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90
    祝梅花看了眼祝母眼底的青黑, 伸出手握住她道,“我不困。”

    “傻孩子,”祝母瞪了她一眼,“你要是不睡, 明儿上班不仔细可会被你领导骂的。”

    祝梅花的领导对她们姐妹很有意见, 所以听祝母这么一说,祝梅花便吐了吐舌头,乖乖地躺在祝兰花的身旁睡去了。

    姐妹两人一直睡在一张床上。

    祝母看着一模一样的两个孩子,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 可当看见祝兰花那张苍白的小脸时, 脸上的笑意又消散浮现出忧愁。

    当外面的时钟指向两点半的时候, 祝父的神情极为紧张, 他起身打开祝家姐妹的房门, 秦勇跟在后面。

    “没醒”

    祝父看着睡着的姐妹二人瞪眼道。

    祝母哎哟一声让他小声点儿,“这是好事啊”

    说完又看向秦勇, “阿勇,你们今儿见的那大师确实有本事,明儿我和你一起去见见他。”

    秦勇见祝兰花没醒也高兴, 他点了点头回祝母给他铺好的床上睡觉了。

    “没醒”

    第二天,见了秦勇与祝母的文泽才问了昨天晚上祝兰花的情况。

    秦勇如实地说了。

    “是啊, 睡得可好了, 今儿早上我们都准备走了,兰花才起来,她说昨天晚上睡得非常好, 连梦都没有做呢。”

    祝母偷偷地打量了一番文泽才,发现对方的年龄和秦勇差不多的感觉,而且人也长得白白净净的,很俊秀,不像秦勇黑乎乎的一个大傻个。

    文泽才听到这里心里也有数了,不过还会得再确认一下,世间怪术多得很,他也不能马上就下结论。

    “我和你们走一趟吧。”

    说着便起身拿过背包,还没上身呢,就被秦勇接过去了,文泽才笑了笑,也没阻止,赵大飞站在门口冲着他们挥手,脸上全是哀伤。

    “还以为今儿能跟着师傅出门呢,结果还是被秦勇这小子截了胡。”

    刚好出来透气的陈云红听见这话直接翻了个白眼,“那是他亲戚,自然要跟着去的。”

    “嘿嘿,我就是说说,”赵大飞连忙收起哀伤的小表情,拿着蒲扇站在陈云红的身边给她扇着。

    陈云红摸了摸大肚子,回头看了他一眼,赵大飞扇着的力度顿时小了不少。

    祝兰花正在家做饭,文泽才他们一进屋她便听见声音了,所以大声叫道,“娘那位大师怎么说的他真的和姐姐说的那样年轻吗”

    祝母哎哟一声,对文泽才歉意地笑了笑便进了厨房,祝父赶忙请文泽才坐下。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人家大师就在外面”

    祝母洗了手后便接过祝兰花手里的活儿做着,一听文泽才来了,祝兰花捂住脸,“天哪,您咋不早点说”

    丢脸死了

    “早点说你也会这么丢人,”祝母轻笑一声,示意祝兰花端菜出去,祝兰花端着菜来到客厅时便看见坐在秦勇身边的文泽才。

    她的脸一下便红透了,放下菜后几乎是跑回厨房的,“娘,他好年轻啊,长得也好看。”

    祝母看了她一眼,想到路上时秦勇说的话,叹气道,“歇了心思吧,人家结婚好多年了,孩子都有两了。”

    祝兰花脸一白,“啊”

    知道文泽才是已婚男人后,祝兰花可惜了好一阵,最后又满血复活开始帮忙端菜端碗了。

    吃过饭后,文泽才拿出银针,然后要了碗清水,接着将金钱放进水中,取了祝兰花一滴血。

    祝兰花忍住疼好奇地看着水里的金钱。

    血珠滴进水后便散开了,散开的血晕向三枚金钱扑过去,文泽才又将一双筷子递给祝兰花,他看着祝兰花,“你稳住筷子,将十二天前和你说过话的人一一念出来,什么时候筷子能立起来,什么时候停下。”

    祝兰花听到这话觉得诡异得很,可她不敢多问,稳住筷子,开始使劲儿想十二天前有哪些人和自己说了话,然后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念。

    祝家老爷子看着那双筷子咧嘴笑道,“这东西我知道,叫立筷,小时候有个头疼啥的,我娘就会立筷,念到谁的名字筷子立起来了,那就是谁害得我头疼,然后我娘就会指着那筷子骂,直到那筷子自己倒下,才算完事儿。”

    祝婆子闻言担心地纠起眉头,“那是念死人名,这是念活人名,会不会不灵啊”

    文泽才听到这里解释道,“立筷也分了很多种,现在这种叫清筷,念到谁的名儿,筷子一旦立着,那就说明这人的问题最大。”

    秦勇听到这立马看向祝兰花,生怕对方念了名字却没记住那人叫什么。

    祝母与祝父对视一眼,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见还有叫“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