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血腥回想之夜
    人类的言语很难描绘那个东西,它是如此庞大,如此丑陋,如此狰狞。

    如果说他是自然意志下进化的产物,那它必然是自然意志里全部的野性与蛮荒的最高体现,它应当是一切暴力和恐怖的代名词,它应该属于深渊而非这被人类支配的世界。

    地球上不应该有这种东西,不然就显得至今为止的生物演化都太可笑了,恐怕任何生物都无法进化成为现在的样子,因为同它相较,其他的一切物种进化都显得那么软弱,就像抖着耳朵和尾巴的宠物兔一蹦一跳跑到了霸王龙面前,双方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如果地球上真的存在这种东西的话,那人类绝对没有立足之地,他们早在进化起来之前就失去了入场资格。

    那是无法诉说的东西,那个充盈着淡绿色液体的培养仓里装着的显然只是它躯体的一部分,立香分不出那是什么部分,或者说她不知道“它”完整的姿态是否符合人类对生物的认知,它不像是任何动物或者植物的任何一个器官,甚至不像一块肉,但是只要看到它,就会立马明白那是某个伟大生物的遗骸。

    它作为一块残骸甚至保留了本体的威压,那至高至伟的恐怖遗留在这里,仅仅是看一眼就让人无限恐惧,不只是人类,地球上的任何生物在面对它的时候都会感到一种来自基因的恐惧,如同被扼住了咽喉,是濒死窒息的绝望,那是一种种完完全全被高级生物碾压支配的恐惧。

    立香感到自己的喉咙异常干涩,那些刚刚因为害怕血腥而争先恐后要用食道涌出来的胃液都不见了,她身体里所有的液体似乎都从脚底流走了,从她转过那个转角开始踏入这间实验室开始,她身为人类的骄傲和勇气就被夺走了,被那庞然大物的残骸碎片夺走了。

    “……神啊……”

    立香噗通一声跌在地上,艰难地咽了咽唾液,这是她能够发出的唯一感慨。

    她终于想起来了,她确实来过这里,和许许多多的孩子一起,就像永井圭和其他许许多多的的孩子一样,手牵着手穿过了那一片可怕的黑暗,在黑暗中听闻了无数尖叫和哭嚎,然后,带着崩溃的精神,最终抵达了这里。

    于是,他们走入了地狱。

    那是何等可怕的光景啊,在见到了这残骸之后,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

    刚刚还在惊恐哭泣的稚童变成了立香全然不敢接近的样子,他们不管不顾地接近培养仓,用尽一切办法破怀玻璃,痴狂地隔着厚厚的玻璃贴向那残骸,他们用手、用脚、用脊柱用头颅去撞击玻璃,脊柱变形头破血流浑然不知。他们围着那圆形的巨大培养仓跳舞,发出杂乱无序没有逻辑的噪音,就像原始的宗教信仰里人们围着火堆或者某根神圣的石柱祭祀,他们望着那培养仓如同看着太阳。

    他们狂乱如同群魔。

    立香缩在转角那个地方,抱着膝盖看着陌生的孩子们一个个如同魔鬼,她当时的认知水平还不够,无法意识到这些是怎么了,她只是害怕,连发抖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人都疯了的时候,唯一清醒的人离疯也不会远,更何况,她也见到了那残骸。

    立香最后真的开始怀疑是自己疯了的时刻,是那些半大的孩子开始做出某些祭祀举动的时候。

    他们开始厮杀,用最最原始而暴力的方式,单纯使用狂暴的蛮力试图杀死身边的人。一旦有人受了严重的伤,周围的人都露出可怕的亢奋神情,就像狼群围住了受伤的猎物,一切血腥与残暴都在那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