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善心
    耿秋月自信高傲的模样,竟是将袁少安给逗乐了。望着那道娇俏的背影远离视线,少安嗤笑一声,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其实有点意思。毕竟,能让她袁少安三天两头炸毛的,整个村里还真没几个。

    相比袁少安的心情轻松,一旁刘望喜却是目瞪口呆。这耿二姑娘简直再一次刷新他的认知,从未见过如此有魄力的姑娘家。如此看来,袁少安与耿秋月的般配程度,似乎更上了一层楼。

    这自恋无比的二人,有够登对的。

    少安撇着嘴骂了两声,扭头要拉刘望喜离开,见这人一副深含八卦的猥琐表情,不禁横眼“你贱兮兮的笑啥”

    “嘿嘿,少安,我瞧耿秋月跟你也挺合适的,不如就娶了她得了。正好将来咱们还能做连襟。”

    少安乐了“你小子倒是挺有自信行啊那等你娶了耿秋芳再说”

    “”

    二人说说闹闹继续上路,脚下步子轻快,到了午时便已抵达镇上。

    凤凰镇乃本县除中心镇最大的一个镇,规模在江南乡镇中处于中上等水平,属下几个村子名堂都挺响亮。

    这般有些规模的乡镇,集市上自是热闹的。

    袁少安与刘望喜行了小半日,到了镇上,挑一间小酒馆吃过午饭歇歇脚,便马不停蹄开始去选购今日所需物资,都没工夫闲下来慢慢走走逛逛。

    今日是赶集的日子,街上比之平日热闹得多,往来行人多是走走停停,挑挑拣拣,享受这一月两次的集市氛围。少安二人一面走一面避让路人,心情也被这热闹气氛感染,偶也打眼瞟一瞟路边的摊子。

    两人没走多远,经过肉菜市场,那里其中几个猪肉摊子的主人见了熟人,纷纷抽空向她问好。

    “哟这不是袁小哥嘛”

    “袁小哥今儿又到镇上逛街啦”

    “”

    几名屠户均是夜里去她家杀的猪,天未亮便赶着驴车送到镇上来做生意,每月两回的集市,都是如此。平日里他们杀的猪,一日之内是卖不完的,只有趁着这样的日子,早早便能收工。人手多时,他们更是能多挑一头猪宰了分来卖

    少安见了他们,顿感亲切,视线滑向他们案板上所剩无几的几小块肉,心下得意,回应道“是啊几位大叔,今儿猪肉卖得挺好吧”

    “挺好挺好”

    与几位相熟的屠户大叔寒暄了几句,两人便收了话题告辞,今日可没那么多时间来浪费,朝前继续走着,越过人群,向路边的仁和堂药铺行去。

    近两年爹爹的身体较为稳定,所需药材也是定好的,只是村里梁大夫的那间是小药铺,平常村民们得点小病小灾用上的药材与她爹养身子所用多少不同,是故每回备药,她都是到镇上或者城里去买。

    仁和堂药铺的掌柜伙计与袁少安称得上相熟,见她来了便热情招呼。

    “袁小哥来啦,好些日子不见呢”

    “是啊嗬嗬掌柜的,还是按原先的药方,这回我要拿两个月的量。”

    “喔喔好,这就给你称两位小哥稍等。”

    “好。”

    两月的药量着实不少,掌柜亲自与药铺伙计忙碌着称起来,少安与望喜便在墙边找椅子坐下慢慢等着,正要开口说话,门口跌跌撞撞踏进来几个人,为首一名身着白衣长相颇秀气书生样的年轻男子,扶着个人,另外有两个家丁打扮的也相互搀扶着,几人脸上均是挂了彩,身上也脏乱不已,两名家丁更是受了伤,伤口在微微淌血,个个面上均是松了口气的神色,进来便引起了铺中气氛的骚乱。

    “大夫大夫在吗”书生言语面色皆是紧张,进得堂来便朝里张望,唤了两声。

    掌柜与伙计见状,忙搁下手中活计,绕出柜台来帮着扶了几名伤者进内堂,

    “莫急莫急,大夫在内堂看诊,扶着他们随我来。”搀了人往内堂走了几步,掌柜的停下来,朝坐在墙边的袁刘二人投去歉然,

    “两位小哥稍等啊”

    此等场面还是他们两人头一回遇上,刘望喜尚好,袁少安的脸色却是发白,她连杀猪的血腥场面都见不得,如今亲眼目睹大活人身上这儿一刀那儿一块的还在淌血,她没晕过去都算可以了。

    “没没,救人要紧,掌柜的你们先忙。这样吧,我俩先去买其他东西,差不多了再来仁和堂拿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