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七十三·牌位
    人总是得陇望蜀。

    没有健康的时候,只想着有健康就好了,穷些苦些都没什么,而身体好了以后,就想着日子总得过的舒服些才算不枉此生,有了权还要钱,权钱皆有了又开始想别的,总之不会有满足的时候。

    苏付氏叹了口气咬断了线,将手里的衣服抖了抖总算是有了一点儿笑意:“元元你来瞧,这个样式怎么样?”

    她手里拎着的是一件大红色滚白边的衣衫,上面栩栩如生的绣着几朵山茶花,一看过去明晃晃的晃人的眼睛。

    绿衣忍不住拍手称赞起来:“姨太太的针线功夫可真是太好了,比外头成衣坊里头的绣娘绣的还好!”

    苏付氏笑着摇了摇头拉了朱元来身边比划了一下,点点头说:“果然是穿这个颜色抬人。”

    笑过了苏付氏又忍不住叹气:“只可惜不知道”

    只可惜不知道付氏拼死生下来的那个孩子如今长成了什么样,又是什么脾气,该多高了。

    朱元半垂下眼没有说话。

    她也想见朱景先,可是朱景先这些年都是盛氏带的,直到被赶出去之前,他都还对盛氏充满希望。

    她贸贸然的去告诉他真相,只怕他也不会信。

    屋子里安静了一瞬,绿衣看看苏付氏又看看朱元,正想要活跃活跃气愤,就听见外头有人喊了一声不好了便跑。

    怎么回事?绿衣有些诧异。

    才回来都还没坐下多久呢,怎么就又有不好的事了?

    水鹤正从外头提了水进来,见绿衣好奇便压低了声音:“好像是说府里的大少爷惹了事,现在大老爷正打他呢,大太太她们也都匆忙赶去前头花厅了。”

    大少爷?

    几个孩子里头,朱景先是最大的,朱元皱起眉头站了起来。

    是了,她怎么忘了?朱景先向来都是不成器的,总是惹是生非,在家里三天两头的都要挨打。

    苏付氏有些担心,看向朱元欲言又止。

    朱元还没有做出决定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就听见门被敲响,朱大媳妇儿的声音便在外头响起了:“大小姐,您在屋里吗?”

    朱元对绿衣点了点头,绿衣便打开门把人给让进来:“妈妈有什么事?”

    朱大媳妇儿站在朱元不远处停住脚,一脸的焦急:“大小姐,您快去瞧瞧吧,大老爷都快把大少爷给打死了!”

    真是奇了怪了,朱元垂下头一片漠然似地看她:“妈妈这话说的有些奇怪,大老爷教训他儿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能怎么办?”

    朱大媳妇儿急急忙忙的,唉声叹气的厉害:“这大少爷他把先夫人的牌位给烧毁了,大老爷气的狠,现在要打死他呢!大家怎么劝都劝不住!大小姐,您就看在他年纪小不懂事的份上,求您快去给他求个情吧!”

    苏付氏脸色惨白,目光里露出不可置信来。

    人心竟然险恶到这种程度!

    如果她们不是事先已经查到了朱景先的身份,那么现在一来朱景先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朱元,朱元该怎么看待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朱元肯定会厌恶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