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番外三
    淳和宫里。

    景泰蓝三足象鼻香炉里正散发出袅袅的烟丝,整个房间里都透着一股苏合香的味道。

    周世珑半倚半靠在青鸾芍药团刻紫檀榻上,听着坐在她下首的周世珊侃侃而道“娘娘如今月份虽然还轻,但许多事也该注意起来了。我在古书上看到了这些有关孕期饮食起居宜该注意的事宜,全都摘抄在了这本册子上,娘娘若是便宜,不如让您身边的宫女照着这些古方来照看您的饮食。”

    周世珑在榻上坐久了,有些觉得不舒服,动了动身子,找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坐着,这才开口道“多谢姐姐费心了,册子我会让丹珠认真看的。”但却不说会不会用。

    周世珊笑了笑,道“我们是亲亲的姐妹,如今皆独身在这宫里,自然该守望相助,费的这点功夫又算得了什么。”

    庆宁七年,后宫大选,时年十七的周世珊参加了那年的选秀。

    周世珊在那一届的选秀中虽不是容色最出色的,十七岁的年纪甚至算得上是高龄,但因才艺德馨出色,一路到了终选。在终选时,以一首日言赋赢得了皇上的赞誉,称其“才比班昭”,又言“如此才艺惊绝之女,迎为宫妾实为可惜”,于是奉之以“女贤士”之名,官比四品,协助皇后执掌后宫文教、礼宾、礼赞之事。

    简单说来,便是帮助皇后教导后宫宫女文教、礼仪等事的女官,跟尚衣局的女尚宫的职责没有什么两样。

    这样的结果跟周世珊的想法实在有些出入,只是事情已经是如此,她也只能进了宫再说。

    对周世珊的说辞,周世珑并不予以回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周世珊仿佛一无所察,又接着道“对了,我还给三皇子绣了荷包,荷包中放了艾草、菖蒲等物,有祛邪避害之用。”说完从袖子中拿出一个荷包来,双手递给周世珑,道“三皇子虽不缺穿戴之物,但也是我这做姨母的一番心意。”

    周世珑使了眼色,让身边的丹珠将荷包接了过来,然后对周世珊道“我替皇儿谢过姐姐。”

    周世珊道“若是小皇子肯穿戴上,便不枉费我做这个荷包了。”说完又接着不停的继续与周世珑说着话,一直到了天色渐暗,似乎都没有要离开之意。

    丹珠有些暗暗着急,下午内侍来传了话,说皇上今日是要过来的,眼看着天色暗淡,皇上怕就要过来了,周世珊却仿佛还没打算离开之意。

    又过了好一会,周世珊仿佛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周世珑道“跟娘娘说着说着险些忘了时间,没想到天已经这样晚了,奴婢也该告退了。”说完给周世珑行了宫礼,这才起来准备从淳和宫出去。

    周世珑给丹珠使了眼色让她送周世珊出去,等送完人回来,丹珠这才跟周世珑抱怨道“周贤士可真有些不知进退,敢情谁不知道她的心思似的,偏偏她又是娘娘的亲姐姐,不好出言赶她,若不然只怕明日整个后宫里都要传出娘娘刻薄寡恩的闲话来了。好在她没想着要一直赖在这里等皇上过来。”

    比起丹珠的不平,周世珑的心思倒是平静,她是知道周世珊是一定会在皇上来之前走的。

    留在她宫里一直等到皇上来然后见她一面,这样的手段太过刻意和低级了,不是周世珊的风格。周世珊进宫的这两年来,周世珊来她宫里的时候不少,且皆选在皇上会来日子,但绝对会在皇上来之前离开,她来时总会带来些东西,或者是特别的糕点茶露,或者是女红针线,有时候是诗词琴谱。

    在家中时,她为了进宫才艺女红练习得辛苦,她在这方面也有天赋,她在这些东西上自来有些自信的,她所想的不过是希望通过这些出色的才艺女红吸引皇上的注意,进而引起皇上的兴趣。

    对周世珊的心思,她自来不去点破,更不会阻止她用这些东西在皇帝面前去刷存在感。在她看来,在当年选秀的时候,不管是因为政治还是真心不喜,皇上既然会将她拒之在后宫之外,如今她不相信通过几样东西,皇上就会对她刮目相看。

    周世珑还在想着这些事情,外面突然传来内侍的声音“皇上驾到。”

    周世珑连忙起身出去行礼迎接,庆宁帝一脚迈了进来,道了一声“起来吧”,然后便牵了周世珑的手一起进去在榻上坐下,问道“今天在做什么”说完又摸了摸她仍还平坦的肚子,又问道“朕的小皇子今天可还好。”

    周世珑笑了笑,道“今天什么也没做,倒是睡了一天,下午正好姐姐来找,便又和她说了会儿话。”

    皇帝“哦”了一声,后问道“周贤士今日来找你了”说着又看到小几上放着的一个荷包,微微皱了皱眉。

    周世珑见他看着荷包,便又说道“这是姐姐绣了说要送给皇儿的。”

    皇帝面无情绪的“嗯”了一声,转而问起三皇子道“小三儿呢,怎么不见他”

    周世珑道“去敬妃宫里找二皇子去了,他屋里的小福子不知从哪里给他找了一只蟋蟀,中午刚吃了饭便拿着说要给他二哥看,只怕是跟二皇子玩得忘了时间了。我现在让人去将他接回来。”

    皇帝听到两个儿子兄弟友爱,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开口道“不用了,让他们兄弟玩着吧,玩累了他自己就想回来了。”

    周世珑笑着道是。

    而此时已经离开淳和宫的周世珊回头看着淳和宫亮起的灯光,以及停在淳和宫外的皇帝仪仗,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才重新回过头,往皇后的凤仪宫去。

    皇后此时也同样怀着孕,且已经是到了快生的时候。

    皇后这一胎怀得不是太好,这几个月更是时常腿脚抽筋,此时她正歪在榻上,由两个宫女帮着她按摩腿脚。

    周世珊走上前去给皇后行礼,皇后抬起头来看着她,问道“你去见庄妃了”

    周世珊道“是,娘娘。”

    皇后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

    周世珊走过去,换了其中一个宫女的位置,道“娘娘,我来替你按一按腿吧”

    皇后是知道周世珊练就了一手按摩的绝活的,闻言便不拒绝,对膝下的宫女挥了挥手,让她们将位置让给周世珊。

    周世珊挽了袖子帮皇后按着腿,在她的按摩下,皇后感觉腿脚确实要舒服上许多。过了一会之后,皇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用手轻轻抚了抚肚子,然后突然叹了一口气。

    她自生了大公主之后,过了七年才又怀上这一胎,宫里宫妃接连生下了四位皇子,她的娘家康国公府的势力被皇上渐渐削减,庄妃的娘家势力则是在日益上升,庄妃得皇上宠爱,膝下已有三皇子,如今肚子里又怀了一个,她感觉她的皇后之位坐得越来越不踏实了。若不是庄妃和继远侯府给她的压力越来越大,她也不会想要周世珊进入后宫来掣肘庄妃和周家。

    皇后又摸了摸肚子,她只希望这一胎她也能生下皇子才好。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一个月已逝,转而到了九月。

    这一日,周世珑正坐在榻上握着三皇子的一只手教他学写字。三皇子已经过了三周岁,正到了该认字的年纪。

    丹珠却从外面匆匆的进来,让屋里的其他宫女都下去之后,才悄悄的对周世珑道“娘娘,皇后生了,是个小皇子。”

    周世珑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皇后产子,她虽然关心,但皇后生下皇子,她的心情却并未有多大的变化。

    自古以来,储君之事就一直是受人关心之事,之前皇后一直没有生下嫡子,朝臣的目光转向几个宫妃所出的皇子,就连她生的三皇子,也被认为是可以竞争储君之位的人选之一。嫡子出生,令前面的几位庶出皇子成为储君的可能性降低了许多。

    只是她向来秉持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原则,倒也没想过就一定要让三皇子成为太子,所以对皇后产下皇子之事,却也能看开得许多。

    周世珑见丹珠站在那里欲言又止不曾下去,不由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丹珠又顿了一会,然后才开口道“嫡小皇子出生后,仿佛是听不到声音。太医用铃铛给小皇子测试过,小皇子对声音没有任何感觉。”

    周世珑没有问丹珠是怎么打听到这个消息的,在宫里混的,怎么都会有些门道,但她还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住了。

    五皇子是个聋子

    她一时却不知该怎么反应了,若是小皇子健健康康的,作为嫡出的皇子,他自然是最有可能成为储君的那一位,但小皇子身患残疾,却又让一切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