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27)
    在他妈面前,杭野是只能败下阵来。

    他妈妈赵丝嘉是儿童剧演员,长相甜美动人,一辈子都天真烂漫跟小孩子似的,自己就是个大宝宝,对儿子更是一脑子不着调的想法。

    不过有这么一个妈,杭野回到家里,倒是难得有些放松。

    他陪着自己妈妈愉快地吃了顿晚饭,又聊了一个晚上,才回了自己卧室。

    躺在床上,杭野忽然觉得有点不适应。

    房间里少了一个人,就好像太空旷了。

    曾经杭野很讨厌和人同住,就连焦凌和宫豪在他宿舍呆久了,他都会生出几分厌倦。

    可现在,杭野把手背在脑后,心里一直在想,小白做什么呢?有没有好好休息?吃的什么晚饭?有没有……像我这样想他一般想我?

    想想可能性不大。

    杭野叹了口气,倒进枕头里。

    他很快就睡着了,只是很快就掉进梦里。

    是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他身处在校医院,像这两天陪护喻尔岚一样,坐在那张病床上。

    但不同的是,喻尔岚是躺着的,躺在床上,枕着他的腿。

    杭野在梦里低着头,定定地望着那样的喻尔岚。

    喻尔岚脸上不是寻常那种淡然疏离,他在冲杭野笑,笑得很甜。

    他脸颊泛着微微的红,从那白皙的肌肤底子下透出来,看上去就像是可口的糕点。

    杭野很想尝一口。他觉得味道应该很好。

    而这样的喻尔岚,忽然抬起双臂。他揽住杭野的后颈,勾着他,压向自己。

    他的唇微微张开,透出一抹嫣红。那模样真真担得上四个字:秀色可餐。

    杭野急速贴近这样的喻尔岚。

    也许就是下一秒,他就可以品尝到自己渴望已久的唇齿。应该就像他脑补的一样清甜。

    然后杭野醒了。

    他微眯着眼睛,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冲着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愤愤地大力拍着床面。

    恨啊!就差一点!杭野咬牙切齿。

    横竖睡不着了,杭野决定洗把脸清醒一下。

    一捧冷水拍在脸上的时候,杭野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他把喻尔岚……当作什么?

    杭野怔在那里。

    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沾着水珠的脸,那神情透着迷茫,但更多的,是一种不加保留的、自然而然的喜悦。

    这种喜悦或许来源于那个隐秘到羞于启齿的梦。

    但那恰恰就是杭野潜意识里,最深最沉的欢愉。

    他许久没有这样,从心底里泛起喜悦,澎湃又绵长,令人充满力量。

    杭野勾起唇。他拿过毛巾来擦了擦脸。

    嗯……应该是,喜欢了。

    杭野发现,意识到这一点,竟然都是让自己欢喜的,心尖都在急速震颤。

    这种感觉真好,杭野想。

    他出了房门,感觉神清气爽。

    也不知道今天早餐吃什么……吃什么都好,他现在很有胃口。

    杭野低头想着,发现生活里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都让人如此振奋而喜悦。

    他下楼来到餐厅,喜气洋洋地喊着:“陈姨,今天早上吃——”

    话音在杭野看清那个坐在餐桌最远端的那个男人后就断了。

    他爸爸杭鸣寒,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眉头紧紧锁着,威严道:“你怎么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