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Chapter 13
    未来生物谷,离燕安市区一个多小时车程,是最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科技中心。随着几家包括gxbio在内的医药龙头把部分生产线搬去了那里,生物谷内生命科技公司遍地开花,到处都是实验室,创业园,孵化器

    谢昭受龙昌集团董事长之邀,带蒋天遥去的就是生物谷的创投会,一年一度创业者面见投资人的盛会。

    龙昌集团的董事长大名叫做沈鑫海,人如其名,聚财成海,特别有钱。

    沈老板五十出头,相传当年也是道上黑白通吃的大人物。早年,他靠倒腾几块地皮白手起家,几十年后做成了房地产业赫赫有名的龙昌集团。

    然而,眼看着近几年地产调控越来越严苛,红利越来越寡薄,沈鑫海便琢磨着靠资本另谋出路。什么养老,医疗,教育,互联网,但凡是当前的风口热点,他就广撒网似的投点钱,左右兜里不缺。

    龙昌生物科技公司就是他早年养着的一家小药企,原创ip没有,就靠捡过期的专利,合法贩售仿制药,营收一直不死不活。其实,医疗科技这块,沈鑫海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现在癌症好赚钱,便一直想往这方面转型。

    要是能做成kimberly在中国的代理,那他的小药企也就从此朽木逢春,飞黄腾达了。

    蒋天遥瞅着沈老板穿得还算朴实,右手缠了好几圈紫檀小佛珠,但与他手指上两个半厘米粗的金戒指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

    沈鑫海皮肤很白,红光满面,颧骨前的脂肪组织圆润地凸起,耳垂厚而肥大,双层下巴颤颤巍巍,本来是有几分佛相的,但偏偏他看人的目光又精又狠,衬得他嘴角那大咧咧的弧度就有些假了。

    蒋天遥的第一反应,就是那好像一尊目漏凶光的弥勒佛。“弥勒佛”见到谢昭还双手合十地拜了拜,也不知是什么礼仪。

    大佬们互相客套一番,便开始谈笑风生,视身后的小跟班们为空气。蒋天遥跟在谢昭身后,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暗中观察。

    沈鑫海在生意场上完全都是地产那套,反正他什么医疗技术都不懂,只有兜里有钱,话里话外都散发着一种暴发户的油腻,听得蒋天遥浑身不适。

    谢昭在沈总一行人的簇拥下,一起逛了创投会。

    沈鑫海自己不懂医学,却把谢昭捧成了神仙下凡,什么项目都想听听他的意见。他还让自己带来的那个小年轻一直拿着笔记本在身后记笔记,就好像跟着谢昭投,就保赚不亏似的。

    谢老板似乎也不急着和人聊正事儿,便顺着沈鑫海的心思,看到什么说什么,把“弥勒佛”哄得一路频频点头,喜笑颜开。

    “这种针对细胞信号通路的单抗没什么前途,我和你说,早期绝对不能进,前面吹得再好,75也是要死在临床三期的。”

    “这个啊?这个概念还太新了,但是可以留着观望一下,过个一两年再看看发展吧。”

    “手术机器人是可以投。还有这种,人工智能筛查ct、mri片子,准确率比人工高多了,预计未来能取代一波检验科的医生。这种我会建议你早些入股。”

    一圈下来,沈鑫海显然十分满意,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里终于带了点真切的笑意。

    当晚,沈老板邀请谢昭去他产业下的会所小聚,生意这才切入了正题——kimberly与龙昌底下那家小药企的潜在合作。

    沈鑫海会客的雅座装修得古色古香,富丽堂皇,巨大的雕花屏风龙凤呈祥,就连那一张张红木椅子都是按着故宫的款式复刻的。

    活生生的土皇帝范,看得蒋天遥在心底暗暗咂舌。

    一进屋子,沈鑫海许是烟瘾犯了,迫不及待地从兜里摸出两条雪茄。他自己叼上一根没点燃,对谢昭一扬下巴:“昭总抽吗?今年的古巴新货。”

    虽说这是个问句,但沈鑫海身边的年轻人已经用双手接过雪茄,微微颔首,毕恭毕敬地向谢昭一递,深紫色的卷纸上写着烫金花体字母。

    恰好,蒋天遥就站在谢昭身边。正主还没接呢,蒋天遥就耿直而诚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昭总不抽烟。”

    沈鑫海脸上的笑容明显是僵了一下,犀利而不善的目光落在了蒋天遥身上。他以前两道都混,老大当习惯了,哪有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敢顶撞他的?

    蒋天遥本能地一哆嗦,瞬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但是,他哥的确不抽烟。

    蒋天遥从来就没见过谢昭抽烟。

    再说了,大家都是学医的,谁不知道常见癌症有近一半的死亡病例是由抽烟导致的?医生自己生活里也会格外注意一点。但凡谁亲眼见过那些手术室里挖出来的“烟肺”,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碰这玩意儿。

    那个小年轻也面露尴尬,手里的烟似乎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空气仿佛变成了粘稠的液体,沉默令人窒息。

    谢昭从后面一把揪住蒋天遥的衣领,把人拉至自己身侧。他悄悄用力一掐蒋天遥后颈,面上却不急不缓,慢悠悠地纠正道:“办公室里不抽烟。”

    “小孩儿不懂事,让沈总见笑了。”说着,谢昭嘴角一勾,伸手接过雪茄咬上,熟练地一低头,在那年轻人手里借了火,侧脸拉开一道英俊的轮廓。

    猩红的火光在茄头燃起又灭去,一缕青烟缓缓升起,谢昭吸了一口,似乎很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手工卷,cohiba,好烟。”

    沈鑫海见谢昭是个识货的,脸上神色才稍有缓和:“前几天才到的货,空运。”

    谢昭吐了一口烟,从兜里掏出一款黑金打火机塞进蒋天遥手里,一拍他的屁股:“去,给沈总点烟。”

    蒋天遥连忙学着那个小年轻的模样,对沈鑫海扯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假笑。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给人点烟,手忙脚乱的简直比第一次给人抽血还紧张。

    眼看着雪茄点上了,蒋天遥这才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偏偏那沈鑫海故意一口雾喷在了他的脸上,蒋天遥呛了一口,满眼针扎似的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