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2.
    新锐书店大门紧闭, 外面人流通行无常,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里面还有人没出来,大家似乎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正常。

    书店后面的胡同里, 唐菲把手上的二胡箱搁在垃圾箱上, 取出几张符咒递给帝辛和秦黎, 说“把这些贴在墙上, 让书店和外面隔绝, 否则万一出事, 很麻烦。”

    帝辛和秦黎从她手上接过符咒, 开始照做。等贴完符,三人用穿墙符进入了书店。里面的世界完全和外面不同, 一片幽绿,色调暗沉宛如冥界。

    书店的读者们依然保持看书的姿势, 收银员依然在流水线一般收银。付好款的人走到门口又机械般的退回来,统一去二楼。

    唐菲正在打量那些去二楼的人, 秦黎突然翘起兰花指,抬手一指上二楼的楼梯以及人流“这些人, 似乎有点不正常。”

    他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变成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娘娘腔。帝辛和唐菲先是去看他突然翘起的惊世骇俗兰花指, 继而又齐刷刷把目光移动到他那张英俊的脸上。

    秦黎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 兰花指搁在胸前,娘生娘气地问他们“怎么了”

    唐菲“”

    帝辛“”

    两人默默地往后一退, 离开他一米之远。一人拿起了剑,一人举起了拳。帝辛小声对唐菲说“唐姑娘, 他被附身了”

    唐菲摇头,低声说“不太像。秦黎是极阳体,这种体质别说是普通小鬼,就是连秦广王这种冥界大仙,也未必能上他的身。”

    秦黎察觉到自己被排斥,浓眉一皱,居然一跺脚,哼一声“坏蛋,居然怀疑我被俯身。哼”

    唐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帝辛的拳头已经燃起蓝焰,他道“我想打死他。”

    唐菲拉住帝辛,安慰道“别忙急着打死,我觉得他可能是帮我出现了副作用。”

    秦黎走过来,举起大拳拳对着帝辛胸口一顿锤,嘤咛道“坏蛋,居然想打我,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帝辛这个暴脾气,拧着眉头就要一拳头锤死秦黎。唐菲眼疾手快把秦黎拉开挡在身后,去给帝辛顺气儿“阿星,淡定淡定,脾气不要这么暴躁,想想他请你吃的两桶炸鸡,是不是觉得世界很美好呢想想他是咱们中最有钱的大佬,每次出去吃火锅他抢着买单,是不是觉得世界很美好呢”

    帝辛这才平静下来,瞪了秦黎一眼“再装怪老子弄死你”

    一米九的秦黎抱着唐菲的头,下巴尖搁在她脑袋上,哼哼唧唧“唐菲,他欺负人”

    唐菲“”怎么办,虽然他是为了帮她换血才变成这样,可她也好想把这个男人摁进粪坑啊她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要淡定,要做一个知恩图报的好人

    她平静了一下心情后,说“我们上二楼看看。”

    三人跟着书店里的客人一起往楼上走,秦黎这个一米九的大高个全程扯着唐菲的马尾辫,一路上小心胆怯。帝辛撞到了他的肩膀,他“哎呀”一声,拿兰花指一戳帝辛肩膀“讨厌,人家有洁癖啦。”

    唐菲“”

    “”帝辛攥紧了拳头,红着眼睛道“唐姑娘你别拦我,让我打死他”

    唐菲一把抱住秦黎,拿身躯挡住帝辛,扭过头看着他说“阿星,淡定,淡定,两桶炸鸡的情谊你忘了吗你打死了他,以后吃火锅没人抢着买单了。”

    帝辛忍无可忍,他和唐菲对视,无声和她交流。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唐菲对上他的眼睛,叹气。

    我觉得把他这样录下来,等他好了之后让他看,他会想自杀吧。

    帝辛也叹气。

    不自杀也想剁掉自己的兰花指吧。

    二楼是签售会现场,台下坐着读者和观众,他们呆呆地望着台上。舞台上站着秦广王王绛,萧悦正靠在他肩头沉睡。

    一个女人跪在舞台中央,正拿着一张罪己诏宣读自己的罪过,而台下的观众听得津津有味。那女人已经吓得失禁,念罪己诏时声音不断颤抖,唐菲他们压根听不清她在念什么。

    越靠近舞台,唐菲兜里的玉如意就越亮。唐菲走近舞台,对台上的男人说“你是冥界之首,为什么会来凡间自古有规矩,凡间的事,不该由你过问。”

    王绛单手搂着昏睡的女孩,冷扫一眼唐菲,嗓音冷淡“再纯净的灵魂,到了这里,都会变得肮脏不堪。地藏王想地狱成空,可他付出六世苦难,穿越三千小世界,得到的又是什么这些人贪恋、自私、恶欲满涨驱魔天师能驱鬼,却不能驱人恶心。比起地府之鬼,人心才是最阴暗之物。”

    唐菲显然不懂他在说什么,问“薛薛让我送你回去,阳间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人出生,也无人死亡,再这样下去,阳间一定大乱。”

    王绛冷哼一声“想要地狱成空,首先得杜绝阳间阴魂去往冥界。想保留干净的魂魄,就不能让他们来到凡间。这里的贪嗔痴恶,即使是地狱十八层,也难净化。我一日不回,冥界便一日不会增添新魂。人类自种的恶果,让他们自己去吃。”

    “你作为冥王之首,怎么能这么想”秦黎翘起兰花指指向他,斥责道“阳间阴魂由地府代收,善恶有你们分辨,再发由各部。即便你再不喜欢人类,你也得接收,这是你的职责。”

    唐菲没想到秦黎都变成娘娘腔了,还能这么慷慨激昂的去指责对方。她拉了拉秦黎,示意他不懂别乱说,可男人却一把甩开她,继续拿兰花指戳向王绛“即使他有罪,那也该由凡间的法律惩罚,而不是被你这个阴间的冥王来越俎代庖。”

    王绛冷厉的目光与娘娘腔秦黎对上。也就在这时候,唐菲摁下了玉如意上的按钮,如意不仅给冥界的王薛薛发了信号,还化作一团光线所化的铁笼,将王绛罩了起来。

    王绛打量了一眼罩住自己的铁笼,反问外面的唐菲“你想多管闲事”

    “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你秦广王干涉凡间事。我唐家数千年传承,作为驱魔天师,职责是维护阳间与阴间的平衡。你作为冥界之首,乱世间阴阳,我不可能袖手旁观。”唐菲手腕一翻,诛邪剑发出“嗡嗡”地颤音,仿佛在迎合她的话。

    她又说“你擅离职守,天道不容,就不怕我告到地藏王那里去吗”

    “地藏王”王绛单手抱着女孩,单手在空中托起一只光球。一道光束从男人脚底扫描至上身,然后在光束掠过之处,王绛的布衣变为黑色铠甲。

    等光束消失,原本身穿白衣的现代装男人,变为身着黑色铠甲的冥王。他头顶的冕冠黑珠散发着氤氲的黑雾,如同他那双眼睛一般。

    他手中光球捏碎,冷呵一声“地藏王为渡地狱恶鬼,游历三千小世界为苦命人,可换来的是什么呢换来的是地狱十八层鬼满为患,人心恶意昭著。”

    唐菲“可你若不回去,阳间必定大乱,该死的人死不了,该出生的人无法出生,你知道后果吗长而以往,世界末日,不过日此。”

    王绛冷哼“与我何干我与你们人类学会了自私,从今往后,我冥界概不接收人间之魂。”

    说罢,他带着萧悦离开了书店,这里恢复如常。书店的客人晃过神,迷茫地看向四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大家反应了一会儿,又各忙各的去了。

    台下的读者觉得脑仁胀痛,好半天才回应过来,相互看,然后一起去看台上正在读罪己诏的女人。那女人又嘀嘀咕咕几句,然后晕倒。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清醒过来,赶紧把她给抬走。

    读者a“怎么回事萧悦怎么走了这个女人谁啊”

    读者b“那不是逸林言情兼云创文学网的主编张之琳吗她女儿就是袁青。”

    读者c“讲真,虽然被粉了很久的作者欺骗,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但我觉得她是作者,欣赏她的文采就好了,为什么要在意她的长相呢”

    大家讨论正欢,后援团的会长冲出来,对大家吼道“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是有人蓄意捣乱吗你们不心疼小悦的遭遇就算了,你们居然还你们是假粉吧”

    读者d“我一时无法接受,我真的是看萧悦书长大的,我真的受不了被欺骗。我回家了,晚点群里和大家聊。”

    今天来签售会现场的都是当地读者群的成员,他们组团来签售现场,为了这一次签售,他们也期待了很久。可是都没想到,现场会出这样的幺蛾子。

    有人捣乱放出了萧悦整容前的照片,甚至肆无忌惮丢鸡蛋。更过分的是,现场没有保安阻拦。读者们都被萧悦的事给震惊了,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要制止。后援团的会长想上台保护萧悦,却被现场工作人员拦下来。

    没一会儿,一个白衣男子冲上了台,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事情。

    现场的读者纷纷散开,最后只有当地后援会的会长留下来和工作人员清理现场。会长去后走廊丢垃圾时,被突然出现的唐菲三人叫住。

    会长一回身,看见走廊里面的三个人,震惊了一下。然后捂着嘴,差点叫出来“唐唐唐菲秦秦秦秦黎啊啊啊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姑娘,有空吗我们一起喝杯茶”唐菲主动发出邀请说。

    会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啊好啊”

    到了附近的咖啡馆,唐菲为了不让秦黎“丢人”,封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话。于是,会长姑娘和他们坐在一起喝茶时,就总看见这么几幅画面

    秦黎翘起兰花指捏住了茶杯,秦黎翘起兰花指捻掉了唐菲肩上的头发,秦黎翘起兰花指指了指嘴巴,甚至对着唐菲妖娆一摇肩膀“哼哼唧唧”。

    然后会长姑娘就发现桌子在抖动,桌子下面有人踹了她一脚

    唐菲一拍桌瞪了眼帝辛,桌面抖动立刻停止,桌下的腿脚大战也止戈。唐菲立刻对会长姑娘露出一个笑容,问她“有蚊子,打蚊子。”

    “哦”会长姑娘喝茶平静了一下,内心表示堂堂秦总可真不容易,作为老板居然真的和网上传闻一样,打算进军演艺圈。居然还这么敬业地随时随地演起了娘娘腔。

    厉害。

    会长姑娘又偷偷看了眼帅到令人发指的秦黎,又偷偷去看那位同样帅到发指的帝辛,目光这才恋恋不舍回到了唐菲身上,轻声问“你们是不是想问我,萧悦的事情啊我早就听说漫诚想买小悦的i ,没想到是真的”

    唐菲没有反驳,嗯了一声问她“萧悦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似乎和她,很熟”

    会长姑娘点头说“嗯,我和她很熟,小学就认识,我们是朋友。你们千万不要因为网上舆论,放弃小悦的i啊小悦真的是个有才的女孩子,可她有个吸血的继母和继姐。她继母就是刚才在台上晕倒的那位杂志主编和云创文学城的,而她的继姐,就是如今国内炙手可热的言情天后袁青。”

    “萧悦原名袁悦,她从小长得不好看,从小就很自卑,但她继承了父亲的才华,是个很有才的姑娘。小学的时候我就被她文字吸引了,和她成为了朋友,也成了她的脑残粉。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基本都是以貌取人。”

    “她从小就很自卑。她初中的时候写了一部盛唐风华,宫廷权谋,我是第一个读者。这部小说真的是荡气回肠,有一天我在书店看见,还为她激动,可是一看署名,居然是她继姐袁青。”

    “那时候是纸媒时代,她继母是杂志社主编,在圈内很有人脉,她给各个杂志社投稿,她继母就散播她抄袭继姐的谣言。然后她的稿子就被全被驳回,无一过稿。她继姐凭借她的稿子,成为了华国言情天后,靠着那本盛唐风华赚得盆满钵满。”

    “初三毕业那年,网络文学兴起,她拿我的身份证签约了晋江文学城,一本爆红。之后她继母又建立了云创文学网站,一直想挖她过去。我说过,小悦很有才,她网络数据不错,出版也能爆卖几十万册。”

    “她继姐袁青一直走的美女作家的路线,长得也确实很漂亮。她继姐继母,给她造成的阴影太大了,导致她非常自卑。这些年编辑让她开签售,她也从来没去过。”

    “这次她答应做新书救赎灵魂的签售,我也很意外。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她居然去整了容。不过,我很为她开心,能摆脱自卑的样貌,变成大美女,我很为她开心。那些瞧不起小悦整容的人,根本不知道她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都说自然最美,可是如果自然不美呢她有条件去做改变,为什么不呢”

    “整容也要经历开刀的痛苦,还要付出大量金钱,这种付出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她是个很努力的女孩子,值得有这样的美丽。我不懂那些人为什么要嘲笑她,也不懂这有什么好嘲笑的。天生不美,就通过后天努力去改变,有什么错呢”

    唐菲表示理解,见她越来越激动,拍着她手背安慰“理解。那今天的意外是怎么回事”

    会长姑娘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摇头“我不清楚,大概也是她继母搞出来的吧。这些年,小悦一直隐藏着自己身份,大概是被发现了,所以他继母来闹。她继母现在是云创集团的高层,认识的人很多,今天那些丢臭鸡蛋、搞直播的人,一定都是她安排的。”

    帝辛听完这些,攥紧拳头一砸大理石桌面,愤懑道“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唐菲又问“那你知道萧悦的联系方式吗或者她家住址”

    “知道,可以加微信吗”会长姑娘问。

    唐菲掏出手机打开二维码,让对方扫描,很快添加通过。姑娘一边给她发地址,一边说“你们一定要买下萧悦的版权啊,她还没有一部作品影视化呢。而那部被袁青侵占的盛唐风华却成了宫斗剧经典,哎。”

    “好,我们会的。”唐菲起身与会长姑娘握手“谢谢啊。”

    会长姑娘“不谢不谢,应该的。”

    等四人离开咖啡厅,服务员过来擦桌子时,大理石桌面突然“砰”地一声,碎成了渣渣。

    服务员“我日这是什么豆腐渣工程”

    等送走会长姑娘,三人上了车。

    秦黎娘声娘气地问唐菲“现在我们要去找萧悦吗”

    “我觉得吧,这种时候王绛一定不在萧悦家里,八成是去找袁青算账了。”她把手机放在架子上,戴上蓝牙耳机,一边给周庆打电话,一边把车倒出停车场。

    等电话接通,她说“周庆,帮我个忙,你帮我问问群里有没有会追踪术的天师,我要找一个人。”

    周庆立刻点头回答“有。有个天师是记者,追踪术炉火纯青,你要找谁,把照片姓名发过来。”

    唐菲开着车不方便操控手机,对身旁的秦黎说“秦总,帮我个忙,上谷歌搜一下袁青的照片,发给周庆。”

    坐在副驾驶的秦黎一边取过手机,一边对唐菲道“讨厌啦,叫人家黎黎,不要这么生疏。”

    唐菲“”

    电话里的周庆“我擦这谁啊,声音这么骚”

    后座的帝辛差点就要选择死亡。如果不是担心唐菲对付不了秦广王,他一定跳车。

    秦黎把照片给周庆发过去,又自作主张发了条语音“庆庆,是我,秦黎。”

    周庆“这特么难道就是后遗症”

    唐菲掌着方向盘,欲哭无泪“虽然不想承认,看来的确如此。”

    周庆“骚。等他恢复,会不会杀自己灭口”

    唐菲“没准儿会。我现在无比想念秦骁,希望赶紧到晚上。”

    电话里的周庆咳了一声,说“有一点我不得不告诉你。即便是晚上的秦骁,可能也会有这个毛病。秦黎的性格已经很内敛了,如果换成秦骁你想一下会有多恐怖。”

    唐菲打了个寒颤,不敢想象。

    两分钟后,周庆把地址发了过来说“袁青很出名啊,几年前大火的那个宫斗剧盛唐风华就是她编剧和原著,这部剧不仅在华国创下收视奇迹,在韩国、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国,收视率都不错。之后她就没作品出了,据说靠这本得到的收益,能吃一辈子。她现在在一个直播平台录节目,和粉丝做互动,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唐菲发语音过去“我知道了,谢谢。”

    等车驶上高架桥,唐菲问秦黎“我很好奇,盛唐风华这部剧的i价值。”

    秦黎回答“盛唐风华当年收视的确不错,电影版权竞价到了八千万。不过,我们公司一向不喜欢这些大i噱头,因此没参与竞拍。据说,是升博影业拍下的这部电影版权。”

    唐菲吁出一口气“一个电影版权能卖出八千万,很厉害。”

    秦黎站在专业角度分析“一般i值不了这个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