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 11 章
    自家生意伙伴家中有难,岂有不帮忙之道理?

    柳青玉与瓶儿对视一眼,点头道:“如此,咱们便随丁翁前去探查一番。”

    丁翁喜上眉梢,急忙起身带路。

    丁家的房子不大,柳青玉三人从待客的厅堂出来,只走上一段简短的小路,就来到了丁翁儿媳刘氏的居住之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刘氏的疯病惊扰到外面的客人,她居住的房间门窗紧闭。门外无锁,应当是由人从里面关闭的,看情形屋里还有一个人在看护着刘氏。

    柳青玉见此情形,下意识望向丁翁。后者轻道一句请稍等,抬手敲击门木。“豆儿开开门,我请到了两位奇人来替你母亲看病了。”

    话音响起不多一会儿,屋门叫人从里头打开,出现在柳青玉眼前的是一估摸着小他一二岁的男童。

    “辛苦你看顾你母亲了。”丁翁慈爱地揉了揉豆儿的脑袋,转身恭敬地请柳青玉和瓶儿进门。“二位里边请。”

    柳青玉轻轻颔首回应,抬脚入房。

    一进门,他的双眼立即开启了最强扫视模式,争取不放过可能找到线索的任何一个角落。

    观察的时候,柳青玉板着小脸,满脸严肃。这般表情出现在小孩的圆嘟嘟婴儿肥的脸上,尤其显得可爱。

    跟在一旁的瓶儿眼睛里闪耀着母性的光芒,笑眯眯问道:“公子可看出来了什么没有?”

    柳青玉微抿双唇,给了对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声音闷闷道:“我人小力微不曾发现什么,不知瓶儿姐姐可有收获?”

    瓶儿摇晃了两下脑袋,“房间里的药味太浓,闻不出是否有鬼怪来过的气息。只希望亲眼瞧过刘氏之后能发现一些什么。”

    丁翁听了马上指着前方床榻,道:“二位请继续移步往前,床上躺着的就是我儿媳刘氏了。早晨闹累实在没力气了才肯睡下,眼下还在睡着呢。”

    刘氏原是个姿色中上的妇人,身材丰腴而不显胖。

    然而如今她脸色蜡黄,眼底青黑一片,整个人宛如被吸干了水分的树木,干枯萎缩,几乎瘦成了皮包骨。

    柳青玉看了亦难免觉得触目惊心,更别说丁翁和豆儿两个清楚刘氏昔日模样的人了。

    丁翁眼睛红红地说:“自病以来,她时常不吃不喝,有时候能睁着眼睛两三天,不是累极撑不住了绝对不入睡。原本好好的一个人,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不到就干瘦成了这样。如果不能解决此病,一直这样下去,都不知道她还能活几天。”

    柳青玉轻轻拍打丁翁的手背安慰他,坐在床沿瓶儿来回细观过了刘氏身体情况,劝慰道:“丁翁莫要着急,我已看出来了你儿媳的病因。”

    瓶儿不是大夫,可有一样特质天然胜于凡尘大夫。那就是她身为鬼类,能从人的眉宇面色轻易地判断出人的精气神好坏。

    闻言,丁翁紧张地注视着瓶儿,嘴中着急询问:“如何?我儿媳是病了,还是妖邪作祟?可有的救?”

    “你儿媳的确病得不一般。”瓶儿斟酌须臾,谨慎说明道:“其实是鬼怪吸走了她的精气,加上可能受惊过度,乱了心神,导致神志不清,才患上了这‘疯病’。只不过我道行不够,暂时尚不能得知作恶的究竟是鬼还是妖,又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其实,像刘氏这种程度的精气丢失,必然和鬼妖一类交合过。

    君不见有些人类男子一旦和女鬼、女妖欢好的次数多了,身体便会愈发虚弱,逐渐大病,乃至于丧命。

    刘氏便是类似于这种情况。

    只不过不同的是,那些男子是收美色迷惑自愿为之,而刘氏却极有可能是被迫的。

    然而不过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刘氏到底是给妖物玷污了不知多少次身子。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这种遭遇都是一生的噩梦。

    事情一旦传出去了,就算瓶儿除去了为恶的鬼怪,刘氏也可能没法子继续活命。

    瓶儿不确定丁翁是否在意儿媳身上的污点,犹豫了又犹豫,出于女人的同情心,她选择隐瞒了丁翁。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丁翁牙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