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十一章
    既然这场生日宴上没有需要注意的目标,孟晖的热情自然消退了很多。与姜家父母交谈几句后,他便告辞离开,打算找个角落熬完这场无聊的宴会——反正他的人设就是这么的孤僻自闭,没毛病!

    很显然,对于孟晖这样的表现,其他人也并不意外。因为有姜疏朗的事先提醒,参加宴会的姜家小辈们都没有主动招惹孟晖的意思,只有杨朝楠几人守在他身边谈笑风生,以免孟晖一个人显得太过孤单尴尬,或者遭遇什么麻烦。

    走完了生日宴会的流程,吹了蜡烛、分了蛋糕后,姜疏朗终于清闲下来,第一时间走向了自己的好友们——然后在自家竹马的招呼声中坐在了孟晖身边。

    无视了好友们一言难尽、仿佛在看喜新厌旧的负心汉的控诉眼神,向来自我又自傲的姜疏朗完全不屑于掩饰自己对于孟晖的不同:“怎么了?一个人呆在这里,很无聊吗?”

    “小少爷,你眼里就没有我们的存在了吗?”好心好意陪了孟晖一个多小时的张明臣冷笑吐槽,“一个人?你当我们是死的吗?”

    姜疏朗终于将目光从孟晖身上移开,送给他一个敷衍的微笑:“谢谢了。”

    张明臣翻了个白眼,心累的朝他摆了摆手。

    “安抚”完自己的好友,姜疏朗又转向孟晖,等待他的回答。

    孟晖抬眼看向自家任务目标,对于他莫名其妙的讨好态度早就习以为常:“嗯,有点……我、我有点想回去了……”

    “不习惯人多的地方吗?”姜疏朗了然,“那我带你出去走走怎么样?之前你不是很好奇我爷爷的花房吗?既然来了,我就带你去看看怎么样?”

    孟晖对于花花草草其实没有什么兴趣,这仅仅只是他暗示姜疏朗多将自己带来认识姜家人的借口而已。只不过,既然标签已经贴上了,他也不会随便撕下来,面容中透出了几分迟疑的心动:“……可以去吗?”

    “当然。”姜疏朗眼睛一亮,看起来比孟晖还要兴奋。他对于自家老爷子亲手打理的花房十分有信心,那里面名贵花卉不胜枚举,每一个爱花人都会流连忘返。只要孟晖去了、被吸引了,那么他以后邀请对方来姜家做客的成功率自然会大幅度提升,而他与孟晖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亲密。

    姜疏朗与孟晖对视一眼,彼此都带着一种“计划通”的满足。

    暗赞一声姜疏朗的上道,同样准备打着花房的幌子多来姜家转转的孟晖象征性的欲拒还迎:“可是……你是宴会的主人,不能随随便便消失不见吧……”

    “这是家宴,没有那么多规矩。”姜疏朗站起身,拉起孟晖的手腕,“再说,来的都不是外人,不需要太客气。”

    话说到这份上,孟晖也打消了“迟疑”,顺从的随着姜疏朗的力道站起身,跟在他身后离开宴会厅。

    出了大厅,关上隔音性极好的大门,四周立刻显得安静了不少。孟晖看了眼不远处楼梯的方向,试探着询问:“你家里这么大,只有你、叔叔阿姨,还有你爷爷住在这里吗?”

    “嗯,常住人口就是我们四个。”姜疏朗并没有丝毫警惕,反而十分开心孟晖主动询问自己家里的情况,“不过爷爷年纪大了,比较爱热闹,所以各家小辈们都经常过来拜访尽孝。”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有很多过来请爷爷帮着撑腰拿主意的。”

    孟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要姜家人遇到麻烦,肯定会来求助姜老爷子,而他只要守着这座姜家大宅,就能稳坐钓鱼台。

    姜家的老爷子,堪称姜家的定海神针,虽然已经退休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人脉关系却并没有随着他的远离权力中心而消散。

    别看姜老爷子如今看上去修身养性、不问世事,但曾经,他也是叱咤风云、功勋卓著的开国元勋,建国后更是身居要位,备受敬仰,以一己之力扶持姜家在风雨飘摇的乱世中支撑下来,甚至更进一步。

    不过,为了避嫌,防止他人怀疑自己想要搞什么“世袭制”,姜老爷子并没有支持自己的儿子与自己一样进入政界,而是鼓励他趁着新国家稳定后飞速发展的东风开辟新的战场,在商海中为姜家拼搏出一片新天地。

    姜父被姜老爷子悉心栽培,青出于蓝,在商场中自然披荆斩棘。他眼光犀利、手腕独到,再加上有背景消息灵通,各种赚钱的买卖都能插上一脚,很快便将姜家进一步发展壮大。

    在姜老爷子的支持下将,姜父将姜家的枝叶根茎探入各行各业,使得姜家深深扎根于这个新诞生的国家。虽然表面上只是一介商人,但姜父的动向却与整个国家的经济紧密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大约就是所谓“官商勾结”的最高境界了。

    如今的姜家,大约正处于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