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22章
    第22章

    严绍不知道徐嬷嬷和刘庆远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没料到刘庆远会在脑补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并且因此慌得把狗急跳墙的计划提早了那么多。

    这会儿的他正懒洋洋地跟荆无忧一起走在回屋的路上。

    “说说吧,从刘夫人母子身上发现什么线索了。”

    荆无忧一愣,惊讶地停下了脚步:“你怎么知道……”

    “猜的。”严绍堵住她后面的话,偏头冲她勾了一下唇,“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猜对了。”

    荆无忧呆了一下,歪头看着他:“我发现你最近真的变聪明了好多。”

    “……谢谢夸奖。”严绍被她满脸惊叹的样子看得噎了一下,随即就莫名有点好笑,“所以现在能说了吗,发现什么了?”

    荆无忧回神,有点犹豫,但想到自己曾经答应过他,不管查到什么线索都会跟他说,她还是抿着小嘴开了口:“刘夫人打翻酒杯的时候弄湿了刘家小少爷的袖子,刘家小少爷因为不舒服扯起袖子,露出了一条狼骨手绳。那种手绳,我……我以前在一个从北狄来的商人手上见过。他说狼是北狄的象征,而由狼骨头做成的手绳不但可以保平安,还能让孩子变得英武勇敢。所以在北狄,几乎每个母亲都会亲手做一条这样的狼骨手绳给自己的孩子带上……”

    严绍一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倒是见多识广。”

    荆无忧被他这话说得心口一跳,看似镇定实则躲闪地低下了头:“也就是碰巧遇上听了一耳朵,不算什么。”

    她说完像是怕他追问似的,忙继续道,“因离得有些远,我怕自己看错,所以才会自告奋勇地带他们下去换衣服。后来我借口帮刘小少爷擦手,近距离地看了一下,这才确定自己没看错。不过刘夫人好像是被你那几句试探的话吓到了,说话谨慎得很,我装作好奇地问了她两句,她都没有回答,只说这手绳是一个友人赠送的。不过她和那个友人关系似乎很好,因为提起那个人的时候,她突然笑了,笑容看起来很开心。”

    这会儿天色已暗,月光如水洒落,在她的脸上镀了一层清辉,也将她本就白嫩的小脸衬得越发白皙稚嫩。

    这样的年纪在现代,就是个天真明媚,不知愁滋味的高中生。可她看似清澈的眼睛里,却藏了不止一个的秘密。

    严绍若有所思地看着荆无忧,心里对她的好奇下意识更深了几分。不过这会儿并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他心头微动,终究还是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所以刘庆远是在说谎,他不仅认识来自北境甚至是北狄的人,跟对方的关系还很密切。”

    “嗯,不然那人不会送这么亲近的礼物给他儿子。”照现有的线索来看,用乐逍遥害严绍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刘庆远,荆无忧说完拧了一下眉,“不过刘家……为什么呢?”

    “自然是为了得到他们再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严绍话音刚落,荆无忧就反应过来了:“爵位!”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舒坦,严绍懒洋洋地挑了她一眼,心情难得地不错。

    结果刚这么想着,荆无忧就一脸严肃地看了过来:“都说暗箭难防,在找到确凿的证据揭破他们的阴谋之前,你还是少出门吧,尤其是燕春楼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短时间内就不要再去了,我怕你又像上次一样中招。如果真的忍不住想要找姑娘玩……不如挑两个通房丫头放在身边?你放心,芳姨那边我可以帮你去说。”

    “……”

    “???”

    严绍笑容僵硬地瞪着这刚刚还是个小机智,转眼就变成了小蠢货的丫头,没忍住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傻?!”

    荆无忧猝不及防,被拍了个正着,不由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