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 章
    层云之间有雷光在跃动,每一道闪电劈下都伴随着整耳欲聋的轰鸣。

    每一滴雨水都如同黄豆般硕大,打在了鹿眠的脸上,落进了她的眼中。她却硬是瞪大着眼,仿佛在和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置气。

    墨菲定律多米诺效应它们联手时,就连她都不禁脑袋一片空白。

    有那么一瞬间,鹿眠想放弃所有思考,直接倒在这篇瓢泼大雨之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比现在更糟了。

    就在她准备那么做的时候,她的世界的暴雨忽然停下了。

    那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它持着一把雨伞,不偏不倚地将她笼罩在其中。鹿眠愣怔地将视线从那只手上,偏移到了其主人身上。

    男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雨下,雨水打湿了他披散的头发,水珠顺着颌角汇聚在下巴上,而后滴落下来,宽松的居家服在这小半会儿的时间里已经湿透了。

    鹿眠的视线被睫毛上的水珠模糊了,她看不清楚男人眼底的神色,只是隐隐约约看见了他的嘴巴在翕动,似乎是在向她询问什么。

    但是她什么也听不见,她的整个世界仿佛彻底被消音了,只剩下了他伸到了她的眼前的那只宽厚而坚定的手。

    林城是无意间听见那声呼喊的。

    每到雨天,他右侧肩膀的旧伤就会隐隐作痛。

    医生说他的伤早就痊愈了,没有任何后遗症,那份若有若无的疼痛实际上来自于他的幻想,只是臆想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源于他无法摆脱的记忆。

    见鬼的创伤后应激障碍,间歇性的颤抖甚至让他没办法稳稳地点上一根烟。

    在数次点烟失败时,林城终于烦躁地扔掉了打火机。外面大雨瓢泼,雷鸣响彻天际,这一切都在试图将他带回那个夜晚,想要闭上眼睛睡觉,浮现在脑海里的却是枪声、爆破声,人们的惨叫,以及通天的火光。

    林城忍不住打开了窗户,本来是想让冷气洗刷一下一室的沉闷,一声呼喊却在窗户刚开一缝的瞬间窜进了他的耳中。

    林城不顾雨淋,走到了阳台上向下望去。

    将整个世界化作一片朦胧的雨中,追逐着黑色轿车的那道白色身影却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林城叹了口气,在看见那个身影跌倒在雨中时,终于转过身,拿起了雨伞下楼。

    鹿眠站在门口,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她完全没有头绪,一片空白的记忆里只留下了残留在肩膀上的,来自男人的温度。

    林城将她带到了他的家门口前。

    这个认知终于让她反应过来。

    “不进来吗”男人站在玄关,回头看了一眼还伫立在门外的她,“你现在也没有家门的钥匙吧”

    看到她刚才奋不顾身追逐轿车的身影,稍微动脑想一想,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先进来坐一会吧,我给房东打个电话,她那边应该有备用钥匙。”林城说。

    鹿眠仍然没有动作。

    林城看她一动不动,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不用担心,楼道内有监控摄像的。”他意有所指,而鹿眠当然听得出话下的潜意。

    “不是。”鹿眠低下头,看着自己满是泥泞的足尖,白色的凉鞋早已不见最初的颜色,“我身上太湿了,会弄脏你家的。”

    她不知道浑身都是泥泞和污水的自己如今在他人看来是怎样的光景,但是她猜想一定是又脏又丑又狼狈。

    她正犹豫着,头上突然被一个白色柔软的东西盖住了。

    “真搞不懂你们这帮年轻的小姑娘每天都在想什么。”

    将毛巾披到鹿眠头顶的林城无奈地说“不会弄脏的,进来吧。”

    鹿眠睁大了眼。

    她一向是个孤傲的人。母亲从小教导她,他人的怜悯和同情同等于轻视和侮辱,因此无论多狼狈,都要昂着自己的头颅,绝不能将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外,让别人看轻自己。

    不管是被他人背后说闲话时,还是被何雨申压在床上时,亦或是面对来自学校责问时,她都竖了一道钢铁城墙,抵挡了一切来自外界的攻击。

    然而那道墙,在这一刻突然悄无声息地崩塌了。

    她并不是擅长宣泄自己情绪的人,于是只是咬着嘴唇,握着拳头,静静地在毛巾的遮掩下,流下了眼泪。

    林城的公寓和鹿眠的是两个极端。明明看上去不修边幅,男人的房间却意外的非常整洁而有生气。

    在数次忙音之后,林城放弃了继续拨打房东的电话,转而在衣柜里翻找起来。

    “这是新的毛巾,还有这件衣服和裤子我没有怎么穿过,你不介意的话就洗完澡后先凑合着穿着吧,浴室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