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第七十五章
    白轩并不准备完全靠着自己的力量带叶权来到叶权想要到达的阶数, 叶权亦是如此。

    相对于前边的一百二十二阶台阶, 剩下的台阶,即便是白轩, 在携带叶权的情况下,仅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达成两人都攀登上去的目标。

    藤蔓将叶权向上甩去, 星辰之道本身的压力, 连带着灵力汇聚而成的气旋, 一同被冲破。

    撕扯的压力如同刀割一般冲击着叶权,他却宛如毫无感觉, 这点疼痛哪里比得上体内能量的缠斗带来的痛楚。

    叶权在台阶上趴了一会,平复体内快要不受控制的元力气旋, 随即他趔趄地爬起, 缓慢抬脚。

    仿佛暴怒的大海中,一叶无所依靠的扁舟,叶权每每前进一分, 巨大的压力与内脏搅在一起的疼痛席卷而来,强迫着叶权快点放弃。

    痛,热……

    除了这两种感觉, 叶权觉得自己体会不到其他感觉。

    摸一把脸, 汗水浸入双眼, 火辣辣的痛着,前途已经模糊不清, 叶权颤抖着的双脚, 久久未能放下。

    维持着理智花费叶权大量的精力, 来自内心想要休息的诱惑不断地侵蚀他的思维。

    放弃吧,这已经是你的极限。

    引导堕落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叶权恍惚,一时间几乎回到初次进入天道之门时,心魔滋生,无力回击的那种感觉遍布思绪。

    叶权抓住胸口,想要缓解窒息的感觉。

    指甲是魔族的武器之一,自从他被迫吞入一枚魔族内丹,任他如何修剪,指甲还是尖锐到能够轻易地刺破皮肤。

    鲜血渗出,丝□□惑挠动白轩的心,白轩神色却没有变化。

    诱惑的天平已经倾斜,修行路上机缘不断,可同样陷阱重重,一不小心陷入诱惑,便是万丈深渊。

    白轩站在一个离叶权不远不近的位置——一个能够第一时间接住并辅助叶权向上,却无法直接接触叶权的位置——平静地注视着叶权。

    叶权一点点地将脚踏在下一阶台阶上,他的身躯剧烈晃动,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压力弹飞,但仅仅是仿佛。

    纵然是第二次攀登星辰之道的一百二十二阶以后的台阶,此处的压力对于白轩来说依旧不少,保存力量然后一口气冲上去才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方式。

    白轩无需步步紧跟着叶权,更何况,白轩有自己的打算,协助叶权获取其体内的能量只是白轩的目的之一。

    绿色的藤蔓徘徊在叶权双脚周边,以便及时阻止叶权倒下,但更多地是向四面八方延伸,游荡在静谧的星辰之海之间。

    白轩在感受灵力浓度的变化。

    魔族排斥灵力,所以对灵力的存在更加敏感,再加上白轩那强大的元神,足以敏锐地捕捉他想要捕捉的变化。

    灵力浓度变换,缓缓地在白轩脑海中形成一幅逐渐展开的灵力浓度等高线之图。

    天道之门的灵力浓度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越靠近星辰之道尽头则浓度越大,灵力的浓度由向前的压力决定,也由沉浮在星辰点点之间的际遇所决定。

    这些联通着时间和空间的星辰,可不仅仅是为了点缀天道之门而存在的。

    每一颗星辰都将带来独特的际遇,只看你是否能够察觉到其中的那条开启际遇的线。

    就原著来说,这处神秘空间记录了无数强者的诞生,而闪烁的星辰便是开启那过往记忆的一把把钥匙。

    浩瀚星辰之中隐藏着前人所不知晓的秘密,掌握这个秘密后,甚至有可能借由星辰穿越时间与空间,寻找意想不到的机缘。

    当然了,以上都是白轩的推测。

    不过,他的推测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白轩还记得在原著后期,叶权掌控天道之门中,星辰与天元大陆之间产生的规律后,带着他的红颜知己和小弟们开启全地图传送,多次打得魔族措手不及。

    除此之外,当叶权身陷太古三大战场之一时,也是通过天道之门回到天元大陆。

    白轩仔细阅读过那一段剧情,作者虽对于太古战场的描写过于简陋,有意无意地隐藏诸多信息,可透露出的内容依旧掩饰不了太古战场展示出与现今接轨的部分。

    消失万年的太古战场绝对不如传说中那般,万年间没有活物进入。

    甚至,叶权前后两次进入太古战场,太古战场中的时间却给人跨越数千年的错觉,这只能说明叶权到达的时间点与外界时间的流速完全不同。

    绘制在白轩脑海中的地图,接近于延绵的山脉,高低起伏不平,排斥感随之而出。

    藤蔓越是向外延伸,所传递回白轩这边的感觉越是古怪。

    刀光剑影,百兽争斗,却无比模糊,几乎感受不出原貌的气息交织,阻断真实信息的传递。

    白轩无法整合这些气息,它们过于凌乱,没有共通之处,只能从侧面提升他的猜想的准确率。

    突然,白轩瞳孔紧缩,在他脑海之中,一座宏伟的古城拔地而起,不,不对……

    不是拔地而起,那座古城根本是漂浮在空中!

    白轩所感受到的是一座天空之城!

    耸立的城墙,山峦环绕,湖水荡漾,一栋栋古朴的建筑仿佛悬浮在云层之间,灵植遍地,然后……

    火光染红天际,黑云压城,恐怖的长龙穿梭于云层,每一次穿梭,天动震动,山崩地裂,哭喊声不绝。

    倒塌的城墙向下坠落,恢弘壮观的古城,眨眼间只余下废墟。

    “唉……”

    一声叹息穿越时间与空间响在白轩的心头。

    “天刹之城……终究是毁了。”

    残垣断壁触目惊心,最后一栋建筑在战斗的冲击下摧毁,正脊上雕刻出的一只异兽的头颅朝向白轩飞来,直直飞入他的眼底。

    诡谲的红光一闪而过,白轩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潮湿,分不清是泪水与汗水。

    “天刹……”

    白轩口中喃喃,这个名字很熟悉,他记得——

    记得什么?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轩脸色微变,回过神便发现延伸出去的藤蔓不知何时回到他的体内。

    他惊疑不定地向某处眺望,星辰之海还是那般美丽而平静。

    可白轩清楚,刚刚一定是发展了什么。

    白轩幽幽望着看似毫无变化的点点星辰,许久,他揉了揉太阳穴,似笑非笑。

    白轩湛蓝色的双眸中,闪烁一抹兴奋的色彩。

    天道之门下残留的气息只不过是极其微弱的一点,然而,就是这么一点点几乎要消失的气息却能够影响到他,令他遗忘自己的发现。

    毋庸置疑,留下那道气息的存在绝对不简单。

    只可惜,白轩收回视线,他适才捕捉到的信息已被抹消,唯独一声叹息不曾忘怀。

    白轩他抬起手来,虚空一握,似要握住什么。

    空无一物的触感传来,白轩并没有失落。

    幽幽的叹息依然回荡,白轩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无妨,他这一趟终究没有白来。

    这一声叹息,便是他接近一道机缘的钥匙。

    即便此时这把钥匙不够完整,但已经为他指明一个方向——天刹。

    白轩心情愉悦,叶权的处境就没那么好了。

    徘徊在脚边的藤蔓突然消失,叶权恍惚的思绪愣住,他瞪大充满血丝的双眸,无边无际的痛楚之中蔓延出一丝不安。

    叶权本能地移动头颅,回望身后的白轩,对方却没有在看他。

    白轩在走神,叶权看着对方并不在意的模样,因疼痛皱起的眉峰越发扭曲。

    少了那抹为之支撑的绿色,耳边鼓动他放弃的声音越来越响,呼吸一点点变得艰难,叶权半跪在台阶之上。

    他微微张了张嘴,质疑而愤怒的音节徘徊唇边,最终化为一声细微的嗤笑。

    元力气旋在体内交战,连带着五脏六腑仿佛一同被卷起,疼痛刺激了大脑,不需要存在的软弱被压制。

    叶权缓缓地收回视线,挑战属于他,机缘也属于他,一味的依靠其他人,只会让他变得更加懦弱。

    细小的鳞片浮现在叶权的手臂,沸腾的血脉依旧炙热。

    丝丝缕缕的雾气加速从叶权头顶冒出,只是,原本飘散在星辰之中的雾气,不知何时开始重新渗入叶权的皮肤之内。

    游走的能量一出一进,夹带着点点灵力,终于显现出一丝温和的味道,虽然依旧无法平复叶权体内猛烈的疼痛,却让叶权体力的消耗有所减缓。

    叶权已经开始接受来自血脉的力量,他身体摇晃的弧度变得平稳,看似虚浮但又坚定地迈出脚步。

    一百三四阶,一百三十五阶……一百三十九阶……

    勾动手指,滕蔓重新出现在叶权脚下,白轩心底闪过一瞬自己也未察觉到的惋惜。

    从叶权的状况来看,叶权接下来的前进步伐已不需要他的支撑。

    见此,白轩也不再耽误,迎着增大的压力,继续捕捉星辰之阶上残留的灵植信息。

    到底是修为高于叶权,又没有血脉沸腾的烦扰,随着白轩开始专注攀登星辰之阶,他没用多久便追赶上叶权的进度。

    擦肩而过之时,两人具是心中一颤。

    离得越近,那股诱人的血味也愈发浓郁,白轩面色不变,稳稳地跨过叶权所在的台阶,无视身后饱含痛楚的□□。

    一百四十一阶。

    超越前一次的台阶,白轩周身压力骤然猛增。

    最后一抹随意消退,藤蔓在压力之下,本能地连连生长,白轩祭出自己的藤蔓领域来抵御压力。

    然而,向上一分,藤蔓领域被迫压缩一分,两股能量碰撞,挤压着白轩的身体。

    他周身的藤蔓的气势渐渐萎靡,有气无力的蜷缩着,断裂的痕迹蔓延,本该充满生命气息的绿色被枯黄代替。

    只有一条,唯一的一条还维持着绿意。

    停留在叶权脚边的藤蔓几次三番地试图离去,但,最终,它依旧没有丝毫变化,安静地维护着两人的约定。

    白轩仰头,星辰之道终点矗立的石碑模糊不清,未能给他带来任何启示。

    他果然不适合走这条星辰之道。

    白轩想着,停下了脚步。

    星辰之道的奖励,根据前进的阶数调整,不仅仅是攀登所到达的阶数,也有距离上一次攀登相差的台阶数的作用在其中。

    丹药的道路于他利益不大,再向前走去,将对他日后获取所需要的奖励产生影响。

    似是察觉到他的退意,星辰涌动,一团金光落在他身前。

    金光的色彩平和,竟不如前一次的耀眼。

    触及金光,感受奖励的具体内容,两枚丹药落在他的手中。

    五品丹药血煞回魔丹,功效仅针对魔族,可刺激体内内丹运转,加速魔力吸收,瞬间恢复消耗的魔力,并暂时提升实力。

    但提升实力的代价消耗血脉之力,药效过后血脉本源受伤,是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丹药。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白轩半眯着眼摇了摇头,此时他未尽全力,于是乎天道之门还他一项鸡肋般的奖励。

    很合理,但令人不爽。

    不过,正应了天道之门的主旨,一切收获背后需要的是与之相匹配的付出。

    白轩寻了个玉瓶将两枚丹药收好,丹药到了四品,普通的木瓶陶瓷瓶不足以将其药效完善保存。

    紧接着他撤开周身的藤蔓领域,即便站在此处他稍有余地,突然撤去一道抵御之力,四面八方涌来的压力还是让白轩有几分不适。

    待到身体适应第一百四十五阶台阶的压力后,白轩转向正要冲击一百四十四阶台阶的叶权。

    隔着一阶台阶,白轩居高临下地看着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的叶权。

    叶权身上属于狐族的味道已经全部消失,替代它的是更加亘古神秘的气息,若不是叶权濒临力竭,那股气息对白轩来说也许亦是种压力。

    叶权恢复原本色彩的漆黑双眸中,瞳距扩散,却死死盯着前方。

    操纵藤蔓在叶权眼前摆动,叶权的视线之中没有藤蔓的存在。

    白轩挑了挑眉,忽地轻笑一声,笑声之中带些嘲讽,“你倒是会给我找麻烦。”

    叶权凭借韧性冲上了超越他能量范围的台阶,要不是有一直扰乱他体内能量平衡的血脉的力量在支撑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说不定早已崩坏。

    然而,多股能量的冲击,为维持平衡,叶权的精神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恐怕再无力去控制体内元力气旋化液,突破初元境。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居然将最重要的突破交给他,就不担心他在其中动些小手脚吗?

    白轩看着叶权的目光之中染上微妙。

    没有人会让其他人干涉自己的突破,更何况是像叶权这样,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把修行的前程交到他手上。

    当真是仗着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就一个劲地给他找麻烦。

    “既然这样,我的报酬要加倍了。”

    灵力剧烈的波动,白轩的目光扫过叶权的腹部,停在丹田,叶权体内内丹所在的位置。

    牵动藤蔓,白轩将几乎失去知觉的叶权直接拖至身前,令他盘腿坐着。

    重新碰触到白轩微凉的身躯,叶权本能地攀坐在了白轩身上,并伸手抱住白轩。

    叶权的抱,就像用上全身力气死死掐住一般的抱。

    有些痛,白轩皱了皱眉,犹豫片刻,到底是没有拉开叶权的手,任由他抱着。

    这种姿势更方便他为叶权控制体内元力气旋,也不用担心叶权的身体会因星辰之道的压力坠落下去。

    白轩一手揽住叶权的腰,一手手掌按住叶权的腹部。

    感受叶权腹部之下融入两股气息的内丹,白轩皱起的眉头有些放松,与叶权体内澎湃的能量相比,内丹中的能量显得有些萎靡,不过,它所蕴含的能量依旧不小,尤其是其中属于高阶魔族才有的气息,令得这颗内丹在白轩眼中价值翻倍。

    作为一名人族,叶权想要突破一个境界,他体内的那颗魔族内丹便成为了一道阻碍,这让得叶权的身体主动试图吸收笑话内丹。

    但吸收内丹的过程所需要的时间不短,叶权却没那么多时间了。白轩干脆准备借机将这颗变异了的内丹占为己有,作为帮助叶权的报酬。

    一举两得,不是吗。

    手掌沿着腹部向上推移,白轩手下的元神之力没有受到阻碍,很顺利地进入叶权的体内。

    紧接着,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白轩强行带着内丹一点点离开叶权的丹田。

    与控制千纹锁同源的元神之力倒是对叶权体内膨胀的气旋起到一定得安抚作用,叶权眼中的焦距缓慢地凝聚。

    “别乱动。”

    白轩用另一只手按住叶权的腰。

    “唔!”内丹受控的滋味十分不好受,叶权小声地痛呼一声,很快明白白轩在做什么。

    咬咬牙,叶权将头埋在白轩肩膀处,忍住想要咬下去的欲望,白轩的血液还残留从他那里吸收到能量,就算只接触一点也有可能破坏他体内的平衡,叶权从牙缝中挤出虚弱的声音,“这和……说好的嘶不一样。”

    喝他的血,还要拿他的内丹,白轩你怎么不去死?

    白轩不为所动,他清楚叶权只是口头上抱怨,没有他的帮助,叶权失去的会更多。

    叶权有苦说不出,心情十分暴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