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一章 灵婴之境
    轰!

    又有一条雷龙咆哮而下,朝着苏谦轰来!

    声势极大,上官舞等人都被凛冽风劲给扫飞出去。

    “小心!”秦清幽眼看雷龙要将苏谦吞噬,对方还未任何的行动,急忙提醒。

    其余人也很是担心,这雷劫实在太强大了。

    雷龙在靠近苏谦的时候突然停止被冰封,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咔!

    雷龙破碎,道道雷力被苏谦吸入体内。

    空中雷霆漩涡变的狂暴起来,苏谦的行为彻底惹怒了他们,一道道的雷龙轰下!

    一道比一道强大,令人心惊胆颤。

    噌!

    苏谦长剑出鞘,将第八道雷龙斩碎,雷力吸收。

    天罚雷劫,往往有九道。

    只要扛过去最后一道,便意味着真正踏入灵婴境界。

    此时空中雷霆咆哮着,盘旋着,凝聚着。

    所有的雷力相互吞噬,化作一条几乎凝实的雷龙,鳞甲泛着寒芒。

    巨大的龙头从乌云之中探出来,望着下面的苏谦,一脸的漠然,犹如看一只蝼蚁一般。

    噗通!

    强大的威压让小娇不由自主的跪下,冷汗直下。

    其余人也不好受,脸色苍白,运转灵气苦苦支撑。

    威压是对准了苏谦,他们只是受到威压边缘的一些影响而已。

    即便如此,已经让他们浑身颤抖了。

    “天罚雷劫,不过尔尔!来吧,让我吞了你,化为自己的雷力!”苏谦长剑一指,充满了浓浓战意。

    他要变强才能够去寻找梦雨晴,那红衣女子看上去没有害雨晴的样子,可提到了什么无情大道,绝非是好东西。

    不能让雨晴修行此道,否则六亲不认,成为无情之人,她便不再是她!

    苏谦之前与雨晴发现关系时,她体内的玄妙气息让他快速凝聚灵婴,只是他一直压制着,就是怕招来雷劫,到时候被圣主趁虚而入将他斩杀。

    如今只需要应对完最后这道雷劫,他便是真正的灵婴强者!

    吼!

    雷龙似乎收到了极大的羞辱,将方圆百里的雷力吸收,整个身躯再度凝实,怒吼一声轰来。

    苏谦缓缓闭上眼睛,身上灵气涌动,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丝丝雷力输入赤龙剑之中。

    天雷九劫,我为雷神,雷霆之力,赋于我身!

    他猛地睁开眼睛,扬起长剑,“四劫,斩!”

    一道剑气崩射而出,化为万道,瞬间又凝聚成为一道几乎凝实的长剑,直接射入雷龙嘴中。

    吼!

    雷龙嘶吼一声,躯体爆裂开来,恐怖的雷力眼看就要蔓延将别墅以及四周夷为平地。

    苏谦冷哼一声,伸开臂膀,将这些雷力完全吸入体内!

    此时他丹田内的元婴左右手臂上,一个冰蛟图案,一个雷龙图案。

    别人的雷力往往是掌控了空气之中的雷元素,而他的雷力则是天罚雷劫之力,更为强悍!

    此时乌云中一道气息打入苏谦的体内,融入到灵婴之中。

    苏谦听玲珑之前说过,这道气息是上天对于成功渡过雷劫人的奖励,可以增加对于“道”的感悟。

    有了这道气息的融入,才真正意味一个人踏入灵婴境界,可以拥有参悟“道”的资格。

    大石村上空的乌云散去,天已经蒙蒙亮。

    若是以往,大石村已经有人开始起床了,现在毫无动动静,就连别墅里的羽毛等人都没有醒,说明魔笛的效果还未过去。

    苏谦踏着赤龙剑飞到梦雨晴消失的空中寻找片刻,没有发现任何的空间通道。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就在这时,天空中两道身影很快飞驰前来。

    苏谦皱了皱眉头,如今灵婴强者这么常见了么,怎么又来了两个?

    “小友不必紧张。”一个老者和蔼的笑道,“我们是华夏正道的人,也是神剑宗的长老。”

    苏谦见两个老头都踏剑,显然皆为灵婴初期强者,也没啥好紧张的。

    神剑宗他听过,华夏排行第一的宗门。

    “不知道小友如何称呼?”一个老者问道。

    “苏谦。”

    “恭喜苏小友进入到灵婴境界,我代表神剑宗送给小友一颗三级灵丹作为贺礼。”老者拿出一个白玉盒来。

    打开之后,浓浓的丹香弥漫。

    “无功不受禄,请直接说来意吧。”苏谦淡淡的说道。

    三级灵丹以后他可以试着炼制,并未动心。

    “既如此,我就直说了。”老者说道,拿出一张纸来,“凡是我华夏修士,踏入灵婴境界的人,都需要遵守正道的规则,以肃修行环境,相互约束。这是八十一条规则,你看下吧。”

    苏谦接过来看下,“灵婴强者约束令,第一条不得威胁国家安全,第二条不得主动攻击凡人,第三条不得随意杀戮……”

    他扫了一眼,都是对灵婴强者的约束,中心思想就是到了这个境界了,不要随便出手,老老实实的修道。

    若是违反了规则,正道的人将会群起诛之。

    这些东西往往都是约束好人的,对坏人来说就是一张废纸。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个人从来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苏谦说道。

    之前与圣主大战时这些人倒是没有前来帮忙,完事了过来跟他说这说那的。

    “那就好,另外不知道小友是何门何派?”老者问道。

    “我一个散修,无门无派。”苏谦淡淡的说道。

    “既如此,不知道小友有没有意向加入我神剑宗,必然以贵宾对待。”老者听到后眼睛一亮。

    灵婴强者无论去哪个门派,都极受重视。

    况且这里灵气极为的纯正浓郁,是个难得的修行圣地。

    如果苏谦答应,他们以后也方便前来修行。

    “谢谢你们的邀请,不过我自由惯了,不会加入任何的门派。”苏谦谢绝。

    “好吧。”老者有些惋惜的说道,“相信苏小友也是正义人士,以后如果正道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望不吝相助。”

    “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如果是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倒是愿意相助。”苏谦淡淡的说道。

    两个老者对视一眼,苦笑一声。

    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的,回复的倒是滴水不漏。

    他们该通知的都通知到了,没理由继续留在这里,告辞踏剑飞驰而去。

    :。: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