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唐慎有些尴尬, 他抬头看着王溱, 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王溱笑道“小师弟, 走罢”

    唐慎晃过神“好。”

    两人上了轿子, 王溱道“去国子监。”轿夫抬起轿子,向着国子监而去。

    大宋朝的官员制度基本沿袭前朝, 对官员的吃穿用度非常严苛。不到品级的官员,不可点官灯, 不可使用越级的轿辇车匹。二品尚书可使用的轿辇非常宽敞, 哪怕是两人并排坐着也毫不拥挤。

    盛京城中车水马龙, 人声鼎沸, 这些嘈杂的声音被隔在轿子外, 唐慎端正地坐着。

    轿中一片寂静,无人开口。

    似乎是路过一条开小吃店的街, 轿外传来小贩的吆喝声, 王溱睁开眼, 问道“用过晚饭了”

    唐慎一愣,转首看他。

    轿子再大, 两个人坐, 也不免距离颇近。唐慎转开视线, 适应后, 道“没有。”

    王溱对轿夫道“去采祁斋。”

    轿夫道“是。”

    唐慎一头雾水,他刚到盛京, 完全不知道采祁斋是个什么地方。不过这采祁斋似乎顺路,轿夫也没绕路, 径直地往前走,过了一刻钟便停下。等了一盏茶功夫,轿夫递进来一包糕点,摸上去竟然还有些温热。唐慎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包糯香雪白的艾窝窝。

    唐慎一下子明白了王溱的意思,但他看着王溱全然没有吃糕点的意思。唐慎察觉不对,他仔细想了想,将这包艾窝窝又包了回去,道“师兄,这在您的轿子里,我怎么能吃东西。”

    王溱看他“我不介意。”

    唐慎认真道“君子食不言,寝不语。食不于桌堂上,亦不礼也。”

    王溱似乎有些愣了,他看着唐慎,过了会儿才笑道“小师弟是个妙人。那就等把你的学籍办好,带回去吃吧。采祁斋的糕点在盛京也有些名号,你若喜欢,以后可去尝尝,它在盛京多有分号。”

    “师兄说了,我一定会去尝尝。”

    很快轿子就到了国子监,唐慎跟着王溱,下了轿。

    王溱还穿着正红官服,他刚到国子监,便被门房恭敬地迎了进去,喊来了当日任值的祭酒。这祭酒是个头发花白、大腹便便的老者,他见到王溱,目露诧异,走上来行了一礼,道“王大人。”

    王溱回了一礼“林大人。”

    “王大人多日不曾踏足国子监,不知今日来所为何事。尚书大人来得正巧,下官正要回去,若是再晚一步,国子监内恐怕只有几百名学子可以迎接大人了。”

    王溱笑道“确实有时相求。”他侧开身子,道“这位是我的师弟,名为唐慎,字景则,从姑苏府来。他去岁在姑苏府考了个童试小三元,如今要来盛京读书,参加八月的秋闱。国子监可否收他做学生,调了他的学籍。”

    林祭酒道“自然方便,只是一般贡生进国子监读书,是要有举荐信的。”

    唐慎忽然想起来傅渭之前说要给他写举荐信,可他离开傅府的时候傅渭竟然忘了,没把把举荐信给他。唐慎正打算说“明日就把举荐信拿来”,他还没开口,就听王溱道“我来写举荐信吧。”

    林祭酒道“有王大人亲自举荐,自然无碍。”

    三人来到一间书斋,林祭酒找了笔墨纸砚。王溱微微捋起右袖,拿起墨锭,在砚台上浇了一点水,研了一会儿墨。接着,他从笔挂上取了一支羊毫细笔,蘸取墨汁,开始写举荐信。

    林祭酒道“王大人的字丰神俊朗,骨清奇正。半年前曾有幸得见,如今还是一如既往啊”

    王溱“林大人说笑了。”

    “实乃下官的肺腑之言。”

    这马屁拍的,林祭酒面不改色,王溱也不为所动,仿佛理所当然

    唐慎在旁边观察,想心里学了学,然后他不动声色地走到桌旁,拿起墨锭研起墨来。

    王溱写完两行字,再蘸墨时,瞧见唐慎正在为他研墨。他抬起眼睛看着唐慎,唐慎正专心地看他写字。王溱移开视线,沾了墨汁就继续写。不消片刻,他写完了一封举荐信,吹干墨汁交给林祭酒。

    林祭酒“如此便好了。学籍的事,下官知晓了,只是今日已经放衙,下官明日就将这位唐公子的学籍调过来。”

    王溱忽然道“从金陵府把学籍调过来,一来二回,怕是要一个月。”

    林祭酒愣住,他思索良久,问道“王大人的意思是”

    王溱默了默,他把玩着白扇,手指在玉骨上轻轻摩挲。“江南贡院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之地,看守并不森严,每年都会弄丢一两份生员学籍,只需补办便可。有时以为弄丢,其实又找到了,对贡生也无影响。国子监乃大宋培育国之栋梁之圣地,所精当是学子的学业功课,在学籍上浪费人力物力,实为我朝官员制度的失责啊。”

    林祭酒恍然大悟“明日唐公子的学籍便到国子监了。”

    王溱笑道“我与师弟先走了,林大人留步。”

    林祭酒“王大人慢走”

    王溱和唐慎一起离开国子监。

    王溱道“来盛京多久了,可有居住之所”

    唐慎还没从刚才的对话中回过神,过了半晌,他才道“有了,就住在国子监旁。”

    王溱挑眉“为了好每日去国子监上课”

    “是。”

    王溱“既然如此,送你一程吧。”

    两人又上了轿子,王溱将唐慎送到巷口。唐慎下了轿,只见王溱用白扇挑开轿帘,对他道“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唐慎自个儿没反应过来,但是他那过目不忘的脑子给他反应过来了,下意识地接上了下半句“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采蘩祁祁,出自诗经。

    采祁斋,正是取自这句诗。

    王溱微笑道“师弟莫要饿着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