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 12 章
    李倓立刻将张良娣放到一边,追问道:“阿爹怎么了?”

    “奸人……”李俶说了一半硬生生咽下去说道:“杨慎矜上奏弹劾陕郡太守韦坚与边将私会,有违国法,李林甫也趁机上表言韦坚与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私下勾结,意欲支持太子发动政变!”

    李倓大吃一惊:“他们拿到证据了?”

    李俶苦笑说道:“这种事情,有哪里需要证据?更何况韦坚与皇甫惟明的确私会。”

    李倓:日!

    他简直怀疑李林甫是不是进修了心理学,这一环套一环玩的可真妙啊。

    这两道奏折说的是一件事情,但杨慎矜弹劾的是韦坚与皇甫惟明,而李林甫则是剑指太子。

    无论是谁都很容易将这两件事情看成是一体,韦坚与皇甫惟明私会被证实是真,那么是不是太子要发动政变也是真的?

    李倓深吸口气说道:“阿爹不能如此被动。”

    李俶也很焦虑:“那还能如何?”

    太子李绍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是上表自辩,同时划清界限。

    可问题是这个界限能划得清吗?

    韦坚是太子妃韦氏的兄长,这本就是姻亲关系,而皇甫惟明就更了不得了,他曾经当过李绍的幕僚!

    李俶勉强笑笑说道:“看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不要想太多,心思太重不好。”

    李倓有些奇怪问道:“我知道李林甫一向看重寿王,可之前还好,怎么忽然就动手了?”

    在这之前朝堂上已经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不是两边握手言和,而是双方都在积蓄力量,除非有一边能够一击必杀,否则不可能轻易动作。

    李林甫为什么忽然出手?

    李俶想了想说道:“或许是因为韦坚威胁到他的地位了,我听闻皇甫惟明之前与吐蕃对战,小赢几场,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献上战利品,他来长安之后曾经举荐韦坚,并且劝圣人罢免李林甫。”

    李倓:……

    太子可真是躺着都中枪。

    李倓叹了口气说道:“韦坚和皇甫惟明是不是已经被抓起来了?”

    李俶点头,李倓又问道:“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吗?”

    李俶苦笑:“如今我们一家尚且自身难保,哎。”

    李倓跟自己印象中的历史结合一下说道:“阿爹怕是要与太子妃和离了。”

    李俶惊讶:“怎么会?”

    李倓摊手:“除了这样还能怎么与他们划清界限呢?”

    李俶皱眉:“可是若阿爹与太子妃和离,那旁人会怎么看阿爹么?”

    李倓长出了口:“没办法,就像阿兄说的,命都要没了,还能管这许多?得了,我总算知道张良娣为何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呵,愚蠢。”

    李俶冷着脸说道:“就算阿爹与太子妃和离,张良娣也做不了太子妃!”

    李倓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些先别管了,能把眼前这一关过去就行,可惜……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一个刚刚接触政务,只给太子打下手的皇孙郡王,一个连爵位都没有,还在读书,最多也就是在这里讨论一番了。

    李俶也显得有些无奈:“只希望张良娣能够消停一些。”

    李倓摆摆手:“阿爹会警告她的。”

    李俶想了想也是,李绍虽然宠爱张良娣,但也没到昏头的地步,这种时候张良娣做过分了会被警告的。

    李倓忍了半天问道:“阿兄,你知道李白吗?”

    李俶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李白?谁?”

    李倓说道:“就是最近奉诏入京,写诗写的特别好的那个。”

    李俶皱眉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哦,就是那个待诏翰林?怎么了?”

    李倓搓搓手说道:“那个,我听说他诗文一绝,书法也不错,想要请他当我老师,可以嘛?”

    李俶有些纳闷:“为何要找他?贺季真先生不是更好一些?”

    贺季真?李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贺知章啊。

    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发现这时候的贺知章还正好在东宫工作,任职太子宾客。

    一时之间他也有些语塞,毕竟在这个年代来看,贺知章比李白有名多了,毕竟是证圣元年中乙未科状元。

    虽然大家都不承认武周这个朝代,但人家的状元是实打实的。

    李倓不知道怎么解释,沉吟两秒说道:“我还是选李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