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先打一架
    有了首富蒋万里的的参与,这场关于镜叶山租赁权的拍卖会结束的毫无悬念。

    “神农还不知怎么失望呢。”乐卿尘遗憾地和魔尊悄悄说了起来。

    “无妨,只要后院的石板路撬了给他多囤快地,神农是记不住这回事的。”魔尊早想好应对方式。神农的心思除了种田,其他的就是个金鱼脑子,记不住。

    “总感觉在欺负老实人。”乐卿尘揉揉脸不好意思的说着。

    “卿卿愿意养着他们就够仁慈了。”魔尊这话说得一点也不见外,仿佛自己不是靠乐卿尘养似的。

    隔了一排座位的蒋万里自然无需自己去办手续,自有手下人代劳。盯着眼前不时交头接耳的梦里客栈老板及所谓的大堂经理,一脸深思。

    与蒋万里并排一行待着的朱雀,被黑布遮住了视线早就不耐烦了,不时的扑腾下翅膀想要扇开黑布。还别说,坚持着扑腾了十来分钟,真被他给掀开了黑布。

    “愚蠢的人类,居然敢给我遮这么丑的布。”朱雀连周遭环境都没有细看,尖刻的吐槽。

    现场寂静了三秒,没来得及出门的竞拍者放下了心中的惊惧打量起蒋首富提进来的这只大鸟。

    “鹦鹉吗?体型可够大。”

    “嗨,除了鹦鹉还有那种鸟能讲话啊?建国都这么多年了,哪准动物成精。”

    “也对,就是养得忒好了。看着虎虎生威的。”

    “他怎么不接着讲,还准备发个朋友圈炫耀下呢!”

    这些人正说着呢,蒋万里已经不慌不忙地提着鸟笼出去了。随后,一直贴身跟着蒋万里的助理一脸笑意的上来一一嘱咐视频照片都要删除哦。

    “抱歉,手机内关于蒋总的视频照片都删一下。”助理从后往前一个不拉,直至面含职业微笑面对乐卿尘俩人。

    “卿卿,走。”魔尊自然是冷脸不理。

    助理笑容不变,“我们蒋总不想曝光于人前。”

    回应他的是魔尊揽着乐卿尘离去的背影

    溪水古镇一座临河小院内,蒋万里打开鸟笼喂起了食。经过这几日美食这种糖衣炮弹的袭击,朱雀已经沦陷了。

    这时正优雅细致的进食呢。

    “蒋总,今日拍卖会现场就您交代不可硬来的那俩位先生没有检查,其余人手机内都清理干净了。”助理站在一步开外,一脸严谨的说道。

    “做得不错,该给的补偿今晚就落实好。”蒋万里为朱雀倒了杯茶漱口,“先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别进后院。”

    助理回道:“是。”

    临出去前又回了句:“这里布置仓促,蒋总需要什么随时发我信息。”

    “嗯。”淡淡的回了声,蒋万里将心神彻底落在了朱雀身上。助理很有眼色,恭敬地退了出去,守好前后院间唯一的通道。

    乐卿尘返回梦里客栈后不久,神农就巴巴地跟在了身后。

    乐卿尘看着一脸期待的神农,很是不忍。一旁的魔尊可见不得卿卿为难,难得开口解释道:“镜叶山被首富拍下了,我们客栈财力上拼不过。”

    魔尊的话越说到最后,神农眼中的光彩愈发暗淡。

    坏人让魔尊做了,按着拍卖会现场商量的,乐卿尘演起了好人。

    “神农,这后院的石板路太多了,我觉得可以掀了部分石板沿着墙壁种上一圈果树。”

    此言一出,神农果真被安慰到了,兴冲冲的去取工具准备霍霍后院那石板路。

    晚饭时分,小白正一脸羡慕地看着可以自由变换人形的小青举着勺子喝起了鱼汤。对比着自己毛绒绒的爪子,怎么看怎么不得劲。

    “哟,别当着厨师的面浪费我劳动成果。”彭祖最见不得浪费粮食,敲了敲发呆的小白。

    “别敲我脑袋,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小白一反常态,狗脸都能看出不忿。

    乐卿尘抬头,看着小白担心问道:“怎么了,谁惹你了。”

    小白一脸哀伤,眸子间都染上了悲意:“卿卿,明明我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为什么小青都能化形,我却还是这个形象。天道不公!”

    “天道?若非是他老娘还过着自由自在地狐生呢。左拥右抱,想撩那个就撩那个。”苏苏斜睨了小白一脸,一脸嫌弃对方的患得患失。

    “哈哈,这也是次历练嘛。”彭祖倒是开怀,完全没放心上。

    神农迷迷茫茫连记忆都不全,凭着本能种着田,根本无法参与这个话题。牛郎与织女更不必说,能时时刻刻腻在一起,不知有多感谢天道的这样安排呢。

    所以就演变成了苏苏与小白俩人对天道的讨伐,其中犹以疑似受到不公待遇的小白为甚。

    乐卿尘默默听了半晌,决定还是好好安慰一下小白,毕竟一个蠢萌活泼的狗子更讨房客的喜爱。

    “小白啊,其实我琢磨了几天,大概猜到为啥小青可以化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