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 12 章
    第十二章

    林木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卷着被子睡成了一个春卷。

    怪不得昨晚上梦见自己被关小黑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林木躺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等到闹钟响起来了,才慢腾腾的打了个滚,把自己从春卷里滚出来,翻身下床。

    换好衣服叠好小被子,林木这才想起昨晚上跑过来陪他睡觉的狗子没在床上。

    他转头看了一眼狗窝,发现狗窝也是空的。

    林木愣了愣,把床收拾好了下楼去,就看到狗子趴在敞开的大门口,而厨房里飘出来了一阵清甜的香气。

    林木深吸口气,只觉得睡得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探头往厨房里看了一眼,发现电饭煲正开着保温模式,打开看一眼,发现是一锅小米粥,粥里边还放着两根细细的参须。

    这小米是林木在商场里买的,做过几次粥,但远没有今天的这么香。

    看来香的应该是里边的参须。

    林木把锅盖盖上,转头出了厨房,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人参娃娃挥着小铲子在嘿咻嘿咻的翻土。

    “早上好。”林木给奶糖和小人参打了声招呼。

    小人参发觉他来了,抬起头露出个甜甜的笑来,奶声奶气的打招呼:“林木早上好呀!”

    而狗子只是抖了抖耳朵,看也不看他。

    林木瞅瞅狗子,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

    狗子依旧爱理不理,甚至晃了晃脑袋,把他的手给晃了下去。

    这些林木终于察觉到不对了。

    他家狗子好像在跟他闹脾气。

    ——可昨晚上还甜甜蜜蜜的睡一块儿呢!

    林木收回手,神情凝重的看着趴在边上的狗子,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应该不是带大黑回来这件事,林木想,毕竟大黑走了之后奶糖就突然跟他亲近起来了,大黑也说奶糖愿意当他一个人的狗了——虽然原话不是这个,不过大致意思就是这样了。

    昨天做的鸽子和老母鸡,奶糖也吃得很香啊。

    那到底是哪里不对。

    林木微微皱着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名堂来。

    总不能是他睡相不好半夜把奶糖踹下床了吧?

    林木:“……”

    哦草。

    林木想到昨天奶糖吃得香喷喷的鸽子和老母鸡,决定今天再弄一只回来给它当加餐。

    做好了决定,林木转头看向勤恳的小人参,问道:“锅里的粥是你煮的吗?”

    “是呀,我之前看你用过。”小人参点了点头,声音软糯糯的带着些甜,“这样你就能多睡一段时间啦。”

    林木一怔,心上像是被什么细小的东西温柔的刺了一下,暖洋洋的情绪流淌而出,甜腻而酥麻,爬满了全身。

    他缓缓回过神来,揉了两把自己不自觉露出笑容的脸,点了点头:“好,我去吃早餐。”

    加了参须的小米粥有几分格外的清甜味道,一整碗喝完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不舒服的,就像是泡澡搓澡按摩一条龙下来之后又睡了个饱饱,精力充沛,连眼前的视野都变得清晰了几分。

    林木没吃过普通的人参,但他也能肯定普通人参肯定没这个效果。

    只是参须就这么厉害,真把整棵参给炖了估计真能包治百病重回青春延年益寿,也怪不得人参娃娃要到处躲藏了。

    林木把剩下的粥装给了狗子,眼看着时间还早,就拿了锄头上院子里,跟人参娃娃一起翻土。

    他昨天跟小人参说准备在院子里种点菜,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响应,人参娃娃对于自己有事情做这件事非常的开心。

    林木挥起锄头,一锄头下去薄薄的土层就像是沙土一样被轻易翻了起来。

    他一挑眉,转头看向小人参:“你松过土了?”

    “是呀,我可擅长松土了,以前在山里,都是我帮那些草木伯伯们松土的。”小人参说完,扭扭捏捏的揪了揪自己的小肚兜,小声问道,“林木,我可不可以在你这里种点灵药呀?”

    “灵药?”林木疑惑的问道,“什么灵药?”

    “最近山里外来的妖怪好多,总是起冲突,我认识的好几颗老树都受伤了,我想给他们弄点药去……”人参娃娃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几个小袋子,鼓鼓囊囊的,“我这几百年收集了好多种子。”

    林木看了看那些种子,干脆不种菜了,跟小人参一起把那些种子种下,埋上了土。

    狗子吃完了今天的早餐,看着在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一大一小,想了想,自己把盆叼回了厨房,扔进了洗碗池里。

    林木早上的班险些迟了到,进办公室的时候大黑正瘫在椅子里出神。

    听到林木进来的动静,转头看了他一眼,哼唧了一声算打了招呼,然后又收回视线,接着发呆。

    林木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看了看明显不在状态的大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你好像不怎么高兴。”

    “嗯。”大黑点了点头,“老太太昨晚上走了。”

    林木闻言脑子一懵,讷讷的说道:“抱歉。”

    “道什么歉?”大黑有些疑惑。

    “昨天晚上,你不是在我家……”

    “没有,从你那里出来之后我去看了她,在她被鬼差带走之前见了一面。”大黑说着,无意识的搓了搓手,“她走得很安详。”

    大黑是用本体去的。

    去的时候老太太的魂魄平和的坐在沙发上,遗体在床上阖着双眼,神情无悲无喜,显然实在睡梦中安然的停止了呼吸。

    房间里没有别人,深夜大家都睡了,老太太就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安静的等待。

    这一等,就等来了翻窗进来的大黑,两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好一会儿,大黑挠了挠头,变回了原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