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庄园(1)
    坐进车里以后,这位年轻人对我做了个自我介绍,告诉我他是理查德·格雷森,布鲁斯的第一个养子。他身上有一种和提姆跟布鲁斯截然不同的人格魅力,让他相处起来更让人感到随和自然。明明是家里的孩子们中年纪最大的,他却没有提姆身上那种时时刻刻端着架子的紧绷感,谈吐间也更加轻松真挚,连穿着都偏向青春亲切,笑起来也特别生动,就像一只特别开朗的……大型犬。

    ——我承认我最近的比喻用的越来越奇怪了,但我绝对没有任何不好的意思。真的,我保证。

    “不过大家都叫我迪克——你也这么叫我就好,如果你愿意的话。”他后来补充道,看着我的眼睛眨了一下,把他衬得更像一个漂亮又精致的玩具娃娃。

    他实在是太好看了,我本来还在心里吐槽这个名字的歧义呢,但一对上那双的大眼睛,我就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点点头说:“好、好的。迪克,呃……这是个好名字。”

    我发誓,我绝对看到他的嘴角抽了一下。

    其实从网络上搜索和‘布鲁斯·韦恩的孩子’的相关信息的话,弹出的消息页面几乎都是关于提姆的,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五——剩下那百分之五中也基本上都是假消息和空有噱头,关于其他孩子的消息和提姆比起来是少之又少。所以在面对迪克的时候我才能用更加平常心的状态观察他——至少不用被像金子一样的人生履历给衬托成惨兮兮的loser。

    开车的时候,迪克把袖子给卷了起来,我的余光瞥到他线条优美结实的小臂上,却被露到袖子外面的、还透着一点浅浅的红颜色的纱布给吸引住了视线。这道伤即使透过纱布看上去也挺触目惊心的,看上去还很新。

    反正我从小到大是没受过这么厉害的伤,我有点担心他,但又怕触及到对方的什么不能问的秘密。顾虑了一小会儿之后,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还好吗?你的胳膊看上去挺疼的。”

    “哦,这是——你知道,警察平时出外勤的时候总免不了磕磕碰碰。吓到你了?”

    他飞快地把袖子翻下来,挡住了那一点点白色。我摇了摇头,有点意外道:“没有——所以你的工作是警察?”

    “是的,意外吗?我在布鲁德海文警局工作,以后欢迎你空闲的时候到布鲁德海文找我玩儿。”他挑了挑眉毛。

    哦,布鲁德海文——林赛的故乡,我想到。

    迪克看上去确实不像是警察的样子,毕竟对于警察来说他实在是太漂亮了。不过这倒是也能解释他有点晒成小麦色的皮肤和透过衣服也能看出来的结实身材。

    我点了点头,真心实意的赞叹道:“真厉害,你肯定个勇敢的人。”

    不开玩笑的,世界上我最尊敬的人有三种——马路清洁工、坚持周更的漫画家,还有就是出外勤的警察。

    格雷森先生听到我的赞扬,有点惊讶的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们恰好赶上等红灯,他望着我的蓝眼睛里映出来我的倒影,然后慢慢地闪亮了起来,看上去是真的很满意我的赞扬。

    我也看向他,虽然感到很不好意思,但我舍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挪开。

    这样的对视下,我的脸不争气的发烫起来。

    绿灯终于在我心底急不可耐的催促中亮起来,迪克重新把视线挪回前方,我赶紧也把脸转过去,然后悄悄松了一口气。就在我已经要开始继续神游的时候,他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

    “谢谢,我很开心。”他语气轻快地说道。

    韦恩庄园大概是在……郊区之类的地方?我这人是个严重的路痴,所以对地形路线之类的一窍不通。车窗外的风景沿途从哥特式的高大建筑和充满科技感的霓虹灯牌大厦慢慢延伸渐变到绿植遍布的空旷郊区,再往后就是群山连绵,但天色却依旧灰暗阴沉。我在脑子里幻想着《音乐之声》里冯崔普上校先生位于阿尔卑斯的家,就是不知道韦恩庄园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其实比起韦恩庄园来说,让我更好奇的还是素未谋面的另外两个兄弟。当迪克告诉我家里除了他和提姆外还有其他两个兄弟、并向我简单介绍了这两个人后,我就开始对接下来的隆重见面感到有点……怎么说呢,应该是不安——另外两个人听上去都不像提姆和迪克这般好相处,偏偏我也是个不擅长主动和别人搭话、性格也不怎么活泼的人。

    由于第一次见面要讲足礼貌,所以我并没有带上那副平日里和我形影不离、几乎要长在身上了的耳机,这导致在我和迪克的聊天告一段落后,我开始变得格外无所事事,极其无聊。直到我把某首儿歌在脑子里换着腔调循环演唱唱了又唱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这样毫无准备是不行的,于是又开始幻想起待会儿和兄弟家人见面后的对话场景来。

    晚上好布鲁斯,你今天看上去很不错;嘿,提姆,我很喜欢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