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心动
    打从上次帮助楚悠悠之后,她对栖妙的态度便好了许多。

    栖妙心里想,谁能有她这样郁闷。不仅不能把用着她身体的人怎么样,还得捧着对方,免得对方拿她的身体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冒牌货似乎对栖家十分感兴趣,言语之间不经意便会提到栖家,问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栖妙知道的就说,不知道的就瞎编。

    问着问着,就不对味了。

    尽管楚悠悠已经掩饰得相当好,栖妙从小在各种交际圈混大,怎能感觉不到她的话中有话。楚悠悠关于栖家的话题一不小心就会扯到栖望的身上,还会打探栖望平日里的爱好,看样子是对栖望相当在意。

    栖妙想,楚悠悠该不会是对栖望有意思吧?

    别人喜欢栖望她都可以不管,但是用着她的身体,就绝对不可能跟栖望有任何进一步的接触。栖妙脑补出栖望搂着她的身体亲亲我我,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

    “……”不行,她必须要斩断那个女人的念想。

    栖妙心里乱得很。

    到现在,她还没有勇气向栖家人开口。原以为在这个身体待几天就能回去,原以为或许这些只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梦境,谁能想到竟然装着装着就装到了现在,未来一筹莫展。

    栖妙拿着浇水壶给花浇水,这么些天过去,幼苗一直没长出来,或许就真的不会再长了。

    那她呢。

    难道她要一辈子用着栖妙的身体吗?

    栖妙不由握紧了浇水壶,心想,给她一次机会尝试一下,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回去,她就向栖家人坦白这一切,说清楚……

    “浇太多水了。”

    后背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伴随着提醒,栖妙的柔软的小手被覆住,紧握在他的手心。栖妙被突如其来的提醒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是栖望回到家了。

    他的衬衫纽扣抵在她的后脑勺,有些硌得慌,令栖妙下意识地想别开脸,却被栖望的大手按住左侧肩膀。

    隔着薄薄的纯棉布料,他的手掌温热:“别乱动,小心摔倒。”

    “哦……好。”

    栖望专心致志地浇水,傍晚的温柔日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他黑色的短发染上暖色的光晕,好看得不像话。

    栖妙有些别扭地想挣脱栖望的大手,无奈她的劲儿实在是太小,根本挣不脱。

    “最近药有在好好吃吗?”

    “嗯,医生说状态比之前好一些了。”

    “在家里待得无聊吗?不过没事儿,下个月,你就能认识一些新朋友了。”

    新朋友?

    栖妙还没琢磨出味儿来,栖望又继续说道:“买了一条小狗陪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栖妙是挺喜欢小动物的,但她原来的身体对动物毛发过敏,没办法亲近,因此当栖望询问的时候,栖妙迟疑几秒。

    她的迟疑被栖望误会成害怕动物会伤害她。

    “别怕。”栖望轻声安抚她的情绪,晚风中的音色是沉醉的温和。

    “哥哥在。”

    ……

    栖望口中的“小狗”,可以说是非常之小,小到栖妙都可以骑上去溜圈。

    栖妙盯着面前一米多高的温顺大金毛陷入沉思。

    敢问栖望对“小狗”有什么误解?

    金毛被培训过,性格温柔又亲人,任由栖妙怎么摸都不反抗,还会轻轻舔她的手掌心,尽管很快有阿姨把栖妙的手擦得干干净净。

    如此漂亮的金毛,还可以尽情摸摸抱抱,栖妙很快就把一件重要的事情抛到脑后。

    于是。

    当狗头军师程栎从家里跑出来之后,欢脱地给栖妙发了信息,却在大门口戛然而止。

    他忧郁地隔着栅栏门一米多远,大门里有一条一米多高的大狗蹲在石板路上,和他面面相觑。

    程栎:“……妙妙!!!”

    程栎怕狗,尤其是大型犬,因为小时候人见人嫌狗见狗嫌,被一条大狗咬伤过手腕,直至现在手腕上的月牙形伤疤一直没能褪。

    栖妙这才意识到栖望给她送大狗的用意——为的是防门外的狼。

    她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要不,你进来试试?狗很温柔的。”

    程栎烦躁地揉揉头发,望着栖妙那张脸,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咬咬牙,狠了狠心,说:“成吧!这狗叫什么名字?我跟它套套近乎。”

    “狗。”

    “我知道是狗。我问它的名字?”

    “狗啊。”

    程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