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被撵出去
    看着哭哭啼啼的袭人,贾宝玉的眼底只有不耐,再没有了从前的柔情:“我是不是冤枉了你,你自己心里清楚。”

    袭人闻言,愈发哭得伤心:“二爷不知在哪里受了气回来,却在我身上出气……”

    贾宝玉道:“我哪里在外面受气?”

    自从晴雯走了以后,袭人愈发势大,被宠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不依不饶的说道:“不是受了气,二爷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也不知在外面跟什么腌臜人歪缠了这一整天,弄得一身印子回来,羞也不羞……”

    袭人的话,歪打正着的戳到了贾宝玉的伤口,当即怒目圆睁,抬起脚来给朝着袭人胸口踢过去:“贱婢,哪里来的胆子编排我——”

    却闻哎哟一声,袭人早着了一下狠的,一下子跌倒在地,捂住胸口呻吟起来。贾宝玉犹不解气,怒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来人啊,去告诉平儿姐姐,我这里容不下袭人这尊大佛了,早撵出去早干净……”

    听到声音,麝月秋纹等人忙走了进来,看到袭人的模样,都吓住了。听到宝玉的话,不由得一时间面面相觑起来。见状宝玉更加愤怒:“好啊,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支使不动了是不是?你们哪里是丫鬟,这一个个都是大小姐啊!干脆都撵出去算了,大家落个干净!”

    见宝玉当真动了大怒,秋纹麝月等人忙跪了下来,麝月便低声道:“二爷别气坏了身子,撵人事小,二爷的身体要紧。现在都这个时候了,哪里好去打搅平儿姐姐,还是等明早吧……”

    贾宝玉闻言,愈发的怒不可遏,冷笑起来:“平儿也不过是个奴婢罢了,给她几分脸面才称呼她一声姐姐,怎么,主子有事,还要怕耽搁了奴婢的时间吗?”

    见到了北静王府里的规矩,贾宝玉才知道,自己家里的这些奴才,被贾家惯得有多么厉害!平儿就不说了,简直就是另一个主子姑娘。但说那赖嬷嬷家,竟然起了一个齐齐整整的花园子!他们家哪里来的钱财?还不是从荣国府里抠出去的。自家姑娘出嫁时的嫁妆惨不忍睹,奴才家却有官儿做,这是什么道理?林妹妹的钱财被自家贪了,养肥了谁?还不是底下这些奴才!

    天底下竟有这样蠢的人家!用自家人的血肉,去养活一群蠹虫!

    见宝玉今日的这一气确实非同小可,麝月等人再不敢说话,生怕祸及自己身上。当下麝月便亲自出了门,去找平儿去了。

    到了这个时候,袭人方才知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她在贾宝玉身上用尽了心思,还害死了一条人命,怎么肯就这样被撵出去?她的未来应该是备受宠爱的花姨娘,而不是出去嫁一个奴才秧子!

    袭人膝行到贾宝玉面前,仰起满是泪水的脸看着他,抱住他的双腿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宝玉,宝玉,方才是我不对,袭人知错了,求求你不要撵我出去……”

    贾宝玉看了她一眼,别过脸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还是走吧。”

    其实若是没有发生北静王这回事,无论发生什么事,贾宝玉还真不会主动撵袭人离开。但是此时他的心境已经不一样了,觉得袭人若是出去了,反倒是一条出路,免得在他身边白白耽搁了青春。所以,态度才如此的坚定。别说袭人,就是麝月等人,他也是预备着,要一个个的让她们离开的。

    说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句话的时候,贾宝玉自己的鼻子一酸,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原来花团锦簇的大观园,到现在也已经花叶凋零了。这世上,有什么是他能够留得住的?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北静王的面容,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说道,我不会变,我会一直一直心悦你……

    贾宝玉任由袭人抱着他的腿哭泣,说什么宁可一头碰死在这里也不出去之类的话,自己的心其实已经飞出了荣国府,飞到了那个人的身边……

    不多时,平儿跟着麝月匆匆的进来了。看起来她像是已经卸妆了,素着一张清丽的脸蛋儿,头发只松松的挽了一个慵妆髻,散下几缕发丝在耳畔。看到屋子里的场景,她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了起来,看向宝玉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晚了,宝二爷还不歇息?”

    贾宝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平姐姐来了,把袭人带出去吧,我这里不要她伺候了。”

    听到这里,袭人凄厉的叫喊起来:“不,我不出去,我宁可死在这屋子里,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