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0(抓虫)
    盛嘉修不知道从哪儿弄到秦舒手机号码,晚上,传了一条简讯,只有简单的抱歉二字。

    秦舒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

    上辈子,若盛嘉修肯痛快地对她说出这两个字,她不会死守盛家,更加不会临时了,对他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

    “秦舒,你干嘛呢,还不睡”依依睡了一觉起床时,秦舒书桌前还亮着灯。

    “没事儿你早点睡吧。”秦舒平静地删掉了短信。

    夜已深了,她睡不着。

    盛嘉丽的话,盛嘉修的脸,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命运,有时候真的很神奇,她拼命地想逃离那个人,兜兜转转,却还是回到了他身边

    忽然,耳畔又想起凌自牧冷冰冰的训话。

    这么笨,什么事都做不好。

    眼神,眼神眼睛一定要有神

    秦舒,我发现你真是呆滞得可以,你知道什么叫做演戏吗演戏是演别人,不是演你自己

    想到他时而大笑,时而气急败坏的焦躁模样,秦舒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依依早上起床,秦舒趴在书桌上睡得很沉,手边那本戏剧表演基础被密密麻麻地做满了笔记。

    楼下,凌自牧同程姝音正吃早饭。

    “咦,依依,小舒呢”

    “昨晚看了一晚的书,这会儿正趴书桌上睡着呢。她就是这性子,受不了别人说她一点不好。”依依说完,幽幽地看了凌自牧一眼。

    程姝音就直白多了,“看吧,都是你干的好事。”

    凌自牧皱眉。

    九点,秦舒起床,凌自牧发来短信,说他在红楼等她,短信是7点半发来的。

    秦舒匆匆赶到红楼,凌自牧正同程姝音说些什么,程姝音个子高,不像她凌自牧同她说话时,时常得弯腰低头。

    古人有云,男才女貌。

    而凌自牧同程姝音却是男貌女才,可就这么远远地看着,竟也有几分登对。

    “小舒,怎么不过来”

    秦舒慢吞吞地走近,凌自牧扯了扯嘴角,心下了然,“还能为什么,八成又在胡思乱想呗”

    “胡思乱想你胡思乱想什么”

    “呃”

    “开始吧。”凌自牧道。

    秦舒落座,凌自牧酷酷地递了一个油纸袋过来,秦舒低头一看,是手抓饼,放了香肠跟培根,“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培根”

    “我有眼睛。”

    凌自牧始终盯着大屏幕,高傲冷酷的模样看得人心里窝火。

    秦舒狠狠地咬了一大口,还好,培根是香的,生菜又脆又嫩,还带着一丝丝清甜。

    电影开始没多久,姝音接了个电话,兴致勃勃地走了,走到门口,更是高兴得原地蹦了三蹦,少女感十足。她一贯稳重,这样小女儿姿态并不常见。

    秦舒笑了笑,“这谁的电话啊,这么高兴”

    “你觉得能让一个女人这么疯癫的电话,会是谁打来的”凌自牧终于偏头看了秦舒一眼

    秦舒哑言,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饼。

    直觉告诉她,她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为好

    吃完饼,凌自牧问,“饱了”

    秦舒点头。

    凌自牧起身,“饱了就开始上课吧。”

    秦舒跟着凌自牧走到台前,电影还在放,男女主人公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凌自牧朝秦舒伸手,“ay i”

    秦舒迟迟没有回应,凌自牧说,“你现在是玛拉,不是秦舒。”

    秦舒还是只顾着脸红,凌自牧原本想嘲笑她白看了一夜书,看着她逐渐泛红的脸,却又觉得这样也挺好

    他拉过她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

    秦舒往前栽了一小步,整个人扑到了他怀里。

    她抬头,惊慌失落,凌自牧强势地勾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主题曲响起,友谊地久天长

    “你连我都怕的话,以后要怎么跟其他男演员搭戏”凌自牧问。

    秦舒有口难言,就是因为他太熟,所以她才会这么不安的,好吗盛家以前开年会,她也曾跟其他董事跳过舞,所有人都盛赞她舞姿优美,优雅得体。

    “舞跳得不错。”

    “你跳得也不错啊,以前没少跟姝音跳吧。”

    凌自牧略一僵,顿了顿,眯着眼冷冷地道,“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

    “两年前的冬天,我一直在剧组拍戏,压根就没有碰过那件冲锋衣,所以,你觉得程姝音那张照片,是送给我的吗”

    “啊”

    凌自牧顿住脚步。

    电影里,乐手们熄灭蜡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