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第十四回
    贾赦一嗓子下来,小厮们没一个敢动的,吼的太有气势了,真真的一家之主,这般的贾赦意气风发,隐隐中带着官威,硬生生的把贾政比了下去。

    压的住别人,压不住贾母,贾母可是见过世面的人。

    “把他给我绑了!”贾母指着贾赦,被气极的贾母没了平日里的风度,她才不管贾赦怎么威风,总之贾赦是她的儿子,作为母亲有权利打儿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贾母命令一下,小厮们纠结了,想了想,荣国府还是贾母说了算,若得罪了贾母日后可是没好日子过了,咋办?

    “你们愣着干什么,没听见老祖宗让你们上么!”贾政道,今日他非要看着贾赦被打的屁股开花方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贾赦仍旧淡定。

    “本官为朝堂命官,谁敢造次!”贾赦威严道,堂堂荣国府大老爷岂是府上的小厮能动的。

    这话一出小厮们没一个敢往前迈半步的。

    他们差点忘了,虽然府上贾母说了算,但是贾赦可是有爵位的朝中官员,动不的,动了是以下犯上。

    今日的贾赦真的不一样,逻辑思维相当的缜密,死过一次的人自然通透,知道蛇打七寸,人拿三分。

    此言一出,贾母不知该如何应话,让小厮们继续上岂不是对朝堂不敬,好大的一顶帽子。

    古代就算要打官员子嗣也要在他离官之时,或者自愿请罪的情况下,除此之外不能擅自动刑。

    贾赦上辈子没少挨贾母的打,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傻,明明是一等将军整的和受气包一样,这辈子他要把上辈子受的苦都讨要回来。

    “我也是朝堂官员,那你怎么打我了!”贾政反应过来,不能只讲一家的理呀,他的脸已经肿了起来,这般模样今日的宴请是参加不了,贾政真是恨死贾赦了,要知道他为了今日准备了多久呀,一会儿他要派人赶紧准备赔罪的东西作为自己不能出席的赔礼。

    “不一样。”贾赦笑笑,“我官位比你大,还是你兄长。”

    贾政……

    “我那是管教你,为你好。”贾赦继续颠倒是非,面上的笑容映在贾政眼中那叫一个气人。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打你都是为了你好呀弟弟!

    “母亲,下人不能打,您能呀,您又不是没有封号还是他娘!”贾政抬头看着贾母。

    别说,贾政上来一阵还有点小聪明,知道举一反三。

    贾母很配合贾政,她上前抬起手来,架势是真要打贾赦一顿,贾赦先发制人,总之今日谁休想动他一根汗毛。

    偏心偏到姥姥家

    “母亲今日过来我这偏院兴师问罪到底为何,只因儿子没有把我自己买来的酒给弟弟?您惩罚儿子总要讲讲道理吧,胳膊肘不能总往弟弟那拐。”贾赦开门见山的问贾母,若贾母和贾政要和自己翻旧账他就好好的翻翻。

    一口一个偏心,一口一个胳膊肘的,贾赦把府上人都知道的事情说出,配上他很委屈的表情,整的贾母异常尴尬。

    “好,要和我讲道理那今日我就给你好好讲讲。”贾母把抬起的手放了下来,她一会就让贾赦心服口服的挨打。

    “你在品玉阁都干了些什么!”贾母质问。

    “不过是找友人小聚一番,顺便买点东西罢了,母亲何时连此等小事都要管着?”贾赦一脸不解。

    “买点东西?你花了一万两银子!”贾政在一旁添油加醋。

    “一万两银子,你到底做了什么。”贾母跟着问道,贾母和贾政一唱一和的,两人搭伙说相声合适。

    “如母亲所见买了点酒,对了还有个人参。”贾赦平静道,“我算算还有什么东西。”贾赦巴拉手指头真是很认真的在想。

    “不告之府库,随意花销,败家子之风!”贾母瞪着贾赦,开始给贾赦头上扣帽子,只这一条就够惩罚贾赦,一万两银子足以让贾赦在床上躺半个月的。

    贾赦笑了笑,“母亲,我袭一等将军之位,府上的库银不说都是我的,起码和弟弟一家一半,我花我自己银子,哪里有错了?”贾赦拒不认错,说的理所当然。

    “贾赦!这家还没分!”贾母气道。

    “若母亲想分今日就分了罢了,大不了我吃点亏多给弟弟点银子,反正以前已经吃了那么多了。”贾赦提出分家。

    贾母愣住,她万没想到贾赦竟敢提出分家,古代,双亲健康在世分家是大忌,何况是贾府这样的大户人家。

    看来这样分不成家,贾赦心里带点小失望,本来以为接着这个契机能和贾政贾母分开,贾赦着实当够了荣国府长子,不如自己出去过的痛快。

    “闹着一出就是为了分家?”贾母看不透贾赦到底在想什么,总之,有她在家暂时不能分,怎么说贾赦头上有着一等将军的头衔,对贾政有帮助,且若是分家府上的银子要分给贾赦,贾母不舍,分干净了以后拿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