    一个负债累累的还敢指挥邱弘深这个债主,果真欠债的才是大爷。

    偏偏邱弘深还真来了。

    邱弘深冷不丁出现来接胡君丽回家惹得吃瓜群众对他们的关系议论纷纷。

    可惜议论再多也没用,再多的小道消息也根本上不了报,谁让邱弘深是京影传媒的老板。

    “那个就是京影传媒老板?”

    “是的。”

    目睹了邱弘深带胡君丽离开,两个盯梢的低声交谈起来。

    其实他们已经查过胡君丽以及邱弘深的背景,马杨波接了陆明晞的单对胡君丽下手并不是什么不透风的秘密。

    他们顺着胡君丽查下去,把邱弘深的背景查了查,觉得他不过是京圈大海砂砾般的小权贵之一,背后也没有什么师门大山让他靠着。兴许是在港城那边被恭维惯了,他们来了这儿也就没太把邱弘深看在眼里。

    可是当他们亲眼看到邱弘深之后还是对他万中无一的极佳根骨羡慕妒忌恨得眼珠子都快要滴血了。

    这两个都是练气初期的弟子,即便如此当初为了练气入体也吃尽了苦头,毕竟他们资质不好,不像邱弘深这般天生就有万中无一的极佳根骨,火气极其旺盛。

    打个比方说,如果他们用了三十年的时间练气入体,像邱弘深这样的人同样修炼却只需要一年时间不到。

    不过再好的根骨又如何,邱弘深现在都已经成年了。

    看到邱弘深荒废了万中无一的根骨,两个弟子这才幸灾乐祸遗憾他没戏。

    两个弟子也没把邱弘深的背景往更深处想。

    若是邱弘深真有师门又或者是门路,以他的根骨早就被人强行收徒了。

    再者马元和人斗法大败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那一看就不是他们这些等级的人所为的。邱弘深何德何能可以请得动修为比马元还高的大师?

    所以胡君丽能从马杨波手里逃脱,估计就是走狗屎运了。

    他们甚至怀疑胡君丽还顺手把天宝镜捡走了。

    “跟上。”

    秉承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两人一合计就跟在他们后面继续找寻天宝镜的下落。

    在于这些修道弟子来说,他们与世俗人已经不一样了,自视高人一等连权贵都得恭迎他们,对邱弘深下手也就没有任何顾虑。

    “别乱跑。”邱弘深一上车眼神瞬间变严肃。

    邱弘深来接胡君丽的时候,他也感觉到了一股子被窥探的视线。现在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还阴魂不散,不用回头都知道他们被人跟踪了。

    “我哪敢。”现在胡君丽都不敢落单了,还万分庆幸自己粉丝多,去哪都有人围观,所以刚刚那两人没能有机会下手。

    “嗯。”

    邱弘深点点头又看了眼后视镜。

    徐宽在家里看护姜先生,这会儿是邱弘深开车。

    意识到身后尾随的人不简单之后,邱弘深有些犹豫是否要直接回家。

    思考再三,他往姜家打了个电话。

    结果还是没有人接。

    想到身体不好的姜家主最后一通电话拜托他照顾姜佐,邱弘深转念一个电话过去给徐宽,然后继续开车回家。

    邱弘深一到家,发现朱寿也回来了。

    “你怎么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