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小号
    第二十章

    沈丛安还记得两年多前自己在y国第一次见到占玉时的情景。

    当时他想要拦住那个眉眼间带着温暖笑意的少年,想要问他留个联系方式,想与他再多说一句。

    他明知道自己这番行为冒昧非常,与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事作风十分不符,但是心里那份二十几年从未有过的悸动和炙热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

    然而,当他追出林荫小道的时候,却看到对方与那个叫卫秋容的男人十指相扣,相视而笑。

    他停下脚步,望着两人相携而去。

    初秋的夜里,凉意袭人。

    沈丛安站在车子旁边,满脑子都是张奇那句“占玉老师分手了”的话。

    在刚才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的大脑有一瞬间是当机的,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推开车门下车了。

    真的热。

    沈丛安觉得自己这几年来压抑着的念想,像是冲破桎梏的火山,这一刻山底下滚烫凶狠的熔浆汹涌澎湃地从身体各个地方涌来,几乎要将他的胸腔冲破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砸得他惊喜交加,除了吹风,一时间竟然想不到别的能冷静一点的方式。

    如果此时在家里,大概还需要游个泳吧。

    沈丛安心里想道。

    在觉得自己没有出息的同时,也遏制不住内心那像水波纹一样逐渐蔓延扩大的狂喜。

    他原本以为,这一次的小提琴培训,就是自己与占玉之间能有的最近的距离了。等结束了,他就不再打扰对方,退回最安全的距离。

    却不曾想,上天待他如此幸运。

    他不想知道占玉与卫秋容是如何分的手,只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绝对不会放手。

    夜风拂过,身上那股来自心口的热潮依旧没有吹散。

    沈丛安下车时没有戴口罩,只是站了会儿便引来了路人的注意,起先是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随后停下来的人越来越。

    甚至有人开始拍照。

    沈丛安不欲引起公共混乱,对前方围观的人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

    另一边,占玉回到了家中。

    父母正在客厅里玩围棋,他一进来就听到母亲耍赖的声音,父亲正无奈地和母亲讲理。

    “占鸿远!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让让我怎么了?”颜笠面露失望,愤愤不平地指责道,“当年你娶我的时候,跟你丈母娘说什么事情都让着我,怎么现在就变了?”

    “这跟我年纪大有什么关系?”占鸿远又好气又好笑,“说好只能一盘棋只能悔棋三次,你一步就悔了三次。再这样我都不用下了,光看你悔棋够了。”

    “你还顶嘴了!”颜笠气极之下,一把掀了棋子,“不下了不下了,和老男人下棋真没意思。”

    占鸿远:“……”老男人??

    占鸿远被她掀了半身的棋子,表情有些懵逼,显然是被那句“老男人”给打击到了,好半晌没反应过来。

    占玉见状,忍不住笑出了声。

    母亲喜欢下棋,但是棋艺十分的差,每次下棋输到三次就掀棋盘,父亲常年饱受怒气。

    颜笠听到占玉的声音,回头见他回来,原本还怒气满满的脸上瞬间转晴,招手叫他过去坐。

    占玉一过去,她就拉着他的手开始数落占鸿远。

    占玉早就习惯了母亲“恶人先告状”的作风,虽然知道父亲有苦难言,但秉承着家里女主人最大的原则,还顺着她的话点头应了几句。

    占鸿远在一旁,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句:“蛮不讲理。”

    “你说什么?!”颜笠回头瞪了他一眼,板着脸说,“有话大声说。”

    占鸿远低哼了一声,起身离她坐远一点,一副“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的模样。

    颜笠也懒得搭理他,转而问占玉什么时候要进剧组。

    即然要拍半行业剧,那他作为剧组的小提琴指导老师,接下来只要有关小提琴方面的拍摄,他都需要在场指导。

    《曲动青春校园》是校园剧,拍摄的地点在z大,占玉正好是z大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的学生,跟剧组的时候非常方便。

    今天施铭已经把接下来这几天的拍摄日程安排发了过来,他把行程和颜笠说了一下。

    “不影响上课就行。”颜笠放下心来,想了下,又问:“那沈丛安什么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