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十三
    洛湘府。

    水神洛霖虽然避世,但感应到龙君宠驾临,自也是要好好接待,洛湘府一处庭院中,天界的花草皆为虚假,但看起来却那么像真的。

    “洛霖不知姑姑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姑姑见谅。”洛霖拱手作揖。

    龙君宠微微颔首“水神客气,我闭关多年,水族很多事都由你处理,也是辛苦,老身出关之后,杂务缠身,所以今日才得来见。”

    “不敢,原该是在下去拜见姑姑才是。”洛霖请她先坐。

    龙君宠坐下后,让他同坐“水神不喜喧哗,我出关后众神诸仙都快把栖梧宫的门槛踏平了,你和临秀怎么可能会来。”

    洛霖也坐下,笑了下,亲自煮茶奉上“姑姑心明眼亮。”

    龙君宠端起茶盏,也闻了下,随后抿唇一口浅尝“嗯,好茶。”

    “我虽是水神,但水族一直由姑姑统领,如今姑姑回归,我便得了清闲,水族事务我已经和岑葳仙上交接了,不知姑姑还有哪里不明?”洛霖以为她是来问事务。

    “岑葳和我说了,你一直做的很好,其实你是水神,该你管才是,我,年岁大了,很多事力不从心。”龙君宠放下茶盏“就想着含饴弄孙,逍遥度日。”

    “姑姑,有话不妨直说。”洛霖对龙君宠非常敬重,天后弄权,鸟族愈发跋扈,水族自被打压,太湖人鱼族被伤了大半,若不是姑姑派人救助,恐真有灭族之险,还有钱塘龙族若不是及时投入九华州麾下,恐也要被天帝以不敬天后之名派兵围剿。

    龙君宠看向他“梓芬虽难让人忘记,但你也不要只沉溺在往事中,自伤不说还伤了枕边人;你已难挽梓芬,难道还要负了临秀不成?”

    洛霖被她提及伤心事,也放下手中茶盏“姑姑此来是为夜神大殿。”

    “我是做长辈的,闭关前给他择的三门婚约都被太微和你的隐忍毁了,而你如今对临秀不冷不热……我无意管你的家事,但我心疼跟着我长大的孩子,你应该知道他命运多舛,这四千来昼伏夜出,过的清冷孤寂,你不疼他我疼他。”龙君宠也不再遮掩来意“你无心临秀,那是你的事,可不该让我的小鱼儿蹉跎了岁月。”

    洛霖叹口气“姑姑的意思是,让我主动解除这门婚约?”

    龙君宠的确是这个意思“我若提出,你的脸面就更过不去了。”因为你是女方家长“且现在提太微也无法为难你。”就算知道锦觅可能是……不过花界的态度似乎不想承认,她可不愿为了一个锦觅耽误鱼儿。

    洛霖知道她根本不惧天帝“姑姑,其实这些年有很多事你都知道,为何不能……”

    “管束?约束?他已经是天帝了,你能奈何?如果真要换人,旭凤,润玉还是你?”龙君宠三指把玩起浅浅的茶盏“我当然知道他玩弄权术,害了廉晁,夺了帝位,又将荼姚挡在他前面为他冲锋,可你也该知道魔界依然对天界贼心不死,如果此刻废帝,请问谁可以服众?一旦鸟族为助小九登位而做些什么,弄得天界内讧,万物生灵因此涂炭,你我是管还是不管?”

    洛霖又拱手“是洛霖想差了。”她不是不管,是还不到时候管。

    “退婚的事你尽早办,我也趁这个时候给鱼儿觅一门好姻缘,莫像你似的,拥有了却不珍惜。”龙君宠认为洛霖对临秀亏欠甚多,但那是他的私事,她也不便如何,但话还是能说一说的。

    洛霖对此无可辩解“好,我一定尽快处理。”

    龙君宠抬手一挥,将原本幻化的云彩假花散去,一株株莲花就盛开在了不远处的水池内“这算是我还你的谢礼。”

    洛霖起身,看见真的莲花,不由惊诧。

    龙君宠不多言,自径离开。

    行到一半,龙君宠停住脚步,心头浮出一些事:小果子精的体内有陨丹,也不知水神何时提出解除婚约之事,可不要……葱白指尖点在唇边,这件事看来得问牡丹了。

    “姑姑。”身后有人唤她。

    龙君宠听出来人是谁,回眸展露笑容“这是谁啊?不是说昼伏夜出嘛。”

    润玉白色的衣袍上毫无他色,头上纶巾也是白色,也是笑容满满的走到她面前“姑姑莫要笑话我。”看她来的方向好像是去了洛湘府“姑姑去找水神商谈正事?”

    “是啊。”龙君宠便和他一同往回走“和你有关。”

    润玉眸微动“劳姑姑挂心了,这点小事还要亲自走一趟。”

    “你的事没有小事。”龙君宠说的自然“我虽说带了三代天帝,但你曾曾祖父其实是我夫君幼弟,我夫君仙逝后,新君登基,可他年纪真是太小,不得已我以天后身份代理天界事务多年,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